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普京音樂家被各國杯葛 古典音樂界聲援烏克蘭

報導 | by  黃思朗 | 2022-03-15

自從俄軍入侵烏克蘭以來,各國對俄羅斯的制裁行動愈加強烈,範圍之廣遍布不同界別,古典音樂界亦不例外,陸續有大型音樂機構加入杯葛俄羅斯的行列,來自世界各地的音樂家,亦對俄烏局勢相繼表態。這場持續蔓延的戰火,往後將如何影響俄國音樂文化的發展,同樣值得大眾關注。


詩、槍枝與向日葵︰戰火中的烏克蘭女性



歷史重演,以音樂傳遞和平


戰事當前,不少古典音樂家都就此發聲。著名大提琴演奏家馬友友,日前到華盛頓甘迺迪中心舉行演出前,獨自前赴俄羅斯駐美大使館,在豎立「Zelenskyy Way」的方向牌旁,站於大使館正門封鎖線前演奏,以行動表達對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的支持。


低調演奏的馬友友被途人認出後,友善表明身份,並解釋此舉目的,是因為他覺得「每個人都必須做些事」,故選擇以琴音傳達反戰訴求。自2006年以來,一直擔任聯合國和平使者(United Nations Messenger of Peace)的馬友友,在社交平台亦有轉發有關評論烏克蘭局勢的貼文,其中包括在Twitter轉發聯合國秘書長António Guterres的留言,要求俄羅斯總統普京和平解決當前危機。


另外一位備受古典音樂界關注的,是來自格魯吉亞小提琴家Lisa Batiashvili。基於自己國家與俄羅斯(前蘇聯)過往的歷史,她對烏克蘭當前的遭遇感同身受,更在社交媒體狠斥普京是戰犯。Lisa Batiashvili接受德國古典音樂電台《BR-KLASSIK》訪問時,坦言「一生都被這種對俄羅斯侵略的恐懼所困擾著」,談及俄烏當前局勢,即使自己身為格魯吉亞人,亦已在德國生活多年,但亦認為「不能不聲援其他國家,因為歷史正在烏克蘭重演」。



早於2014年,Lisa Batiashvili已表達對烏克蘭局勢的關切,同年她在與鹿特丹愛樂樂團(Rotterdam Philharmonic)合作的音樂會中,特意演奏烏克蘭作曲家Igor Loboda的《烏克蘭安魂曲》(Requiem for Ukraine),表達對俄羅斯政府及立場親普京的指揮家Valery Gergiev的不滿。在翌年的烏克蘭獨立日,Lisa Batiashvili也曾於基輔具有象徵意義的獨立廣場(Maidan)舉行音樂會,以示對烏克蘭人的支持與聲援。



各國杯葛俄羅斯,歌聲響徹敖德薩


在各國音樂家表達對俄羅斯侵略烏克蘭的關切同時,身在海外的親普京俄國音樂家也陸續被抵制,曾與全球不同頂級樂團合作的俄羅斯指揮家Valery Gergiev,最近被免除慕尼黑愛樂樂團(Munich Philharmonic)首席指揮的崗位,事件在古典音樂界也成熱話。



自從俄軍入侵烏克蘭後,與總統普京關係友好、2014年曾公開支持俄軍吞併克里米亞的Valery Gergiev,一直未有就侵略事件表態,致使紐約卡內基音樂廳(Carnegie Hall)取消他原訂今年五月的演出。及後慕尼黑市長曾以公開信的形式,要求他在限期前就俄軍侵略表明立場,卻依舊被他無視,最終慕尼黑愛樂樂團決定免除他的首席指揮之位,而自從1996年開始,每年都會以其名字舉行音樂節的「鹿特丹愛樂樂團」,亦隨之宣布終止與他的合作及指揮職務。


