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克專欄】關於填詞的100件事(十三)

專欄 | by  小克 | 2023-07-04

33. 實驗五:《作品的說話》


填這題材,難免會參考過往反戰之作,於網上,由歌曲找到小說,再看到幾張經典的戰爭照片,忽發奇想可以前人藝術「作品」的養分去灌溉姜濤這首「作品」,全曲的焦點便會由討論「戰爭的意義」暗渡「反戰作品的意義」這陳倉。理通之後再看旋律結構,verse---pre-chorus---chorus是四句---八句---八句這樣的同字數工整句式,適合對偶或排比句式;Chorus旋律也可作頂真(所以有人說這份歌詞是中學生作文水平,是真的!),於是選了幾件與戰爭有關聯的藝術作品入詞。


受篇幅所限,五件作品需要用極簡短的文字去引用,而且最好要放在verse,因為這五件作品的引用,其實是種手段, pre-chorus及chorus的焦點也應該慢慢漸變式脫離對這五件作品。


Verse有兩段,可以每段引用兩至三件作品;問題是,該五件作品分別是一張照片、一本書、一首歌、一個標誌及一堵牆,我試過以不同組合方式去拼湊,依然無法讓它們在兩段verse及pre-chorus裡面好好地押起韻來。包括在pre-chorus選擇了重複的句式「用我手中一乜乜/換你手中一物物」――我的「相」、「歌」、「書」、「畫」換你的「刀」、「槍」、「子彈」、「勳章」,是無論如何都無法押韻。


但這押韻魔咒要破!費煞思量後突然腦裡叮一聲:這歌不是寄望戰爭變回和平嗎?不是期待世界從混沌中慢慢走回應有的秩序嗎?那不如利用「不押韻」轉為「押韻」、運用結構和形式的變換,去兌現這理想?這也同時實踐了Bauhaus設計學校的「三個F」最強校訓「Form Follows Function」啊!形式只為功能服務,原來在任何藝術範疇都用得著!押韻,原來都可以這麼功能主義!順帶告訴你,這歌本來working title一直叫《給下一輪太平盛世的備忘錄》,因為我看卡爾維諾好幾部著作的目錄及結構,常帶有這種功能主義式的玩味設計。


是以,此曲的verse因為不可能押韻,所以由它完全不押韻;Pre-chorus有一半可以押韻,有一半不能,就由它半押韻;而我只需要堅持於chorus徹底地押韻押到阿媽唔認得,便可成就此漸變形式,並呼應兼服務於這歌背後冀盼了。


值得一提是,尾段chorus因為要堅持「~ing」韻,迫於無奈用了「孤嬰」一詞。「孤嬰」聽來像「烏蠅」,難怪有聽眾覺得突兀;但嬰兒象徵新生,雖然這意象無甚驚喜但絕對有其功能不想捨棄,也想過「雛嬰」或「初嬰」但又太冗贅。唯一合法的詞語是「初生嬰」,那句大可變成「歌聲/擁抱/家鄉/初生嬰」,但又會破壞整段chorus的「2—2—3—2 」phrasing,亦無法跟下句作頂真,最後選了「孤嬰」,帶「孤」字算是另添了一層意思,不過在聽覺上難免淪為一顆小砂石。


姜濤〈作品的說話〉小輯



34. 實驗六:《量子糾纏》


有種押韻方法,不知道有沒有正名,我稱之「鴛鴦押法」,即是一句A韻接一句B韻,或兩句A韻接兩句B韻,梅花間竹式。我曾在鍾舒漫的《不在線》的verse部份試驗過:


「晦暗中/開了一扇窗

我看到/繁忙人煙

跌碰中/想歇息養傷

一撒/網友多意見」


此歌講述網民於留言區亂畀意見,一個說東一個說西,往往極大反差,信網友不如乾脆斷線信返自己云云。所以試以「窗—煙—傷—見」這樣兩隻前後韻腳落筆,象徵網友的左右拉扯。可惜難度太高後繼不力,未入chorus已斷纜。


《不在線》都十一年前寫的了,一直想再挑機, 終於等了十年,等到Tonick的《量子糾纏》。


「量子糾纏」是什麼?在量子物理學的世界裡, 於同一能量自發的兩顆粒子,無論分隔多遠,都會感應到對方的存在狀態。當其中一顆的狀態改變,另一顆亦會相應作出改變,而且兩者之間的連繫速度,竟然比光速快一萬倍以上。這物理現象,就是令愛恩斯坦也感懊惱的「量子糾纏」。


