【小克專欄】關於填詞的100件事(十一)

專欄 | by  小克 | 2023-04-18

24‭. ‬流水行雲

早前提過,張德蘭的《網中人》,是極少數幾乎全曲不押韻的廣東歌詞(只有兩句押了「網」和「望」),多年來聽過這歌不知多少遍,依然找不著當中的魔法在哪裡,究竟是在文字裡?還是在旋律中?

略略翻查詞人鄧偉雄先生的詞作,大部分都跟著傳統押韻系統去寫,甚至押得相當徹底,例如《情義倆心堅》、《楚歌》、《變幻是緣份》、《留香恨》等等。但這人精神分裂,有時又真的會極端且乾脆地全首不押,像巴西翼鋒玩插花,完全無腳影捉,但填出來卻順如流水行雲。相信他有這鋪癮,一有機會便做甩韻實驗。

除了《網中人》,還有許冠英的《流浪之歌》,也有好聽到暈,鍾鎮濤的《閃閃星辰》――算是最極端了,一句不押:


望那閃閃星辰

夜空中走過

為世界輕送溫情

就似春風

在那遠處星辰

像翩翩歌舞

願送那天際歡笑

伴你高歌唱妙韻

秋冬去/春風輕舞

飄過滿山蒼翠

閃星星/破黑暗

共萬物相生

耀眼點點星辰

遞多少音訊

願世界加添點愛

莫要分開你共我


(閃星星/破黑暗 /共萬物相生!究竟是怎樣寫出來的?)


25‭. ‬跟直覺走

經常聽人批詞,說「堆砌」。當然,所有詞句都是堆砌而成,但這裡「堆砌」之意,相信是指填詞過程中生硬的斧鑿痕跡――其成因,可能就是因為有了韻腳的牽絆。

從小聽歌至今,總有些歌,聽得出是詞人順著感覺走,而又能瀟灑地擺脫押韻魔咒,例如鄧麗欣的《藍鞋子》:


Chorus:

藍鞋子挑選那位

是記憶當晚接近零晨時穿起

那樣淒美/扣著雙臂/沿路相隨

難道也許/我未曾將愛實現

由你配襯它/怎麼不允許

如童話般歡喜

是太多心愛最後亦能如玻璃

故事精美/決定等你/期待一年

如若有天/發現能/藍鞋稱身

能否想起我/能否親親我/更多


年來,香港樂壇出現過幾次雙胞胎案例――同一旋律不同歌詞。《藍鞋子》的孖生姊妹,是楊千嬅的《掩眼法》:


Chorus:

沉迷哀傷的佈景

便懶得相信世上萬人原本該

繼續高興/拚命虛構/黃葉飄零

從沒雪花/過路人怎去認命

誰也試過/也許只需覺醒
全城多麼淒清
在眼中一塊破舊石頭仍顯得

過份感性/接着的戲/全部悲情
如幻似真/你如何/明瞭究竟

問失戀的你/能否將一切/看清


從來討厭把不同的歌詞作比較,除非是相同旋律。這兩首歌,就是相同旋律,《藍鞋子》歌詞由鄧麗欣自己撰寫;《掩眼法》則由甄健強操刀。主題、結構‭ ‬、語法、斷句也可以比,但正在談轉韻,就比一下韻調之運用。

先說《掩眼法》,甄健強是老手兼高手,也就沿用舊派的押韻技法,全段chorus以「~ing」韻為軸心主韻腳,同韻的關鍵詞如「認命」、「覺醒」、「究竟」、「看清」等,亦能配合詞中的上帝視角。唯獨因「~ing」韻是鼻音韻,而楊千嬅的嗓音不算清澈,鼻音唱起來有點像鼻塞,「佈景」唱來似「佈幾」、「飄零」唱來像「飄離」(千嬅粉唔好打我,唔信你聽吓)‭ ‬,反而這韻腳更適合鄧麗欣?

《藍鞋子》則是鄧麗欣第二首填詞作品(第一首是《黑白照》),詞風及敘事角度也跟《掩眼法》大相徑庭,也許這就是男詞人跟女詞人之間經常出現的差別。

整段chorus共轉了八次韻,而又出奇地舒服順暢,在那K歌當道的年頭,我每次在k房聽到此曲,沒深究歌曲內容也覺得幾好聽好唱(起碼fulfill了這個要求了,醉了的人不會深究文法,卻會知好不好唱!)尤其「那樣淒美/扣著雙臂/沿路相隨
」,由「~ei」韻轉落「~ui」韻叫人印象深刻,那句「沿路相隨
」突然滑落低音,樂理上我唔知叫做咩,但對填詞人來說,每每最喜歡遇上這種旋律上的突發轉折,就是因為夠戲劇性。

