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舞台劇《時光》——劇場裡的皇帝炒飯

劇評 | by  新八 | 2021-06-11

6月4日,氣氛肅殺。各界如臨大敵,有人在提防一件不想提起,甚至希望不准提起的往事。同時在文化中心劇場內,亦正上演一齣關於追憶往事的戲劇— 進劇場《時光》。



本地一流陣容演繹戲劇大師作品

哈洛.品特(Harold Pinter)的劇本,潘惠森執導,陳麗珠、鄭綺釵、劉守正主演,而進劇場亦是香港其中一個資深而且重要的劇團。所以這次演出《時光》實在叫人期待。

然而這個期待並沒有變成相應的滿足。


訪舞台劇《時光》導演潘惠森——捕捉靜默真意,不被文字的枷鎖綑綁



完場後的十萬個為什麼

步出劇場,滿腹疑惑。疑惑不是來自於觀看了一齣艱深的戲劇後帶來的思考。而是一些非常非常基本,基本得不需要對戲劇有任何認識,也會疑惑的問題。

首先是選擇演員的問題。劇中提到角色年齡大概是四十多歲,但是兩位女演員的外型上並未能呈現這一點。


 


從劇照中可以看到,鄭綺釵年約五十,而陳麗珠看來更像六十歲上下。明顯和劇中提及的年齡有不少的差距。

反觀劉守正,則是三十五至四十歲之間。

在外觀上存在著如此大的差距,確實會影響觀劇時的投入程度。

考慮到這個戲是進劇場的作品,我們以陳麗珠為中心,也許未能降低外觀年齡至四十歲左右,那倒不如提高。但如此一來劉守正就並不是一個適合的人選。因為之於陳麗珠,劉守正實在太過年青。

但是《時光》這個劇本有非常多長台詞。找來擅長處理台詞的劉守正,其實是一個很好的選擇。劉守正處理台詞的長處在於,節奏的掌握以及咬字均十分清晰。相較之下,陳麗珠說話多年來都存在著咬字不清的問題。在網上找一條關於陳麗珠的說話片段,亦可聽得出來。不知道是陳麗珠從來沒發現這問題或認為不是問題。但咬字對於一個演員,特別是沒有後期製作幫助的舞台劇演員,是一門非常重要的基本功,實在不應該忽略。


時光中的牧場物語



劇中的佈景設計亦令人感到奇怪。從劇照中可以看到,高高的窗口,長長的梯子,用來營造地下室一般的困局感覺。但那些乾草堆的意義何在?這些乾草堆通常放置在牧場用來餵馬的。也許是想用這些乾草堆來表現這裡是人跡罕至的郊外。劇中人亦會躺在草堆上,即是它們是實際存在於這屋內,難道他們把馬養了在屋內嗎?也許吧。重要嗎?不重要。能夠幫助劇本嗎?並沒有。因為文本內一早提及過,這裡是只有二人居住的郊外地方,不需要觀眾運用想像力也能接收到的資訊。

最後由張嘉瑩飾演的小孩,先不論導演加插這個角色的意義。那個小孩騎一架兒童三輪車在家中遊走,然而張嘉瑩的身形並不小孩,處理三輪車看來有點辛苦,作為觀眾的我不禁問一句,何苦呢?

以上提及的全都稱不上是致命問題。但種種沙石加起來,絕對會影響觀感。從宣傳和訪問關於此劇的著眼點,都是比較深入的探討。但在此之前不是應做好一些最基本的處理嗎?正如《食神》中的皇帝炒飯,不論賣相如何金壁輝煌,用料如何上乘,最基本的還是:「要用隔夜飯炒呀。」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新八

存在感只有眼鏡。

熱門文章

小野盧鎮業講《濁水漂流》

影評 | by 盧鎮業 | 2021-06-06

編輯推介

《浪跡天地》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