Perfect!啱晒!為了兩顆粒子的遠距離互相糾纏,誓要試一次全曲直落「鴛鴦韻」!從verse開始,是「~i」韻vs「~uen」韻,兩句兩句one two撞牆式進攻:


「你你/我我/每個/次次話別時

似看透塵世裡男與女搭句晚唐古詩

規律早相傳

哪裡有份/哪裡沒緣

碰上/遠去/聚散/偶爾或定時

上帝也沒答案難怪也抱頭再投骰子

分別總不完

仍各自努力各自喊冤/懸在兩端」


直到chorus,交畀另一對隊友殺入禁區:「~ou」韻及「~in」韻,最緊要keep住個節奏:


「一直同渡/即使碰不到

在隔絕兩邊/同觀察巨變

分道亦同步/心底擁抱

沒聽/沒見/也沒言

亦會/感到

親密的糾纏」


就這樣挑機成功,開心咗幾日。我唔講,應該無人發覺。不過講咗又如何?歌名已趕客,我唯有倒杯Gin Tonick自賞:)



35. 實驗七:《靈魂碎片》


又有時,在verse選了一個韻,然後因為pre-chorus旋律轉變太大,便順著轉韻;直至chorus,甚至去到chorus 中間,又因為內容帶動,很想突然回到verse那個韻!黃樂欣的《靈魂碎片》就是這樣一個奇怪案例,先看第一稿:


「Verse

那些漆黑可會復來

難道對著敵人喝彩

誰在瘋癲中聽候/再等候

報身如來


Pre-chorus

俯首片刻重讀往事

披上盔甲獨來獨往的戰士

粉身碎骨維護正義

敵方/沒「愛」這個字


Chorus

經過千遍萬遍守候

只有一個存活理由

讓我歸來

全部碎片亦歸來

雲霧已散開」


從verse的「~oi」韻,到per-chorus的「~i」韻,到chorus前兩句的「~au」韻,寫至這裡突然想回歸一開始的「~oi」韻,象徵散落四周的靈魂碎片終於歸返源頭,又剛巧跟「歸來」兩字協音,感覺非常圓滿。


交詞後黃樂欣說「歸來」那兩句聽來跟泳兒《荊棘海》裡頗signature的那句「若你在/叫喚我歸來/歸來」太相似,問我能否提供另一個option。我才驚覺,又真係好似!這個理由也有足夠說服力去打破我這個韻腳「歸來」的佈局,因此出街版本chorus改成這樣:


「經過千遍萬遍守候

只有一個存活理由

踏上征途

全部碎片在征途

雲霧已散開」


又,因為太喜歡 「雲霧已散開」這畫面,所以沒有跟著「征途」的「~ou」韻去重寫尾句。當時聽著demo自己哼著不覺得有問題,直至出街後一聽,這個突然不押韻原來都有點兒奇怪,其實也應該改作「~ou」韻。隨便找個藉口開脫:怪只怪《荊棘海》太受歡迎。



36. 實驗八:《自生自滅》


《自生自滅》內容關於一位失戀女生自困愁城,慢慢沉溺於傷痛不能自拔。於是全份詞共出現了三十二個「自」字,協音而含有「自」字的詞彙及四字詞基本上已用盡。


這方法絕非創新,舊歌如李克勤的《愛不釋手》便用上大量「手」字。這歌特別處在於,故事最後女主角終於醒過來,決定重新自愛。所以,從一開始的一韻到底「~ei」,於最後一段chorus的最後兩句,才突然為順應劇情發展而轉作「~oh」韻――即是從「你」轉回「我」身上,而且是先「破」,再接「我」,這又是另一次Form Follows Function式敘事,為了重要原因而選擇轉韻:


Chorus

為何自動自覺早晚在想起你

為何自暴自棄都變做一種美

想一直困於/這非常時期

慢慢地枯死

為何自問自答仿似在飾演你

為何自艾自怨左顧右盼只有自己

因我/沉迷於某種傷悲

原來舊病復發可以沒有限期

但願地大物博生與滅中識破

得我/一個/會救醒垂死的我


曲終前還有一小段verse,旋律像個循環回到開頭,於是內容上也首尾呼應提及香煙。只是韻腳也續用「我」韻,歌者終於肯面對自己:


Verse 3

明明不抽煙/只為點火

復燃不起愛戀的/最初


我在續集《自動登入》亦用了類近方法,於最尾一段verse放一隻新韻腳,轉換了敘事角度 。相信還有第三集,希望結尾也會有一小段verse,讓我好好轉韻,統一整個系列的特色。



37. 實驗九:《來不及》


《來不及》是邱士縉獻給亡母之私作,內容度身訂造。難度不下於《砂之器》,這次筆法得回歸寫實,利用幾個Scene去build up,主旨和寫法其實也像《愛得太遲》,無法脫離「時間」這主軸。這種題材雖說容易感動大眾,但亦容易流於煽情,落筆不敢怠慢:


Verse 1

尚有時間舞一場

誰提示我別著涼

困惑成長中

頓然迷失方向

誰期望我會善良


Verse 2

尚有時間闖天涯

誰強調宏願別過大

焦急憤怒

當思緒搖擺

誰悶聲不響去諒解


Chorus

若來得及等我趕快回家

或來得及擁抱她

若然生命可以倒退一下

多幾分秒可相伴嗎

此刻心裡只可記掛


一開筆已知chorus是「~a」韻,原因好簡單,要個「家」字。寫好chorus再回到verse慢慢鋪陳,verse 1想到用「~eung」韻,因為想到孩子「著涼」,這是媽媽會擔心一世的事;Verse 2想把視野寫闊點,便轉成「~aai」韻,有「天涯」也有「大」可用;然後chorus,一定要回到「家」;同時,verse提過的「誰」,亦可以「~a」韻去揭曉是「她」;再者,虛位以待,chorus 2有兩個音剛好可以放「媽媽」。


這除了是內容鋪陳上的考量,還有在粵語發音上,從「涼」到「涯」到「家」――口形是從小到大,歌者的情感得以順著次序去釋放,聽眾也定可順利投入其中。所以,這次除了因為內容,也因為情緒去轉兩次韻;而當第一次chorus完結時,我覺得可以鎖定「家」韻去完成下半首歌,象徵歌者的焦點已完全回到「家」和「媽」這核心。於是餘下的verse 3、chorus 2、chorus 3及verse 4,都繼續「~a」韻到底,如對母親之情,不再改變。



38. 實驗十:《竇》


Serrini的《網絡安全隱患》 是真的有型,型在chorus尾句,突然以不押韻的「安全」兩字作結,殺你一個措手不及!初聽覺怪,再聽歎妙,如神經刀,為整首歌劃下一個重要記憶點:


一雙手來驗證我/一親嘴 全力攻破

扭轉惡劣命運/不妒忌恨/咬著疑問/請抱緊

假天真回味上癮/一手撕開全部封印

一吻你就達陣/不用遺憾/繼續行近

我就會令你令你令你令你令你令你/感覺很安全


不認識Serrini所以沒問原由,但如此佻皮又瀟灑的落字方式,我一直也想試一試。所以,藍奕邦的《竇》,pre-chorus尾句那個「安全」,其實我是藉此向Serrini致敬:


Pre-chorus

跳吧/搖盪是為了自由

發洩吧/流汗是為鬆鈕扣

笑話/情慾話/題外話

時代大力壓下

雲霧內但覺安全



39. Lyrics Design


押韻,足足寫了成年共十幾期,是否有此需要呢?你問。


新一輩詞人可能沒我輩重視押韻,尤其一韻到底,或許嫌老土,已非常罕見。

其實押韻不押韻跟型唔型新唔新潮無關,雖是傳統規矩,但以現代元素或思維去適當地押韻,是令歌曲協調和諧的永恆關鍵。


我讀設計出身,崇拜Bauhaus,相信功能主義、結構主義,Forms一定要Follow Function。詞人如設計師,於定韻轉韻之前,先要想一想原因。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小克

香港漫畫插畫家,亦是填詞人。 漫畫作品有《偽科學鑑證》,創造了聾貓、bitbit等角色。 填詞作品有周國賢的《有時》三部曲及柳應廷的《物語》、《重生》三部曲等。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周處除三害》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4-04-05

堂郎

小說 | by 李俊豪 | 2024-04-05

一個清明,和無數個

散文 | by 王崢 | 2024-04-03

臺灣現代攝影之父張照堂離世 享壽81歲

報導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4-04-03

以後

散文 | by 黃戈 | 2024-0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