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五月】廟街算命x 法國奇幻劇場 尼古拉・卡森鮑姆編導《祈福》秘現香港地道文化

專訪 | by  曾繼賢 | 2024-05-08

「法國五月藝術節」創立的港法劇場交流計劃——「讓鏡子說」以兩年為期,如今來到計劃的最後階段,來自港法兩地的編導——胡海輝及尼古拉.卡森鮑姆(Nicolas Kerszenbaum)已完成多階段的駐留和文化交流。繼去年的現代寓言故事 《美麗的陌生人》,Nicolas此次親身求神問卜,造訪掌相八字,為香港卜算前世今生,試圖從異國視角將個人與城市的命運扣連,並交託於超自然世界,最終編寫出這部幽異奇幻劇場作品《祈福》(Good Fortune)。在訪問中,除了創作意念之外,他也談到駐留香港的經驗和觀察,由此看見法國人對於香港的不同想像。


法國人看不見的鬼魂


《祈福》早前已在法國巴黎Théâtre 13劇院完成全球首映,故事講述今年八月的盂蘭節最後一晚,等待兒子歸來的阿芳,在舊商場修理手錶的阿榮,即將離港回加拿大結婚的 Karen,三人同一月亮下,為一座城市祈願祝福。Nicolas認為:「法國人對這個充滿香港傳統色彩的劇作反應很不錯,其實法國人並非對香港一無所知,因為受到八九十年代的粵語流行曲影響,而王家衛當時亦享負盛名,所以法國觀眾非常熟悉香港的風景。」然而,法國對香港的印象大抵停留至此,不外乎是石屎森林與摩天大廈,充滿後現代都會、資本主義色彩的港島風景。Nicolas在這趟旅程收集了更多美麗的風景,「香港並非只有灣仔,只有中環,我們不能忽略新界和九龍,它們同樣是令香港走上國際舞台的存在。我真的很喜歡這裡,高樓大廈與自然景觀緊密地相連。」因此,當Nicolas在構思劇本時,便想到以占卜算命見稱的九龍廟街出發,在那裡算過八字,又到長洲北帝廟求籤,希望置入法國人常識以外的元素,強調香港文化的多元性。



占卜在人類的大歷史中代表著系統性科學的發展,西方占星學的濫觴更可追溯到西元前2000年,被判定為偽科學後仍然流行至今,那麼Nicolas為何又會對東方的占卜感到興趣?「當然法國也有鬼魂,但他們並非與我們共存,而是像幽靈一樣活於另一個世界。但香港和中國的文化有趣在於,生者與亡者之間存在某種特別連繫,例如在盂蘭節。兩者會聚集一起,彷彿互相交流。這讓我想起墨西哥、泰國和日本都有類似的文化,令我反思到我們的文化空缺的部分——與亡者共存。」他留意到神功戲裡前兩排的座位一直空著,「這就像是一場做給遊魂野鬼看的大戲,在他們眼中,座位不是空的,而是充滿了鬼魂。」他形容香港是如此具有包容性的社會,「這並非關於膚色種族宗教,而是超越了生的界限」,因Nicolas決意將故事設定於此。


Shake出一個詩意的未來


Fortune telling對於Nicolas而言,最迷人的是telling,即如何築起一個框架,去述說一個故事,讓客觀的fortune轉換成積極面對未來的good fortune。「如果我們沒有架構去理解這個混沌的世界,我們就很難活下去了。但我們有了故事,它就像向我們提供一種架構,我們可以將自身投射進去,讓自己感覺被賦予力量,從而減少對未來的恐懼。所以當你對未來感到迷惘,算命師總能給你一個框架,讓你去思考、面對、理解未來,這就如神話和童話一樣。」


