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離者的海〉:一隻慢慢找自己的小蝸牛

其他 | by  孫樂欣 | 2023-10-13

香港依然悶熱,但中秋都過了,人人吃著新買或吃不完的月餅,期許人月兩團圓。林家謙承襲去年創作「季後歌」的做法,推出新曲〈流離者的海〉。我刻意沒有聽林家謙在電台解釋創作原意,先寫下這篇文章,主要為個人如何解讀歌詞。過去兩年,香港一度充斥關於離散的流行曲,主要圍繞離開或留下來的人的哀愁與掙扎,〈流離者的海〉卻如同清涼的秋風,吹散流離者的孤單和迷茫。流離者的海,或許波光粼粼,或許波濤洶湧,漂泊的靈魂雖各自上路,但看著同一片海,仍有所依靠。


「流離失所的一個 / 流到天邊跟海角 / 如有天可經過 / 有沒有位置給我」


此處是整首歌第一次出現「我」。「我」揹著空虛的軀殼流浪街頭,找容身之所,疲憊地向世界發問,期盼有人看見自己。雖然歌曲從頭到尾都沒解釋這個「我」是誰,更沒標明流離是快樂還是悲慘,但「我」似乎是一個流離者,而從「我」的經歷可見,流離是負面的,令人孤獨、無處容身。


這段的描述頗符合一般人對「流離」的理解。現在有不少人因種種原因離開家鄉,經歷肉體的流離;也有更多人明明一直都在同一個地方,在擁擠的馬路、樹蔭和街角營營役役,內心卻無法安定下來,例如覺得成長的地方越來越陌生,熟悉的人紛紛離去,或不滿於現狀,又不知如何改變,面對心靈層面的流離。


歌詞是負面的,但旋律輕快,中間還有一段逐漸高昂的吟唱。流離的「我」,似乎還有一絲盼望。


「發現有種漂泊 / 亦能在這世界花海尋找愛 / 像有盞明燈閃爍 / 發著金色的嚮往」


這是轉折部分。走著走著,「我」發現流離原來不一定失所,流離的意義從卑微地找一個休息的角落,轉成「尋找愛」,情緒也變得有所盼望。一開始我覺得這段轉折有點突兀,好像沒有前文後理,失落的流離者突然快樂起來。但換個角度想,很多時候都是突如其來的小確幸,重燃我們前行的動力,例如一杯好吃的雪糕,或者乘巴士時有個帥哥坐在自己旁邊。這些瞬間不會強大到成為我們流浪的終極目標,但至少能提醒我們,正因我們踏上這趟沒有目標的征途,才能遇上這些美好的人和事。流離很累,也很可愛。


不知為何,每次我聽到這一段,腦海裡都會出現一隻小蝸牛,走得很慢很慢。天色漸暗,牠有點沮喪,心想為何自己永遠都還沒到目的地。這時牠轉頭一看,突然發現沿路都長了些和自己一樣的小野花,在夕陽下還微微發亮。小蝸牛走著走著,連月亮都出來了,但牠還是繼續走,向月光的方向走,和小野花一起走。


「流離失所的一個 / 流到廣闊的深海 / 可沿著無軌跡的漂泊 / 放心去尋覓快樂」


轉折過後,歌詞對流離的描述都是正面的,卻完全不單一。如歌名所見,「海」是這首歌重要的元素,歌詞中出現了很多不同的海,從「廣闊的深海」和「湖泊」(雖然這不是海洋),到「無人知曉的海港」和最後「足印的海」。它們有層次之分,象徵我們流離時不同的狀態。首先,「廣闊的深海」令人感到平靜,但可能突然翻起巨浪,我們也不知道深海裡有什麼,仿似旅途上神秘、難以預測的奇遇。「湖泊」完全相反,比海洋小很多,不會有危險,更可能會有青蛙、鴨子等可愛的小動物,就算在流浪,不提前預訂旅店,也可隨處找到安全的棲身之處。


