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克專欄】關於填詞的100件事(十五)

專欄 | by  小克 | 2023-09-25

45. 《雪崩》


https://youtu.be/2lCvLOnujqw?si=Yk28gHOvkdIJvJ-B


第二首《雪崩》,聽其英文版《Avalanche》的編曲已覺畫面宏大,J1M3也這樣說:「呢首歌係專輯嘅第二首歌,創作時間點係上一首《樹海》大半年後。


當時創作嘅靈感比較隨意,電腦上面嘅背景就係一座雪山,所以一邊望住呢個雪山一邊去寫。呢首音樂上比較着重空曠同埋壯闊嘅感覺。」


所以,MV亦找來近年演唱會Visual常客,以壯闊畫面的駕馭力見稱的video artist「蛋殼海」Eggshellsea操刀,我一直以為是間大公司卻原來是One man band,主要由一位叫Rocky的年輕人,幾乎以一部電腦一個software搞掂,雞蛋撞石牆威力無窮,往往於大場面中見細膩,天旋地轉超越維度,波瀾壯闊極大排場,很適合這首歌 。


J1M3的簡介,有這句:「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英文版的內容借雪崩談男女關係:「感情中即使上過高峰,也會回歸平坦。而且,再厚的雪,終有一天會產生雪崩,就如感情中,愈是愛對方、在乎對方時,遇上再微少的震蕩,都能瞬間帶來龐大的缺裂。缺裂過後,雪山或許露出了從前的地貌,然後他們發現,愛情不多不少令人忘卻了本身,自己的、對方的。有幸生還後,是繼續,還是離開?」原曲的chorus是這樣的:


Cuz this is my runaway

This is my final trace

And soon it will fade away

With snowflakes from avalanche

This is my runaway

This is my final trace

And soon it will fade away

With snowflakes from avalanche


剛巧,那幾天看了數段關於「梅里雪山」的YouTube短片,是位於西藏的一座神山,像下了詛咒不許人類攀登,否則雪崩!於是我腦內帶著這個神聖畫面及其詛咒,試了一段chorus:


如冰封了千百歲

還敢咀咒這山區

誰擔保它不破碎

善惡之間/定了規矩

好比世間愛侶

情感中各有所需

誰一心只想佔據

恨愛之間/定了興衰



46. 對主題的重新思考


寫完覺得不行,這首歌的廣東版不應該只涉及愛情,「avalanche」這個字讀來優雅浪漫,但中文「雪崩」卻帶有強大破壞力,祂要殲滅的不應該只是人類的貪愛,而是更深更廣,瞋癡慢疑種種人類之惡。於是從頭細想,關於雪崩,我喚起的東西,有以下幾樣:


- 波蘭詩人斯坦尼斯洛那名句「雪崩時,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更正確的翻譯,應為「雪崩時,沒一片雪花覺得自己有責任」(No snowflake in an avalanche ever feels responsible.);


- 電影《War for the Planet of the Apes》結局那場雪崩。這部史詩式三部曲電影,最後人類以為戰勝了猿群而沾沾自喜,誰料突然一場雪崩,全軍覆沒。記得上映時很多人對這結局破口大罵,說編劇為了打完場草草安排一場天災了事。我卻非常喜歡這結局,因為「天災」這字眼,叫我想起淨空法師;


- 十五年前,不知在杭州哪間佛廟,隨手拿了一片淨空法師的開示DVD,回家一看,有這震憾我心的一段:「《大佛頂首楞嚴經》,你去讀。佛在這個經上告訴我們,這些災難是我們業力感召的,水災是貪婪感召的,火災是瞋恚感召的,風災是愚痴感召的,地震是我慢感召的。如果居住在這個地區的人,貪瞋痴慢都非常嚴重,那就很容易招惹這些災害,所以還是沒有離開業因果報。這是屬於共業,這不是個人的別業,是共業。」



47. 共業


如當頭棒喝,淨空法師那DVD,徹底顛覆了我對世界的認知!從前以為天災無法預視無法抵抗,佛學卻說天災是從貪瞋癡慢召至,人類的負面情緒會結集,囤積成一鼓能量,一但越過臨界點,會轉化為自然災難作排解,而且每種災難竟有對應之惡!即是說,山崩水淹地震海嘯,根本從來不是天災,而是「人禍」!所以,《War for the Planet of the Apes》那場雪崩的緣由,並非編劇腦袋問題,而是在整整三部曲的劇情中,人類和猿群互相殘殺所衍生的瞋恨、傲慢等等情緒所至!我們不是常說「現眼報」、「等天收」等俗語嗎?對因果有認知的人,才會明白這結局的真正意義,最後人類跟猿人幾乎同歸於盡,只有部份猿猴憑著天賦的攀樹本領而逃過一劫,這正正隱喻著必須順應大自然賦予生命的天能去存活;逆自然者,槍槍炮炮往雪山狂轟,導致雪崩,大自然其實沒有對你這行為報復,而是對應你這種憤恨情緒而作出反應而已。世事看來只得最表面一層劇情,但再想深一點,例如最近香港水災,真的是因為地磚的縫隙被膠水封堵?還是做這行為的人背後的意圖和情緒?還有罵這行為的人的情緒?大自然才不會跟你分黃藍,總之眾生各方面情緒加起來,便成「共業」!於是,「共業」這兩個字必須要入詞,每一片雪花都有責任!就成了這歌主題,腦海中突然出現「上帝手指/順勢一推」這句「神」來之筆(通常我習慣以一、兩個西方宗教意象、去平衡、點綴或協助全曲的東方宗教色彩),便立即重寫副歌,如下:


