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follow me】鏡頭下的香港South Bronx——訪問黃修平

文藝follow me | by  楊喜盈 | 2021-03-29


《狂舞派3》載譽歸來,不少觀眾都十分期待,相比《狂舞派1》的青春熱血,第三集多了一份對社會的關心。黃修平導演在訪問時說:「電影其中一個意義,就是勾勒社會的面貌。」他將在工廈生存的藝術工作者所面對的危機,擺在觀眾眼前,讓大家反思小眾藝術和城市發展的平衡。這次「虛詞」有幸邀請黃修平導演和大家分享《狂舞派3》的構思及對HipHop文化的想法。


現實的《狂舞派3》:義利之爭


《狂舞派3》作為《狂舞派1》的延伸,不少網民以為會再以熱血歌舞回歸,豈料第三集加入了不少社區議題及HipHop元素,令電影再添層次。黃修平回憶,當時構思《狂舞派1》時,只想拍一部純粹的勵志電影,希望帶給觀眾能量,所以在拍攝時「有意識地不說那麼多社會議題」,戲中角色都活在單純的Hiphop江湖裡。黃導演不想續集「照辦煮碗」,他解釋《狂舞派1》在香港並非類型片,它的成功是在於其革新的想法,認為複製《狂舞派1》有違「狂舞派精神」。於是黃導演想像在平行時空裡,續集就如《狂舞派1》般,成了一套平平無奇的勵志片,社會也沒有因此而起任何變化。狂舞派的演員走出銀幕後,面對地產霸權與藝術生存的問題,他們又如何應對這種義利之爭呢?


電影以「義利之爭」為主題,原來是與黃導演的生活有關。他表示近幾年來,不論是自己、朋友、同行都會面對公義和利益之間的衝突。他本人因為《狂舞派1》而得到不少工作機會,以致他不斷反思:「這份工作會帶給我收入,但它會帶來壞的影響。」在正義和私利的天秤上搖擺,就是香港人生活的平常事。導演目睹大家會因義利之爭而開始吵架、指罵,便加入了這種矛盾作為故事起點。


粗野又公道的HipHop精神


《狂舞派3》對於HipHop文化有更全面的探討,電影加入不同種類的街頭文化:饒舌(rap)、dance battle、塗鴉等等。導演黃修平、阿弗更專程走進走進HipHop的發源地——紐約布朗克斯(The Bronx)實地考察,作電影的資料搜集,拜訪了不少HipHop界前輩。黃導演在拍攝《狂舞派》才開始深入探討HipHop,並對此非常著迷。他更透露自己經常觀看Heyo的地下演唱會,非常欣賞Heyo的才華。


黃修平指街頭藝術和自己以往接觸的高雅藝術非常不同,覺得「捽碟」很粗野,簡單又直接,卻又十分深刻。他形容70年代的紐約布朗克斯是一個令人絕望的地方,居民長年被黑幫騷擾,市政府貪污嚴重,常常發生火災。當時的貧民沒有太多物質和娛樂,他們就「捽黑膠碟」、跳舞來消閒,沒有地方可以繪畫就當牆為紙張,坐在長椅上寫詩等等,這些街頭藝術衝擊了黃修平:「他們的藝術是很草根、很real,美觀與否是大家的主觀判斷。假如你畫了一個graffiti在牆上,不夠格的就會被抹掉。大家聚在一起跳舞,誰跳得好是靠群眾決定勝負,非常公道。」


同樣孕育創意的地方不僅僅是街頭,還有工廈,黃修平說:「它雖然是灰色地帶,但在我印象之中是很colorful。」在導演眼中,觀塘的工廈是非常有生命力的,養育了不少人的生計,這些獨特的創作都在這個壓迫的工廈陰影下誕生。導演用鏡頭把香港的South Bronx拍下來,說了一個藝術與商業之間中掙扎的故事,捨棄了天真和熱血,以另一種方式延續「狂舞派精神」。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楊喜盈

熱門文章

中秋

其他 | by 曹疏影 | 2021-09-16

編輯推介

【字在食.素女經】素食新詩三首

詩歌 | by 蘇麗真 | 2021-09-17

中秋

其他 | by 曹疏影 | 2021-09-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