最後的「海」便不再屬於大自然了。大部分「海港」都是人工發展的,有船隻停靠,但歌詞中的海港是「無人知曉」的。如果我們因種種限制無法遠走高飛,也可在鬧市中流浪,例如放縱一下,在房間裡一整天什麼都不做,或者到一家隱世咖啡店,甚至心靈流浪,嘗試新的工作和生活模式。如果在香港放棄穩定的工作,轉為當個藝術家,沒人理解,感到孤單,不如「回看足印的海」,便會看見自己原來走了很遠,建置了很久,也會發現其他人的腳印,有人同行。


除了「海」,歌詞中的流離還會帶來多種不同的心情,例如「放心」、「尋覓快樂」、「烏龍的揮霍」和「浪莽」。我們總是覺得人愛安定,迫不得已才要流浪,但從這些形容可見,有人是為了變得快樂流浪,但流離不一定會帶來快樂,只是讓人有機會「尋覓」一下,為一灘死水般的生活帶來更多可能性。活得快樂是何等卑微的願望,但一點也不簡單,能放棄現狀安心流浪,要金錢、時間和大部分人都沒有的勇氣,因此流離不止不可憐,還是揮霍和奢侈的行為。從〈just carry on〉到〈神奇的糊塗魔藥〉,林家謙有不少正面的歌曲,卻不會令聽眾覺得強行正面,聽得心煩,正是因為他還會把一些現實的痛苦放進歌詞。


「無念之中搜索 / 可會找到我」


最後,「我」再次出現。如果這個我和開頭的一樣,是個寂寞的流離者,那這一句就是再次發問,有沒有人看到自己。但承接上一段對「流離」的描述,我覺得這個「我」代表每個人心中那個真實的自己。不論我們是被迫還是主動選擇流離,人生本來就是一場無止境的自我探索。「可會找到我」,既是提問我們可否在流浪中找到自己,也肯定能找回自我。我們不會知道流離的結果如何,但迷惘過,出走過,才有可能知道自己最想過怎樣的生活,找到那虛無而璀璨的「金色的嚮往」。


詞人的原意不一定如此,但有一份能過度解讀的歌詞,何嘗不是是聽眾的福氣?這四年來,這城市越來越奇怪,很多人選擇出走,很多人選擇留下,卻不知道可以做什麼。既然我們不得不流離,與其整天自我質疑,心想為何自己居無定所,不如好好欣賞沿途的美好風景,甚至回頭讚賞自己有飄蕩的勇氣,畢竟世上有太多人因金錢和現實變得麻木,已經不在乎能否找到真實的自我,遑論會反思自己應否或是否正在流離。儘管不知道人生目標,只要善良地活好每一天,謹守做人的基本原則,終究能在廣闊的世界找到心之所屬。


世界太大,平凡的我們都是小蝸牛,但不用怕,世上還有很多同樣漂泊的小蝸牛陪伴,還有內心的自己相伴。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孫樂欣

十九歲了,正在英國讀歷史,希望可以學多一點,寫多一點。

熱門文章

《九龍城寨之圍城》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4-06-01

編輯推介

【新書】《性、愛欲、人文主義 :從文化差異到情愛取向,一場關於人類原始慾望的哲學思辨》前言

書序 | by 猶利安・尼達諾姆林(Julian Nida-Ruemelin)、娜塔麗・魏登費爾德(Nathalie Weidenfeld) | 2024-06-03

《從今以後》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4-05-31

白鶴亮翅

散文 | by 曾詠聰 | 2024-05-28

【虛詞・◯】一對母子

散文 | by 廖子豐 | 2024-05-26

《喧嘩的碎片》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4-05-26

【佬訊專欄】爆檸

專欄 | by 佬訊 | 2024-05-05

【無形.同病相連】太空漫遊

詩歌 | by 陳康濤 | 2024-0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