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克專欄】關於填詞的100件事(十七)

專欄 | by  小克 | 2023-12-21

《斷層》:https://youtu.be/HlKvUX-ekaA?si=qARc83D1YSNA_dfi


《Landescape》專輯剩下兩首歌,一首是《斷層》。據J1M3的briefing,是關於「合一」:「我哋之間嘅變動,不論係關係、工作,搬遷或者生離死別,都係為咗增廣見聞,體驗人生。板塊由一端去到另一端,從未有機會接觸嘅事物,從未有機會認識嘅人,將來某個時間點,總會有相遇嘅契機,因為地球從來都是一體的。當宇宙嘅安排來到,就會發現心底裡面一直渴求嘅邂逅或者機遇,原來總會出現喺最合適及最好嘅時間。」


這是典型spiritual友對生命的註釋,「都係為咗增廣見聞,體驗人生」,真的嗎?無論經歷甚麼事、遇到甚麼事,只是純粹為了去「體驗」某種情緒?我曾經極度懷疑這說法,不,其實我每天都在懷疑這說法,但當某些事情過了,某些緣份盡了,回想起來又真的「只是一種情緒體驗」罷了!當然還有經驗的累積與反省、對人性的理解、對命和運的感悟等等,但這些其實都建基於情緒之上,撲面而來的必定是情緒,情緒處理不好,是無法得到以上的東西。所以,對於最開首那問題――是否只為體驗,我暫時還找不到攻破點。


有趣是,J1M3說「原來總會出現喺最合適及最好嘅時間」。當「時間」一介入,就提醒著我們正身處這維度,我們都無法駕馭時間,亦根本不知時間為何物;有了時間,我們才能得到去體驗七情六慾的千萬個機會,但同時因為物質維度被這條時間線拖著走,我們又同時感到一種幾乎是與生俱來的「無力感」。所以《傳道書》才有那句「各按其時成為美好」,陳蕾才有那首非常好聽的《相信一切是最好的安排》。「各按其時成為美好」,我真喜歡這八隻字,這句說話彷如一塊膠布,往往能撫平一些傷口,儘管不信此道者會稱之自我安慰。但我經常想,你能找到一句說話作暫時安撫,也其實相當難得吧!



57. 說教


關鍵是,綜合以上思考之後寫出來的歌詞,要不過份說教,要不總會站於所謂的「上帝視角」,讓人覺得你好像看透了世事的感覺。


首先,說教從來不是問題,只要選對了旋律編曲,教也可以說得不老土。如《愛得太遲》、《陀飛輪》或《葡萄成熟時》在內容上也相當說教,有時寫法及唱法也有影響。


你有訊息要傳達,有道理要說,那「金句」應放在歌曲的甚麼位置?是要一拳重擊聽眾抑或暗裡逐字逐字滲透給聽眾?歌手能否carry當中的道理?加上粵語的韻調限制,有一大堆學問於裡頭,寫說教歌其實難度極高!去年寫Jer的虐心系列,都困在這些難題中打滾掙扎了很久。



58. 係至尊寶唔係孫悟空


再來就是「上帝視角」。總有些人不同意你的看法或價值觀點,總會有人討厭你以為自己真的懂便站於某種高地對世間指指點點。同行閒聊中也曾聽過:「我不喜歡某填詞人,因為他常以上帝視角去落筆」。


當你在生活,偶有中期總結、對生命有一定的認知或答案,有感而發希望藉創作去表達,這屬正常事。但人總是主觀,覺得你(無論是填詞人或歌手)未夠資格或資歷去談論某些大道理。同一份詞,寫上不同詞人名字,肯定會得出不同評價。


最近為一位年輕男歌手寫詞,寫了兩遍仍寫不中,略感迷失之際,監製說出要點:「我覺得『視角』上,整體嘅方向係應該可以當他(歌手)係一個小混混多過一個大佬。我覺得宜家個感覺似係佢經歷咗一啲嘢,然後得到一個頓悟,但係其實最終想得到嘅歌詞可能係描述緊一個經歷,一個感覺多於一個結論。如果好簡單咁講,佢係《古惑仔》頭兩集嘅陳浩南而唔係蔣天生,佢係至尊寶唔係孫悟空,佢係韋小寶唔係陳近南。即係:佢係仲溝緊女嘅陳浩南而唔係去到第六集做代課老師叫人唔好入黑社會嘅陳浩南。」


這也是填詞其中最有趣亦最難之處:人已邁入中年,得到一些經驗和教訓,但要時光倒流把自己重回那個已逝去的青春時空,回想那時候所思所想去落筆,這到底要耗多少心力?


