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路山旮旯》:港男和香港的成長課

影評 | by  謝愷忻 | 2022-08-15

小品製作《緣路山旮旯》放映後備受討論,並陸續加院加場,讓更多觀眾無需跨區或於「山旮旯」時間觀賞。《緣路山旮旯》除為愛情小品、見證男生在自我和感情的成長外,當中就各「山旮旯」地點的刻劃不僅只能以一句「#香港真係好靚」匆匆點題,而能帶出對香港社區和文化產業發展的反思。以下筆者嘗試淺談劇情,和討論各「山旮旯」與香港文化的發展。


港男的遠距愛情速成班:茫茫人海尋找自我

電影中岑珈其飾演的男主角阿厚在茶果嶺成長、聖言讀書、觀塘就業,從小就一直留在九龍東;只有一次戀愛經驗、對男女關係不明所以的他,先後與五位女生相處。女角們的居住環境、性格、愛情觀大相逕庭,但同樣均住於香港島外、香港各「山旮旯」地區。電影可大致分為五「站」,在每站中與不同女生的相處和影響,讓他逐漸學會主動追求自己的喜好,及離開自己的舒適圈和回憶的迴圈。導演曾於放映會中指出他有意涵蓋不同的房屋種類,以突顯女角們鮮明的性格,如表現好強的Mena(梁雍婷飾演)居於自購大澳居屋龍軒苑,帶出男女二人家庭觀的差異、爽朗又歸於平淡的咩姐(余香凝飾演)與家人住在私隱度極高的澄碧邨(同樣未知是否私隱度問題,片中主角未有登上澄碧邨拍攝),距離之遠加強了阿厚勇於跳出既有框架的決心。縱然因篇幅所限,各段著墨深淺不一,但導演的選址和角色的設置讓阿厚在各式女生身上均上了一課:在沙頭角和鹿頸學會錯過、在下白泥學會追求、在大澳學會灑脫、在梅子林和澄碧邨學會順從內心作真正的選擇,見證着阿厚在男女、父子關係間的成長。在每趟獨處車程與難得「山旮旯」旅途中,阿厚不僅能駕馭屬於自己的方向盤,更借每段經歷、每個特別且美麗的環境,釐清自己的想法,開出一條回憶以外、寡言之外的人生路。


香港「山旮旯」的發展分岔路:香港地景和文化的關注

梅子林及蛤塘兩條「慶春約」客家村落是香港首個以高地森林、保育自然與文化景觀為目標的自然保育管理協議項目,除如片中提及有藝術家及其作品進駐增添社區活力和吸引旅客外,亦嘗試開墾梯田復耕、成為新營地;在北區放映會中導演曾感謝梅子林曾村長接受及支持新事物,而曾村長曾在訪問中亦提及希望梅子林及蛤塘能變得宜居又宜遊,作可持續發展。由此可見,以人為本的保育能同時平衡保舊和創新的需求,讓社區更生活化、被需要之餘,亦能保留其文化和環境特色,以繼續承載香港的歷史和美麗。


【無形・共赴青山】隱山 In situ



然而片中各個「山旮旯」於現實中命途各異:片中阿厚曾提及其長大的茶果嶺村即將清拆、現實中2019年的《施政報告》提出清拆此市區舊村,並計劃於原址發展以公營房屋為主的新社區,電影中「茶果嶺三劍俠」等人經常到訪的冰室連同高嶺土礦場遺蹟等歷史社區地景將不獲保留、天后廟和羅氏大屋兩座三級歷史建築亦未知何去何從,鄰里關係、社區脈絡亦恐怕隨清拆各散東西,地方歷史似乎難以保存。同為「山旮旯」,但在發展目標不一下,各香港地景卻有截然不同的決定和下場,牽連居民和遊人的回憶和社區的發展經歷。在精心設計的鏡頭和調度下,電影拍下了各「山旮旯」的美景和特色,觀眾如隨行遊走各點體會其建築和美學特色;疫情下港人未能外遊,本地遊需求日熾、旅遊點逐漸開放,如沙頭角於本年六月起逐步開放旅行團,筆者希望能借此電影增加更多人關注「山旮旯」的興趣、甚至到訪的腳骨力,在戲院以外親身體驗香港之美,同時增加對香港地景和社區歷史的認識、保育的認識和需求,別讓建築和社區淪為被消失的口述歷史、只能在影像中復見,而是能夠作為文化載體,與生活文化、傳統習慣互相融合作永續保育。


記錄地景外,本片亦加入了不少文化產物,如貫穿全片的「外賣仔」由崔氏兄弟主理的文化研究項目「奶茶通俗學」而生,當中插科打諢的過場和突如其來以緩和氣氛的對白確實惹人發笑;而全片亦用了多首本地獨立音樂人如光頭幫TomFatKi、Mansonvibes(在片中亦客串自己)等的作品以配合及促進劇情發展,引起不少觀眾共鳴,並讓其作品能進入大眾視線。在社區發展的巨輪大力滾動之際,除感嘆相逢恨晚外,何不也從現在起發掘周遭出色且有特色的香港文化產物,支持他們的作品和想法,發現香港文化的多元魅力?


〈無可救藥的浪漫〉MV詮釋:若生命是戀人,我當為愛而生



小結

作為新導演採用年輕演員的小品電影,沒有驚天動地的電腦特效,但在對白、鏡頭中有頗為濃厚的香港感情;誠然在一百分鐘內不乏尚待刻劃或改善之處,但若然能有更多人支持此齣電影和相關文化產業,甚至香港各地的社區故事,拾級而上,讓香港文化、地景不再「山旮旯」,而能進入公眾視線,承接香港真實的多元面貌。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謝愷忻

介乎文學、語言學、教育學、人類學的學徒。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三宅一生悼念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2-09-30

著名設計師三宅一生逝世

報導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2-09-22

吟鞭東指悼高達

散文 | by 朗天 | 2022-09-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