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佬訊專欄】什麼是香港文學?

專欄 | by  佬訊 | 2020-06-26

佬編有一個嗜好,就是閒來收藏一些絕版文學書,而當朋友問起通常儲開咩書,最標準的答案就是香港文學。

日常溝通來說,這個答案已經是good enough,但每當夜闌人靜的時候,這個答案往往令佬編感到臉紅心跳。因為我根本不知道什麼樣的文學,才算是香港的文學。

你或許可以說,在香港出版、由香港人所寫,取材自本地經驗的作品,自然就是香港文學。但如果真的有下功夫鑽研的話,會發現這個定義,是與「建設民主中國」level一樣的FF說話。

九十後港台開咪介紹文學團體 「香港文學十三邀」:希望帶來更多想像與認知


因為有很多香港文學作品,並不一定是在香港出版的。例如董啟章先生和陳浩基先生,他們的著作有不少就是在台灣先出版的。掉返轉,香港多年來一直出版許多在中國被禁的文學作品,保留了文學的傳承香火,主流判斷這些書不算是香港文學,但佬編卻很喜歡買。因為對我而言,這些書是香港文學,之所以成為香港文學的其中一個重要因素。

而有很多寫香港的作品,其實是由外來者所寫的。被譽為「香港學」開山之作,50年代由作家葉靈鳳所著的《香港方物志》,香港出版,寫的是本地方物風俗,十分有收藏價值。但葉靈鳳卻被稱為「南來文人」,歷史上定位似乎大多是歸類為民國作家。近年的,有一本寫香港郊野行山情趣的《四分之三的香港》,清新可喜,卻是由台灣作家劉克襄所寫的。如果要香港人寫的才算香港文學,那這兩本好書應該不入流。

【香港人在台灣】行行企企蕩失路——記台文館「追憶我城──香港文學年華」特展


講開外來,也有不少取材自本地經驗,寫給香港人讀的作品,是用英文寫的。例如法律界泰斗、李柱銘恩人余叔韶,寫過的一本回憶錄《雪廠街九號的故事》,就是用英文成書,及後才翻譯成中文的。(題外話,佬編會留意到這本有趣的回憶錄,還得感謝十一哥。雪廠街的影響力,實在大到令人淚灑當場,哭o能咗。)至於那些長年在本地英語傳媒筆耕的褚簡寧、Nury Vitachi等,他們的作品也應該算是香港文學嗎?用英文寫成的香港文學,對不少人來說可能是新鮮的衝擊。

於是乎,佬編就在這種知與未知之間,繼續儲我的香港文學。或許,香港文學並不能被定義。或許,香港文學並不需要以「香港」來定義。混雜而遊移,是腳下這片水土的魅力所在,也是香港這個地方神奇而偉大的原因。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佬訊

讓lifestyle回歸生活,願諸君優雅地佬去。

熱門文章

喬治.奧威爾與《新聞守護者》

其他 | by 蕭雲 | 2020-10-13

編輯推介

《新聞守護者》的饑餓演練

影評 | by 葉嘉詠 | 2020-10-19

喬治.奧威爾與《新聞守護者》

其他 | by 蕭雲 | 2020-10-13

李智良就是這麼annoying

書評 | by Melody Chan | 2020-1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