廟街曾經興旺一時,甚至政府每年也有農曆新年求籤活動,香港人如此迷戀於風水命理,廟街得以保留至今必有其原因。在局外人的視角而言,Nicolas思疑箇中原因與香港的資本主義相關:「資本主義社會意味著經濟成長、競爭發展,就如股票市場蘊含著許多難以估計的波動,換言之就像一種要承擔未來風險的賭博,這種競爭心理或許造就了算命行業。」Nicolas猶豫了一會,一時凝重想到了另一個原因:「或許因為我們生活在一個充滿不確定性的時代,尤其是在香港。當現實的大環境無法給你安穩時,你就會嘗試從別處尋找它。」這也是劇場所探討的主題之一,Nicolas通過與演員對談,了解他們的成長故事,看見世代之間對於移民的想法分歧。去或留,背後存在太多未知和掙扎。


Nicolas隨即打趣說道:「給我選一千次在香港或者在法國算命,我必定會選香港!就在一個月前,我在法國見了一位算命先生,她所說的話是如此令人沮喪,不是因為她指出了我未來的不幸,而是她的說話裡根本沒有詩意。」



沒錯,我們占卜也講求詩意,亦只求心安,不能輸打贏要,Nicolas認為「與某些無法控制的力量產生聯繫」很有挑戰性,因而走到長洲北帝廟求籤—— do the shake shake thing。先摒除雜念,雙手合十,北帝北帝,求指點迷津,「一枝籤掉下來,得到一首詩,把它解碼和詮釋,使你的未來與詩歌完全聯繫起來,並通過詩歌來告知。這對我來說非常有趣,並且很令人鼓舞。」


從鏡子的反面理解自身


從法國到香港,如鏡子般互相映照兩地文化,要如何脫離以法國為中心的思維,理解作為他者的香港?面對不熟悉的外地文化,Nicolas表示自己在製作過程中十分謹慎,恐怕混淆了香港占卜文化的精神。因此,Nicolas駐港期間住在鄰近廟街的佐敦,親身實地考察,把各種問卜體驗了一遍,像是八卦、睇相、占卜,塔羅,求籤,重新認識法國人不為所知的香港傳統文化,並在香港裡上演劇作,由此解除對香港的刻板印象。


談到香港劇場,早在1960年代,香港開始引介法國劇作家如沙特、卡繆等的存在主義劇作,後來也有貝克特、雅絲曼娜.雷莎的荒誕劇,而Nicolas認為香港戲劇具有巨大的潛力,「香港是一個宏大的世界,這意味著你可以在這裡找到一切,也可以從中看到政治和社會問題。」作為一個法國劇作家,Nicolas發現真正有趣的是,「粵語是一門如此困難的語言」,即使他上過一個月的粵語課,依然對粵音九調感到訝異。在這巨大語言差異的前提下,他認為香港急促的生活節奏,以及「一切看起來都很怪異奇幻」的感覺,「應該會為法國劇作家帶來衝擊和靈感。」



「重要的是,我要嘗試跳出框架思考,同時尊重這裡的文化。我想要一個非常當代的故事,卻又希望營造現實與幻想的距離,於是我們取用了中國傳統戲曲的服裝。」他亦提出,當作品涉及外地文化時,不能只是接受它和尊重它,他希望做到的是「play with it」,而他很慶幸創作團隊和他一起完成這個挑戰,把對香港的新想像置於劇場之中,同時「讓鏡子說」計劃又如一面鏡子,讓他從鏡像中再次理解法國與自身。



創作團隊


導演及編劇︰尼古拉・卡森鮑姆

演出︰張利雄、蘇欣婷、黃婉華

音樂創作︰Guillaume Léglise

燈光設計︰皮埃爾・杜比尼

音響設計︰科斯達・阿斯馬尼斯

佈景設計︰Claire Legal、Carlo Biggioggero

助理導演:張凱婷


演出日期及地點


10*–11.05.2024(五*至六) 8 pm

香港大會堂劇院

*演出後將設演後分享會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虛詞・◯】三維福音

詩歌 | by 石音 | 2024-05-24

見山還是山

散文 | by 善喻 | 2024-05-22

抱抱良音

散文 | by 黎哲舜 | 2024-05-21

【虛詞・◯】懸浮的空心

小說 | by 李曼旎 | 2024-05-18

【佬訊專欄】爆檸

專欄 | by 佬訊 | 2024-05-05

【無形.同病相連】太空漫遊

詩歌 | by 陳康濤 | 2024-0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