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在食.深水埗】小城食記

散文 | by  孫樂欣 | 2022-08-13

某一天,父親在家庭聊天群組裏發了一張照片,說他去吃深水埗的「番茄師兄」,突然挑動了我的番茄神經。


我不是番茄迷,但時不時就會想念番茄酸酸甜甜的滋味。天氣熱也不要緊,吃比較重要。


於是第二天,我去了深水埗,也吃了蕃茄湯麵,但不是光顧「番茄師兄」,而是附近的越南餐廳「第一郡」。在十二點,店內已經坐滿客人,門外也有不少人等候。我在自動取票機拿了票,但三至四個客人走了出來,也沒有店員叫我進去。我和比我早一點來,同樣是一個人的年輕女生討論了一下,決定不管手上的票,主動進去問問,立即就有位置了。原來不用取票,直接問就好了。


我和那個女生被安排到同一張桌子。她很友善,我們坐下後,還寒暄了幾句。


「唔好意思呀。」突然間,侍應叔叔(應該是哥哥)走過來,放上一塊膠板,把小小的摺檯一分為二。我和那女生只剩下剛好放一碗麵的空間,然後也沒有再聊天了。


我坐在最近門口的位置,點了一碗蕃茄蟹膏越南檬粉後,侍應叫我坐前一點,要不然就不能開門,還會不斷觸發體溫計,發出讓人煩厭的嗶嗶聲。侍應和客人出出入入,門口開開關關,陣陣熱風不斷吹進來。幸好酸酸甜甜的蕃茄湯驅趕了颱風前的悶熱,喝下一口熱湯,居然有種清新的感覺。蟹膏餅充滿鮮味,和豆卜一樣吸飽湯汁,一咬下去,番茄的鮮甜在口腔噴發。配上旁邊的幾位地產經紀姨姨的是是非非,即使天氣很熱,還是很爽。


午餐過後,我去了附近的「生隆餅家」。這種傳統餅店買少見少,本來打算買一盒黑芝麻捲,和家人分享,但想起今天晚上七點才回家,天氣又那麼熱,還是算了。豆沙煎堆、皮蛋酥、糯米糍等糕點整齊的擠在一起,明明有些長得差不多,年輕的店員卻總能邊迅速拿到顧客想買的糕點,邊和他們聊天,逗得一群公公婆婆非常高興。


其實我已經飽了,只是沒有甜點,總感覺差了些甚麼。猶豫許久,我最後買了一個砵仔糕。小時候外婆會買砵仔糕給我和哥哥,作為放學後的下午茶。我很喜歡看賣砵仔糕的叔叔姨姨施展獨門神技,手腕一轉,輕輕一挖,砵仔糕就完美脫落,真的很厲害。


拿著砵仔糕,隔著膠袋輕輕一按,軟糯軟糯的,好想吃呀。


深水埗人太多了,還是站在路邊吃方便一點。黃糖和紅豆甜而不膩,軟而不爛,所謂「老少咸宜」大概如此。我前面還有一個婆婆,在路邊吃黃糖糕。我們站在某大廈的樓梯入口前,那裏的簷篷,當好容得下兩個人。


吃砵仔糕時,我看見旁邊的雜貨舖有一隻白貓。一疊疊空雞蛋紙盒和雞蛋之間,牠找到了一個小空隙,當好容得下自己,舒服地睡覺。牠的眼睛瞇起來,嘴角微微向上。不知牠知不知道,牠看起來好像很快樂。


空間不用大,找到自己的位置,也是一個舒服的家。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孫樂欣

十九歲了,正在英國讀歷史,希望可以學多一點,寫多一點。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方圓》「元/Meta」——編者話

其他 | by 方圓編輯部 | 2022-12-10

悼李怡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2-12-10

山水仍非山水——〈坐看雲起時〉

其他 | by 姚慶萬 | 2022-12-06

投藥與下石

小說 | by 跂之 | 2022-12-02

寫信師張愛玲

散文 | by 邁克 | 2022-1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