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follow me】高先電影院:一個電影癡開戲院的故事——訪問曾麗芬

文藝follow me | by  楊喜盈 | 2021-03-29


電影是我們的夢樂園,但連夢亦敵不過瘟疫,電影檔期推遲、影展取消,電影業大肅條,戲院更受防疫令管制甚至停業,雙面夾擊下,高先電影院在疫情下開業,無小食飲品可售,連座位都只能坐半數人。Golden Scene創辦人兼董事總經理曾麗芬(Winnie)在籌備戲院時更是波折重重,先是兩位股東在2020年3月底因疫情而灰心撤資,加上原址位於舊商場,需要增加不少配套才能改建成戲院,僅僅「入則」就已達四次之多。


即使面臨種種困難,Winnie都從未輕言放棄開戲院,更覺在這個時候開戲院別具意義。堅尼地城自福星戲院結業後,已逾20年沒有戲院。Winnie看中了堅尼地城的活力和商機,形容這裡是夢寐以求的地方:「如果我放棄咗,未必再有咁嘅地方出現。」


戲院令人忘我


高先電影院走親民路線,設計上以黑白為主,簡單而復古,重現舊時代香港戲院的模樣。Winnie想做一間富有特色的電影院,在選片上無論商業片或文藝片,只要是好電影都會上映,還會不定期設專題活動,如導演專題、得獎電影專題,給大眾更多選擇。Winnie更提及,想放映一些復修過的電影,她解釋以往DVD質素參差,有些觀眾盼在銀幕上重看這些好電影。


Winnie從小已和電影結緣,非常享受看電影,戲院是令她「忘我」的地方。錄影帶還未面世時,Winnie常走進戲院翻看喜歡的電影,一看再看從不覺倦。提起舊時常去的海運戲院時,更是「甜笑」了一下,她指海運有過千座位,即使坐在首排也不影響觀影感受。在Winnie眼中,看電影不是一個人的娛樂,而是一班人的共同體驗,即使素未謀面,她都享受與其他觀眾一同感受電影,會「一齊笑、一齊喊、一齊驚」。剛「入行」時,Winnie不再純粹享受電影,更會在觀影時學習幕前幕後的知識;即使現時已為資深電影人,也從不怠慢,繼續從不同電影吸收新的看法,她說:「電影就像一本書,一本將所有的東西影像化,令觀眾更容易吸收的書。」


因為熱愛電影,Winnie想大力推廣電影文化,希望這間戲院可以成為連結觀眾的地方。Winnie從前在花生映社、第一映室、電影文化中心等團體接觸電影,這些團體常常舉辦映後談,觀眾可以互相分享觀後感、和電影人對話,加深對電影的認識。後來,這些活動減少了,觀眾習慣散場就走,令她大感可惜。於是Winnie每個星期都將在自家戲院加入座談會、映後談,不欲觀眾「好似睇串流平台,坐係屋企咁。」


睇戲梗要入戲院


UA(娛藝院線)的結業令到不少網民非常驚訝,Winnie也感到難過,她回憶當時UA冒險在新界沙田開設戲院,轟動整個電影業界,更帶領迷你戲院的潮流,令當時香港出現不少有兩至三個院、規模不大的戲院,比如新大華戲院、影藝戲院。現在UA清盤,對電影業無疑是沉重打擊。加上現時網上串流平台如Netflix、HBO GO都成為競爭對手,觀眾不需乘車購票,安坐家中便可看電影。Winnie認為一部電影的成功,有賴各個崗位電影人的努力,但細小的屏幕會拉低電影的畫質,觀影經驗大打折扣,白白浪費了電影製作者的心血,只有戲院的標準設備才能鉅細無遺地展現電影細節,沉浸在光影與音響之中,觀影感受也會大大提昇。


坊間有人認為香港電影難以回到從前的輝煌時代,Winnie並不認同。她指近年有不少新導演多作嘗試,不只依著商業路線,而積極尋覓可能性,拍攝不同類型的電影,令電影業變得多元。加上香港電影發展局和創意香港都非常鼓勵電影業界,資助電影人拍戲,眼見政府對業界大力支持,Winnie對電影業的未來是樂觀的,也寄語香港電影人:「香港電影係唔會死,只要大家繼續努力、團結去拍,真正關於香港嘅電影一定會發揚光大。」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楊喜盈

熱門文章

中秋

其他 | by 曹疏影 | 2021-09-16

編輯推介

【字在食.素女經】素食新詩三首

詩歌 | by 蘇麗真 | 2021-09-17

中秋

其他 | by 曹疏影 | 2021-09-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