「沿路相隨
」這四隻字,不知為何植入了我心很多年,直至前年寫《我也難過的》時,也遇上一句「難過於跟你的/早晚作息/經已年月相隨」,當中的「年月相隨」及後段的「如夢相隨」,也肯定是被《藍鞋子》的「沿路相隨
」所影響。

反觀《掩眼法》中相同一句「繼續高興
/拚命虛構/黃葉飄零」,可能因為聽慣了《藍鞋子》先入為主,總覺得中間那「拚命虛構」有點突兀。

為此,我直接text Stephy,問其當年轉韻因由,她說:「也許因為當時剛開始試寫歌詞,什麼都不懂,唯有靠直覺及旋律帶動。加上是自己歌,相對壓力較少,便隨心而行沒想太多。」

可見藝術之精妙,直覺、隨心、跟著旋律走,最後感動之處莫過於此。文字是死的,情感卻永遠是真的;有時卸低包袱觀自在,更勝千算萬算精雕細琢地遣詞造句;跟旋律緣起之時,盲拳真的可以打死老師傅。


【小克專欄】關於填詞的100件事(十)


26‭. ‬需要原因

就是這樣嗎?就蒙著眼由旋律帶路便可涅槃?

單一案例只能算個別事件,豈可一概而論領悟究竟?

以上兩首歌,2005年的事了;來!找一首更老的:


《陪著你走》盧冠廷


Verse‭:‬

誰說/時間片刻變陳舊

全為我分秒亦停留

因我/身邊有你緊握我的手

愛/誰說永不會長壽

陪著你一生到白頭

都能/把心中星星閃得通透


Chorus:

陪著你走

一生一世也不分

天天編出兩雙足印

過千山過千海

如果/走到這世界邊端

我倆已是無力前行

跟我一起飛去


前後四段verse的句尾都用了「舊」、「壽」、「留」、「手」等「~au」韻,直至chorus第一句「陪著你走」,也沿用同韻字作點題;然後一個屈尾十,「一生一世也不分/天天編出兩雙足印」兩句,全曲第一次轉韻,把第一句的「一生一世」聚焦到第二句的「天天」,這在時間上是個接近三萬倍的強烈對比(假設能活到八十歲以上)!又,以第一句的「也不分」結合第二句的「兩雙足印」,善用了同韻字詞的近義性,讓聽眾在聽覺上突然有了新鮮感,像電影中段突然換了分鏡。而「~an」韻所強調的鼻音在這裡衍生出一種難以言述的細膩情感,是種接近相濡以沫的親密及情義,這趟經典轉韻實在轉得非常巧妙。

未完,下句:「過千山過千海」,因為是「海」,所以需開口唱;由「~an」韻轉「~oi」韻那數秒之間,已像過盡千帆洗盡鉛華;亦因為是「海」,畫面瞬間由「兩雙足印」的4:3近鏡拉開,轉為16:9闊銀幕鏡頭,千山千海,波瀾壯闊。

好的歌詞,不是句句都有畫面,而是在最適當之時給你一個最重要畫面!

而由「過千山過千海」開始,兩人「一生一世也不分」這承諾已毋須用相同韻腳去暗喻,反更像兩個主體合二為一,走到天涯海角每一處,遂以四隻不同韻腳――「海」、「果」、「端」、「行」去montage表達;收尾之際,肉身已無力前行,於是靈魂結伴雙飛去,「跟我一起飛去」那個「去」字,正是粵語第三聲「陰去」,去得很遠,很遠,無論音韻或字意,都餘音裊裊;詞曲之配合,以及這個收筆之處理,簡直妙到毫巔。


27. 作品的胚胎

現在你明白這首歌因何好聽了?

從此我相信,轉韻,除了在感性上需要跟著直覺走,在理性或內容上也需要有特定原因;左右兩邊腦袋,各有無數大路與蹊徑,兩者中間的迴旋處,圈起了任何藝術作品的胚胎。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小克

香港漫畫插畫家,亦是填詞人。 漫畫作品有《偽科學鑑證》,創造了聾貓、bitbit等角色。 填詞作品有周國賢的《有時》三部曲及柳應廷的《物語》、《重生》三部曲等。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虛詞・◯】三維福音

詩歌 | by 石音 | 2024-05-24

見山還是山

散文 | by 善喻 | 2024-05-22

抱抱良音

散文 | by 黎哲舜 | 2024-05-21

【虛詞・◯】懸浮的空心

小說 | by 李曼旎 | 2024-05-18

【佬訊專欄】爆檸

專欄 | by 佬訊 | 2024-05-05

【無形.同病相連】太空漫遊

詩歌 | by 陳康濤 | 2024-0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