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形・每次冥王星靠近的時分】冥王星筆記

散文 | by  鄧小樺 | 2023-05-17

1.

回到香港後,A很想約個飯聚,在我那緊密到出奇的時間表中見縫插針,匆匆約到次日晚飯。那天我在餐廳裡八點開始坐,到九點半A哭著打來,說她昨日臨睡前吃了安眠藥,想睡好一點在下班後好好見我,但到意識清醒時窗外已天黑,是晚上八點半,整整有近二十四小時失去意識。最吃驚的是,公司同事說她當日有上班,只是看來迷迷糊糊。


我當然擔心A是發病了。她兼有精神病歷與離魂經驗。找來一些求助渠道後,A表示之後再沒有發生這樣的事。但她也一直想不起那天究竟發生過什麼事。


那是2023年3月23日晚上,冥王星將要從摩羯座移動到水瓶座的時刻。


2.

我有時喜歡科學知識,因為不懂得,所以看來像有詩或小說般的隱喻及聯想性質。而這在天文學上也有歷史認可的淵源。冥王星以希臘羅馬神話中的死神、冥界之王普路同(Pluto)命名,從此染上一種神秘的氣質。占星學應該很歡迎冥王星的出現,不過占星界沒有人提起過,這個命名其實是由一個十一歲的英國女孩威妮夏.伯尼所提出,在數千個公眾提案中獲選通過。


在直接圍繞太陽運行的天體中,冥王星體積排名第九,質量排名第十。冥王星1930年被發現,當時被視為九大行星之一,曾引起哄動與許多想像,擁有大量與之相關的小說。


因為遙遠,探測冥王星以前是很困難的,所以也會讓人覺得冥王星很神秘。冥王星給人的感覺很巨大,但它其實蠻小的,僅有地球質量的五分之一、月球質量的六分之一、月球體積的三分之一。冥王星很冷,表面溫度是零下230度,星球表面有冰火山與數千公尺的山脈,而地底下可能有由半融化水冰而成的海洋,所以在冰封的表面下,地底可能存在熱源。陽光抵達冥王星需要5.5小時,所以想像中它也是很暗的,配合了冥王星的人設。


冥王星是緩慢的,它繞行太陽一週需要248地球年,超越地球人生命限度太多——等它圍太陽走過一圈,人類可能已經被AI毀滅了。冥王星軌道與太陽系內其他的行星軌道有極大的不同:太陽系內其他行星軌道接近圓形、靠近黃道面;冥王星軌道高度傾斜、是高度偏心的橢圓軌道,即是它有時會離太陽比較近,更多時會比較遠。換言之,冥王星有自己的軌跡,與其它太陽系行星不一樣。


而冥王星還有一種身份的含混,妾身未明的狀態。因為它太小了。2005年發現鬩神星的質量比冥王星還多出27%,於是2006年國際天文聯會不再把冥王星視為行星,而視之為矮行星——真的是矮了一截。本身,發現冥王星就是一個偶然,早年天文學家發現天王星和海王星的會受到行星干擾,努力想要找出這位干擾者,於是找到了冥王星。但其實海王星與冥王星的軌道雖然相交,卻並不會造成干擾。這個夙世的相遇、謎題的解開,原來是個錯認。


於是冥王星現在是被除名了,不再是九大行星之一。太陽系現在只有八大行星。怎麼好像覺得,像是一個羞澀冷淡的人,有著自己的軌跡偏離人群,終於在離中心較遠的時候,被摒出了圈子之外,如同放逐,或象徵性死亡。


3.

冥王星在九大行星中被除名這件事,占星界不知如何回應?我看占星界是很難放棄冥王星的,它在占星學上有很獨特的意義,神秘得非常清晰。從冥王星被發現後,它便取代火星成為天蠍座的守護星,與天蠍的神秘、深刻、愛恨交纏性格同構,關聯宮位是第八宮,掌管死亡與醫治、性與陰暗面、偏財賭博以至遺產。火星是戰鬥,而冥王星象徵權力,一表一裡氣質相差甚大。冥王星指向深潛,冥王星被發現的1930年代,佛洛伊德提出了潛意識理論,納粹也是當時浮出水面,占星學認為這都是人的深層魔性從底層浮上水面,呼應著冥王星的發現。


對冥王星的分析,我看過最好的是《占星.業力與轉化》一書,作者是占星師史蒂芬.阿若優,譯者是胡因夢。書中主要談幾顆常被視為不祥的行星:土星、天王、海王、冥王,而重點是觀念上,此書一再推動我們把所面對的困難視為生命的成長功課,重點不止在「如何解決面前的困難」,而是「經歷後我們會得到什麼」——因此代表災變不祥的行星,只是助你完成生命功課、提升到更高層次的推動力。


