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形.金牛座】一隻典型金牛

散文 | by  蘇苑姍 | 2019-05-17

一、


知道事物的名稱與理解它的運作方式,完全是兩件事情。金牛,我想到偽鈔。


壓抑,縮進假象,將任何情緒忍住,忍到底。夾在大疊真金牛之間,你不會發現一張偽鈔;反之,夾在大疊假金牛之間,你不會發現一張真鈔。


我看不到你,但我發現你了。


從未失手。


IIIlIIIIII中間第幾個字是l?


與他人保持距離,每次站起來時下意識縮起小腹,總是迴避,總是防範,雙臂交叉,或把手深深插進衫袋,臉上做出一個無所謂的表情。身體反應總是不由己的,從某月某日起,你的基因對你說,距離。


藏一半、露一半,在彼此的眼前隱藏,像迷彩一樣掩飾,掩飾即偽裝。為臉孔戴上一張面具,起初是為自己而戴,然後是為提防他人。過分恭敬,顯露戒心;有水印,有防偽線,別妄想要剖析,更遑論拆穿。面具,是生活的必需品,生存的基本條件,可是,我曾見過你因為遇上同樣偽裝的人而怒罵起來,這等於是默認偽裝,是自我否定,是咒罵自己。這樣會有精神分裂,不是嗎?


沒有弄清對方的底細,決不能掏出你的心來。 ──巴爾扎克《高老頭》


行為解讀:不懷好意/居心叵測。


這樣說吧,也許我連巴爾扎克也拉進來並非牽強附會,而是要為你代言。你,築起一道屏障,但我發覺原來我也是抵禦不過自己的,以致現在遇到你的刀槍不入,我真的沒法,沒法再多說些甚麼。 我原以為一隻獅子也許會比一隻牛更有獸性,但原來,一半的獅子會在兩歲之前死去,而牠們幾乎無從知道生活的凶險──機心、冷漠、偽裝。我不知道你為甚麼硬要把它們牽進這個世界,但恐怕連你自己也不知道。 到底誰還敢欺負你呢。


無處投訴,無處發洩,平心靜氣開一道門縫,在房裡,我聽到一把聲音:


不存在干預。 不存在不重視。 不存在隱瞞。


你的存在顯示為「 不存在 」。這又引伸出另一個問題,你喜歡的是看得到的,物質。


二、


物質的東西都是看得到,摸得到的,可求可見,不僅是你,那安全感連我也非常熟悉。


很多年前我在書店隨手翻過一本哲學書,自此以為自己對物質以外的東西有種追求,甚至相信,你們可以為我指點迷津,告訴我,意義是甚麼。


肉眼( 不是牛扒 ),是我本來用以判別物質與非物質的依據。但我聽過「 世上一切都是物質 」;同時又聽過「 沒有物質,一切都是能量 」兩種說法。我隱隱知道它們是有分別的,但卻不懂明確指出。這就是康德說的二律背反?理性必然矛盾?我不亂說甚麼,只是在想,世界應該要有個更大的框架吧。


前面是熱情白羊,後面是靈巧雙子,夾在中間,你們盛產哲學家,腦袋裡永遠有個機械構圖,而我腦袋空空,怎麼能明白,怎麼能懂?所以我無意與你討論抽象命題,我想說的只是你──一個現實主義者,一個小心翼翼的人。


慢慢,我知道自己開始憎恨你,像我憎恨所謂哲學家性格一樣( 我說的是性格,請你別以為自己是愛智慧 〔philosophia〕的哲學家 )。 說穿了就是跟推論及確定真相相關──固執(不過你腦裡根本沒有「 固執 」 的概念,只有「 堅定/耐性 」) ,要用盡蠻力去追一個可靠基礎,一個有形世界──即虛假的安全感,那些物質,例如,枱頭要有 file 和紙。


——紙,包不住火

——真相裡有千百種謊言


謊言可從眼角辨析:你眼角始終夾著輕蔑目光,那上翹的嘴角,像打太多肉毒桿菌,皮笑,肉不笑,厚面皮,擘大眼講大話,沒有魚尾紋。假,彷彿某種形式的長期禁慾,但當中有快感。Freudian Slip,所有口誤都是潛意識的真實流露,你開始愈說愈振振有詞,一句大局為重之後,終於忍不住,忍不住在僵硬笑紋間滲出勝利微笑,像一道細縫自面具裂開,清脆而扣心弦。看著說這種話的人,一邊自大狂發作,一邊保護自己得近乎自虐,對人,已是一種情緒恐嚇。



我的瞳孔被迫一縮,想脫口,大叫,收聲,竟發現,自己的聲音真被滅掉。


一切歸根到底都是由愚蠢、幼稚的虛榮、甚至還往往是由幼稚的罪惡和毀滅欲所交織成的。 不過,the victor will never be asked if he told the truth。 由康德,我突然想到希特拉。 心中不住將悲憤化為力量,撞向一塊晃動的紅布,湧起一陣低溫,忿戾。


( 這,算不算一種無力,又,算不算一種暴力。)


三、


一隻猴子爬得愈高,牠的紅屁股就愈清楚,當牠回頭往下,望見圍觀的人都仰頸企望,展露笑臉,竟覺安心。


而後來我才發覺,虛偽的最高境界並非欺人,而是自欺。但牠已爬到上頂端,踩到上心口,連籠裡的鸚鵡也咬牙切齒嘎嘎叫:說謊,說謊。蘇格拉底不是說,未經反省的生命不值得活嗎?一場猴子戲。


可是,可悲的是,我們也像你,有些實話說不得。


小孩子總要給大人一點面子。是小丸子說的。而可能,其實,這就是你恃強凌弱的邏輯。 我想可以這樣相信,因為至少你肯這樣承認。


星相學說性格是天生的,然而說到底你還是「 人 」生的,人生而不平等,有人天生有特權。「 天堂已預留位置給我 」,你在天上,又在人間,香港地少人多, 我們無處容身,而你,這隻典型金牛,始終居高臨下。



文中出現過的巴爾扎克、康德、弗洛伊德、希特拉、蘇格拉底、小丸子,和「你」都是金牛座。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蘇苑姍

詩人、評論人,著有詩集《我這樣回答自己》。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引渡惡法】不如試試互相理解

時評 | by 葉一知 | 2019-06-14

自白00後

散文 | by 鳥人 | 2019-06-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