所以現在每替同年齡層的歌手寫詞是比較得心應手,因為很多感受不言而喻大家心照;相反,偶爾替年輕人代筆,需要調整心態、筆法、用字……的確是項大挑戰。


不過,幸運地,一個年長的填詞人還有機會去扮年青;相反,年輕詞人要扮中年,相對難度更高。畢竟歷練裝不出來,中年這東西,真的要到時到候親身一頭栽進去才知其奧妙。當身體開始走下坡,但有些經驗正在累積增長,同時卻有某些價值在瓦解粉碎!既捨不得青春卻無法再躍進潮流,一時信心滿滿又一時充斥千種恐懼,對世界仍滿懷希望同時又希望它快點摧毀,如此極端矛盾,就是中年,以前唔明依家明,的確是種危機。



59. 相信直覺


但有時,其實不太關年紀或資歷事,也不太關創作者站於何種高地事,而是關旋律事。這也是香港聽眾經常忽略的一點,詞曲的配合。詞最後其實是服務於旋律,廣東歌現在都是先曲後詞,詞人為甚麼會選擇寫這題材,很多時是被旋律中的情緒所帶動。


如果填詞有得學,這應該是最難學也最難教的其中一堂,這甚至是連詞人自己也無法解釋的一種非理性的感應。有時候聽第一次demo,已有些「啱音」的詞語自動於腦海出現,在你以頭腦去思考該詞語的詞義之前,它們已經植入旋律了!這大概可稱為「直覺」吧?而我越來越相信直覺。


我習慣唔理3721先寫下這些詞語,如詞意跟歌曲題材配合,才去試著堆砌出前文後理來;若歌詞寫至一大半才發覺有更適當的處理方法,才忍痛將之換掉。


然後,又衍生另一種填詞之難――如何「放棄」。


明明很喜歡某句,明明很喜歡某個如天賜般的詞語,但為大局著想,棄之!改寫之!最後,歌出街了,或可能一年後,再重聽,才慶幸當初放棄了某些語句。但這不就是違背了起初那神聖的「直覺」了嗎?是的!「直覺」根本不代表甚麼,直覺也是感覺,會變!今天寫或明天寫,喝著酒去寫或喝著茶去寫,直覺會隨你心情和經驗而變得不一樣,這才是最屈機又最神聖之處!世間並沒有永恆的東西。


所以,相信你的直覺――會變。


那最後應如何評價好壞?沒法子評,不用評,因為根本就不應有好壞之別。



60. 小記錄


所有創作如此,根本就沒有好壞,只是創作者當刻對生命的某些感受之記錄而已。流行曲是集體創作,也就只是幾個創作者當刻對生命的某些感受之集體記錄而已。太著眼作品的成果或評價、作品背負的訊息能否傳播,或太執著於啱唔啱音、hookline中唔中、歌詞有冇意境深度……喂!這樣會生cancer。


就只是一個小記錄,是你生而為人的小責任,縱使你自以為是個天大mission。


在這個所謂碎片化的年代,有盲粉有haters,價值觀極端失衡,根本無從描繪出整個時代的輪廓。創作了小小的記錄,或受歡迎影響世界,或受冷落成遺珠待後人發掘,怎樣都好,由它自然發展吧。



61. 《斷層》


今期亦如斷層,扯開太遠。


回到這首歌的briefing,J1M3對這歌原本的英文版《Nobody’s fault》,寫了一段介紹:「這次,我以自己的故事為主軸,不過其實也許也是很多人的故事。和一個曾經曖昧過的人斷聯後,我向前邁步,見識了世界很多很多。然後毫無預兆的他再次出現在我眼前。他說了一些奇怪的話,像是在暗示以前的曖昧是真實的。那時我驚嘆,當我以為自己走到很遠時,其實從前的事、感覺依舊可以瞬間一湧而上。而又,從前的我不懂那些曖昧。遊走世界後,面對這段給他重掃新一層漆的模稜兩可,我能從容面對。」


當時,是這段說話觸動了我。果然,最動人之處還是私情。然後,我便依循著那不太可靠的「直覺」,寫了以下這段chorus。這副歌寫得好嗎?啱音嗎?好唱嗎?說教嗎?能成功感染大眾嗎?是上帝視角嗎?會流行嗎?其實又有甚麼所謂?這只是我於公元2022年6月18日跟J1M3、黃浩琳及Luna Is A Bep有緣一起創作的一個小記錄。


「如板塊逐吋步近/導致彼此加深了解

恨愛逐吋步近/又怕舊制度會崩壞

板塊逐吋步遠/導致彼此紛爭瓦解

恨愛逐吋步遠/又帶著掛念去遷徙

DaDaDaDaDaDa/DaDaDaDaDaDa

恨愛或近或遠/沒制定勝利與失敗

DaDaDaDaDaDa/DaDaDaDaDaDa

恨愛或近或遠/共仰望宇宙聽天籟」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小克

香港漫畫插畫家,亦是填詞人。 漫畫作品有《偽科學鑑證》,創造了聾貓、bitbit等角色。 填詞作品有周國賢的《有時》三部曲及柳應廷的《物語》、《重生》三部曲等。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白鶴亮翅

散文 | by 曾詠聰 | 2024-05-28

【虛詞・◯】一對母子

散文 | by 廖子豐 | 2024-05-26

《喧嘩的碎片》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4-05-26

【虛詞・◯】三維福音

詩歌 | by 石音 | 2024-05-24

見山還是山

散文 | by 善喻 | 2024-05-22

抱抱良音

散文 | by 黎哲舜 | 2024-05-21

【虛詞・◯】懸浮的空心

小說 | by 李曼旎 | 2024-05-18

【佬訊專欄】爆檸

專欄 | by 佬訊 | 2024-05-05

【無形.同病相連】太空漫遊

詩歌 | by 陳康濤 | 2024-0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