書中說冥王星的課題就是「重生」。你大概也能讀出前面沒說出來那個詞其實是「毀滅」。冥王星的確代表不可捉摸的危機、毀滅性的打擊、壓制與欺凌,這是簡易占星網頁也會說的,阿若優則是罕見地強調冥王星「重生」的一面。就像天蠍座,經歷打擊都不會那麼容易死掉,有極強大的生命力,冥王也不會單單帶來死亡的窒息,而是指向未來重生的新面貌。


只是需要勇氣面對。冥王星的座落宮位、相位、推進,都指向心靈深層中必須被清除的業力與堆積,阿若優引榮格的話形容之為「地底的力量」。在外此亦指向權力與陰謀,操控與被操控之間的角力及翻轉。再淺化一點是與握有權力者的關係緊密。


書中學來另一冥王星的關鍵詞是,醫治。將冥王星與危機、死亡、深層等面向連結的強大能量,轉移到醫治方面,是最直接的一種轉化。我在腦中留下的想像是,如果冥王由負轉正,重生之開始,必定有什麼被醫治了,治療在發生。


【無形・每次冥王星靠近的時分】前置詞:冥王星的毀滅與重生


4.

B的冥王在一宮,這通常被視為自我的成長受到強大壓力,無法展現;他也必須要強制地聆聽別人的看法來了解自我,但他其實又並不相信別人。而B看來完全沒有這些問題。


B告訴我,他小學時本有妥瑞症,身體和面部肌肉會不由自主地抽動,於是便被同學欺凌,會扮他抽動的樣子來嘲笑他。有一次,幾個同學又扮著他抽動的樣子迎面而來,B當時極度憤怒,在憤怒去到極高點時,他的妥瑞症突然好了,以後都沒再出現症狀。


這便是一個典型冥王星式的治癒故事嗎?B是經歷了這些之後,以一個很擅長展現自己的樣態來到我面前。為此我感到由衷地快樂。


5.

我冥王星在三宮,我以前以為這意味著我單靠言詞就讓人有死亡的威脅感。D曾經說被我言辭傷害,並因我給他壓力而無法一起生活。我知我有時只是正常呼吸心跳,就會讓人有壓力。有些人把我視為眼中釘欲除之而後快,起因都不過因為我說了些話,且只是用嚴苛的措辭說了些合理的話。


而阿若優說,冥王三宮是顯示此人在攸關溝通的種種事宜上有過度周密的傾向,因為很想確保自己的意思被清楚地傳達——這有時又顯得急躁。不過這也可能轉化成深度溝通上的創造性,及各種形式的研究之天份。這個形容在冥王落入十二宮的分析中算是很輕鬆的一則了。這彷彿描述著我大學時見過的中文系教授,還有文學評論者。別人眼中好像要置人於死地的言辭犀利,不過是某些群態的平均值。我感到被理解的撫慰。


後來我把跟同事或後輩的溝通,都當成某種醫治來處理。完全用直覺,開的藥方儘量簡短、精準、深奧,穿越表象。說出時我會有點出神狀態。我的能力始終在於分析——分析可以切中痛處,也可以帶來被理解的撫慰。


只是醫治D的時機已經過去了。


6.

2008年11月,北京奧運之後三個月,冥王星開始長期停留在摩羯座。從2017年底它與同樣進入摩羯座的土星合相至2020年3月。這段期間當我感受到權力微控或強制壓迫時,我常常想到這個冥土摩羯合相,覺得呼吸困難,祈禱它快點過去。


2023年3月23日冥王星移動,到達象徵科技、反叛、大眾的水瓶座。馬上就出現ChatGPT,所謂AI元年,實在清晰到無需解釋,未來權力宰制在科技,以及網絡人眾,由網絡大數據運算出來的AI。冥王星會在6月11日逆行回摩羯座六個月,傳統權力會出現反撲,但在年底,就會回到水瓶座停留二十年。文明會進入不可逆轉的階段。


7.

在這次冥王星移動之後,它將進入我的十二宮。美麗的E常常游說我保持KOL的型態,但她不知道,這是一個關於靈性與退隱的宮位。關於退居幕後。讀《隱形的奧義》,裡面說女性某個時候就會覺得自己不再適宜被大眾看到,這大概是普遍的。想到出鏡、表演、公眾發言等等都將逐漸離我遠去,我有一點點不安,但迅速被舒緩與慶幸的感覺蓋過。


到2043年,冥王星將移動到雙魚座,即我的命宮。到那個年紀,死亡與治療可能會成為十分踏實的問題吧。大概我未必可以看到冥王星離開雙魚座了。我學習命理常常停留於皮毛階段,因為喜歡些許神秘與開蒙之間帶來的想像,但一直未夠修養面對參透命運的壓力。或者當時間增長,同時失去一些東西之後,我可以完成這個修養的功課。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鄧小樺

詩人、作家、文化評論人。香港文學館總策展人、《文學放得開》主持。著有詩集、散文集、訪問集。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蒼鷺與少年》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4-02-22

【教育侏羅紀】校舍

教育侏羅紀 | by 孔銘隆 | 2024-02-20

火車

散文 | by 蘇苑姍 | 2024-0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