由出生至一百歲

平坦怎會變崎嶇

囤積起千噸細雪

上帝手指/順勢一推

當一切都破碎

情崩潰再歎欷歔

何不早一點應對

儘快珍惜/習慣興衰

藏共業裡



48. 說教


我不懂樂理,J1M3這五首歌,我根本不知道是什麼genre,只覺旋律編曲唱法都極有型。這麼有型的歌曲,要填上什麼樣的詞?起初完全不想以歌詞說教,五首都不想,怕破壞整個系列的氣質。但這首《雪崩》、這段chorus,寫著又有種使命感上心,才打破規例,寫上「情崩潰再歎欷歔/何不早一點應對/儘快珍惜/習慣興衰」這種老掉牙的雞湯式結論。那段時間,寫了幾首以「~ui」韻收尾的歌詞(《我也難過的》、《離別的規矩》、《自毀的程序》),已知道用這韻腳會容易跌入說教陷阱。說教其實沒錯,說教意味如跟旋律編曲沒產生火花才是錯,幾經考量斟酌後,還是覺得這段chorus需要這樣處理。應該說:這五首歌,是需要有一個這樣的大道理/說教位置,一個就夠!也就沒再管她型唔型了。



49. 段落分工


Chorus是全曲核心,所以詞人都習慣先寫chorus;chorus寫好,便要回到verse及pre-chorus作鋪陳。因為這段chorus內含大道理,之前一定要base on那道理去develop,如積雪堆疊起才能在chorus一嘢崩塌。我為這歌定下的段落功能是:verse用作描述災難來臨時人類的反應,需要大場面;pre-chorus則用作探討並指出災難的因由,需要從大自然、大場面回歸到人際關係或個人功過。流行曲的普遍公式大都能提供足夠空間予詞人去分工,除非一些案例如沒有pre-chorus、或verse、prechorus、chorus的界線模糊(如《鏡中鏡》),否則,大部份曲式都可細分出起承轉合。初入行時不懂得把段落分拆構思,於是帶著主題亂撞亂碰,verse跟chorus每以沒分別的寫法,重複寫著沒分別的東西,情感也找不到階梯去攀升、沒踏腳板作跳躍遞進,填出來的東西便平面乏味兼沒趣。



50. We are the one


寫verse之時,想起2012年替張繼聰寫的《We are the one》,verse 2是這樣的:「某一天/天蒸發了滄海/滄海對這恨慨/沒記載/某一天/大海淹浸了山川/山川對這巨變/沒意見」。我喜歡那種冷、那種大自然的無情,於是舊酒換了新瓶,再釀成《雪崩》的verse及pre-chorus:


海水淹浸都市的瞬間

天腳底每一個小角色

在流淚狂嗌/全部狂嗌

冰山積雪崩決的瞬間

山腳底每一個小角色

在流淚跪拜/全部跪拜


水淹山崩要怎去躲

天意兌現著人類/功過

失婚失戀要怎去躲

彼此只想擁有麼

一生清盤要怎去躲

貪瞋癡所得結果

昨天的因 明天的果


值得一提是verse第三及第六句,再度被英文原版的韻腳影響:


This side of my face will never cry

It won’t even care to say goodbye

It will only hide the other side

This time I will only climb up high

Cuz I know return means going down

I would rather rise and stay behind


「狂嗌」及「跪拜」,也來自原曲同句的「hide」、「side」、「rise」及「behind」,英文原版這幾句,Lillian黃浩琳唱得神秘而性感;中文版改由Kendy孫曉賢主唱, 同樣把那低音部唱出味道來,執筆之際剛巧聽到她在ChillClub唱出現場版,這版本甚至比唱片版更自在。還有第二段chorus變成一段誦讀,聽說是她於錄音時突然想到的主意,說像是觀音普渡眾生的語氣。這主意的確為整首歌畫龍點睛,也不枉我堅持以chorus去娓娓說教了。



51. 旁人不會明白


而Verse 2則是自己全曲最喜歡的一段:


膽敢咀咒喜瑪拉雅山

她要清理討厭的意識

自然地淘汰 原是常態

冰封三呎怎會於瞬間

傾瀉中每一片小雪花

責任在旁貸


因為「喜瑪拉雅山」五隻字竟剛剛好完美嵌入旋律,而「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及「雪崩時沒一片雪花覺得自己有責任」都竟能順利入詞,讓歌詞進一步立意,這對於終日忙於撮合文字和音符的填詞人來說,是如有神助!要知道這段verse的旋律,其實只得三個音符來來回回組合而成(基本上只是兩個音!),並沒有大起大跌的旋律走向,能在如此沒變化的句式中填入重要的歌曲主旨,當中的難度、彩數,以及完成後那種滿足感,旁人是永遠不會明白的。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小克

香港漫畫插畫家,亦是填詞人。 漫畫作品有《偽科學鑑證》,創造了聾貓、bitbit等角色。 填詞作品有周國賢的《有時》三部曲及柳應廷的《物語》、《重生》三部曲等。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再一次,回去森林

散文 | by YW | 2024-07-14

【新書】《雷聲與蟬鳴》代序

書序 | by 黃楚喬 | 2024-07-08

煲劇就是要失智

影評 | by 鄧小樺 | 2024-07-08

卡夫卡逝世百年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4-07-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