受其提攜,並曾於2014年索契冬奧開幕典禮獻唱的女高音Anna Netrebko,在俄烏戰爭爆發後,雖然宣布即時取消所有演出,並發聲明表示反對戰爭,但立場一向被指親普京的她,取態仍然被外界質疑,尤其她在2014年曾捐款100萬盧布(時值約14.8萬港元),給予烏克蘭親俄分子佔據地的歌劇院,此舉在當時已曾惹起爭議。是次聲言反戰的Anna Netrebko,亦未選擇與總統普京「割蓆」,只稱自己並非政治專家,同時亦作不點名批評,認為藝術家以至任何一個人,都不應被強逼表達個人政治立場。



烏克蘭危機與人類歷史的方向



然而,俄羅斯仍有近兩萬名文化工作者發表公開聯署信,要求政府停戰並撤軍烏克蘭,否則將令國家過去三十年來的文化基石危在旦夕,也勢必重創俄羅斯文化藝術在國內國外的影響力。對於俄軍侵略烏克蘭的行為,俄羅斯鋼琴家Evgeny Kissin,亦有予以譴責,並將此形容為「不義之戰」,發動戰爭的人終將受到歷史審判。另一位鋼琴家Alexander Melnikov對俄國政府的行為,同樣感到蒙羞,也對自己身為俄羅斯人感到愧疚。現任捷克愛樂樂團(Czech Philharmonic)音樂總監的俄國指揮Semyon Bychkov,則發表聲明反對戰爭,認為「繼續保持沉默是對普世價值的背叛」,拒絕對俄軍侵略視而不見。


另外,與俄國政權關係千絲萬縷的芭蕾舞團,同樣受到各國抵制。英國皇家歌劇院(Royal Opera House),宣布取消莫斯科大劇院芭蕾舞團(Bolshoi Ballet)的駐場計劃,原訂在今年暑假演出的二十一場演出全數取消;莫斯科皇家芭蕾舞團(Royal Moscow Ballet)在愛爾蘭都柏林的《天鵝湖》演出,同樣亦遭取消。雖然莫斯科皇家芭蕾舞團在演出被取消後發表聲明,表示舞團不受俄羅斯政府資助,亦強調舞團成員包含各國舞者,當中包括俄羅斯與烏克蘭人,演出不帶任何政治訊息,但始終沒能改變有關機構的決定。




隨著俄烏局勢的變化,不少大型音樂機構加入杯葛俄羅斯的行列,例如美國大都會歌劇院(Metropolitan Opera House)宣布不與支持普京的藝術家和機構合作,就連俄國音樂家的經典作品亦受牽連,像克羅地亞的薩格勒布愛樂管弦樂團(Zagreb Philharmonic Orchestra),就因應俄羅斯侵略烏克蘭的事件,在上月其中一場演出作臨時改動,取消演奏俄國作曲家柴可夫斯基的作品


面對俄軍入侵,歷史名城敖德薩(Odessa),卻傳來陣陣振奮人心的歌聲。據《路透社》報導,在敖德薩的歌劇與芭蕾舞劇院門前,幾名身穿制服的海軍音樂家,即興演奏烏克蘭國歌,以及美國黑人歌手Bobby McFerrin在1988年推出的歌曲〈Don’t Worry, Be Happy!〉,樂聲響徹這個烏克蘭黑海的主要港口城市。




敖德薩愛樂樂團(Odessa Philharmonic)亦應當地公司要求,舉行了俄軍侵略以來的首場演出。樂團總監Galyna Zitser表示,縱然看到新聞報導,得知士兵命喪戰場,也會對此感到害怕,但他們此刻仍然在為總統澤連斯基以及烏克蘭軍隊祈禱,並誓言「此前我們沒有把敖德薩交給希特拉,現在我們也不會向任何人投降。」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黃思朗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寫信師張愛玲

散文 | by 邁克 | 2022-12-01

已讀即回:不信則無!信則有Live!

已讀不回 | by 無定向會客室 | 2022-11-26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安妮.艾諾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2-11-25

《西線無戰事》:你以為戰爭是什麼

影評 | by Sir. 春風燒 | 2022-11-22

香港二○二○

詩歌 | by 蔡琳森 | 2022-1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