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回顧】不要核酸要閱讀!虛詞年度熱點文章 & 編輯部精選

現象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2-12-31

2022年疫情繼續肆虐,在與病毒共存的浪潮後,世界各國開始通關,社會經濟開始復常,戲院、劇場等藝文場地陸續解封,香港電影出現小陽春,民間亦復辦演唱會、音樂節,掀起全城撲飛潮。而本年度虛詞十大是粵語流行歌的天下,八篇都與歌有關,詞人小克更有四篇文章上榜,為了介紹更多水平出色的文章,今屆十大特別歡迎第十一、十二位上榜,包括莊梅岩《最後禮物》及林家謙的〈某種老朋友〉,未知今次十大文章有沒有你的心水呢?


虛詞 2022 年度文章



鄧小永遠面對目前之選


最壞時代開一扇窗,別放棄僅有的善良——訪《窄路微塵》導演林森(文:蘇麗真)


在編排約稿時,編輯不約而同說擔心《窄路微塵》捱不過一週,「文要快出!」這很諷刺,明明在我的同溫層不斷看到好評,但電影的票房卻如此慘淡⋯⋯這篇訪問既有SOUND-BITE(「時代可能好閪,但不代表你要做個閪人」),又講到電影的美學,並且寫出我所認識的巨蟹座林森的溫柔一面,確實是很感動的。記者蘇麗真回歸力作,見到她ON-TRACK,我就安心了(雀媽媽的心境)。


文字定價的歷史觀察(文:孔德維)


十月有一樁不大不小的稿費論爭,本人不幸是主角之一,食開花生的文友孔德維博士見戰況而主動獻文一篇,殊為罕見。文章有許多有趣的文人稿費史故事,助我們拉闊視野,用更宏觀與更大的耐性去進行稿費的改革。再補充是鄙人與偉棠已經和好,朋友們不用擔心,搞事者可以休息。



思朗膜拜大師之選


「節點斷開效應」續篇——以《世界真細小》為例,為詞意黃霑寧願……(文:黃志華)


「世界真細小」這首經典兒歌,大概每個香港人都有聽過,但卻沒多少能像音樂評論人黃志華般,由淺入深,透過黃霑填寫的這份歌詞,詳細談及粵語歌協音理論的普及文字,且認真非常,圖文並茂,延續首篇有關「節點斷開效應」的文章,再談自己研究粵語歌的協音理論時,這種基於某種原因所產生的一項奇特協音現象,無論閣下是否填過詞,或對發音是否有所研究,只要是對廣東歌有興趣的話,相信看畢此文同樣也會有所得著。



【無形.在水中央】寫小說是沙上乩占、園裏做農──專訪小說家甘耀明《成為真正的人》(文:崔舜華)


如何才能說出一個好故事,看崔舜華專訪小說家甘耀明,或多或少能為讀者帶來某些啟發。優秀作品屢獲大獎,但甘耀明的看法是,寫作不一定非要正襟危坐不可,寫得快樂最重要,如他所說,「寫作是為了初衷而存在的實踐」,是種日常的修行,是生命的安身之所。讀到這篇訪問文章之際,剛好迎來甘耀明來港出席「紅樓夢獎」頒獎典禮的日子,現場目睹這位大師的風采,聽他在台上分享得獎感言,典禮後再與嘉賓暢談文學創作之旅,彷彿像是閱讀這篇訪問後的一點延伸。




麗真痛定思痛之選


【2022諾貝爾文學獎】書寫是死與生的創造──安妮.艾諾《Happening》(文:黃柏熹)


讀黃柏熹寫今屆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安妮.艾諾(Annie Ernaux)一場身體與文字的探索:「重探過去必須是一趟以生命為載體的冒險,妳底賴以存在的根本,它要經得起痛和徹底翻轉的可能。」一切的創傷書寫都是可敬的,因為在字裡行間的記憶往往不堪回首,但寫作往往是展開療癒通往自我肯定這條路徑上的重要一站,向父權法規和道德批判迎擊需要極大勇氣,她寫,不是為了迎合任何故事結構或外在目光,而是「不得不寫」。我寫故我在,那是一種生命的書寫,將整個身體交托出去,重新創造、重新講述,是令自由得以實現的物質條件。可幸這個年頭我們還能讀書,從中感受他人的自我,與苦難共生,在創作裡將傷痛轉化成前行的力量。



一封利是三個六:Novel Fergus〈江湖〉記載香港另類歷史(文:紫翹)


新一代說唱詩人 Novel Fergus 年底推出新碟《梟》,紫翹挑選點題作品〈江湖〉寫評,作品以電影《黑社會》配樂及粵曲女聲入曲,為香港黑社會的各種寫實日常按下快門,其中見不得光的他們以江湖隱語溝通,令人想起在亂世中生存你我總要學識靈活走位。新歌大玩中樂粵劇編曲,曲末的旦喉令人想起《黑社會》拜入洪門,起初也有反清復明之志,後來被金錢招安,誓詞早被架空,這首歌記載中的江湖好比哈維爾筆下的平行邦國、平行社會,有著一套引人入勝的秘密語言,「文化締造我/我締造文化/植根於地下」,在官方河蟹版歷史以外,地下永遠有更多創作養份,等待更多知音來拾遺。




紅眼非一般學嘢之選


【佬訊專欄】點樣寫文?(文:佬訊)


一直都是佬訊的忠實讀者,特別是在「虛詞」的專欄,每篇都有拜讀。自己平常偶然也寫一些影評或散文,有時沒多大靈感,被人催稿,又不想混字數騙稿費,想來想去都下不了筆,寫了又覺得不滿意。定期寫專欄已困難,佬訊這篇居然是在專欄教人如何寫專欄,如當頭棒喝,獲益良多,幾百字就學到嘢,實在佩服。



從作者到作品——姜濤的光速演化​​(作者:董啟章)


在2022年的上半年,「虛詞」投稿佔一半都與男團Mirror有關,連董啟章都自認是姜糖,撰文談論其人其歌,更以「光速演化」形容這一位樂壇新人王,甚至改寫了偶像的定義。惟下半年關於Mirror的投稿文章不多了,重讀數個月前的這篇文章,更覺得夕拾朝花,世事演變太快。


【2022・回顧】張婉雯、姚慶萬、阿果——給2023的十首歌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白鶴亮翅

散文 | by 曾詠聰 | 2024-05-28

【虛詞・◯】一對母子

散文 | by 廖子豐 | 2024-05-26

《喧嘩的碎片》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4-05-26

【虛詞・◯】三維福音

詩歌 | by 石音 | 2024-05-24

見山還是山

散文 | by 善喻 | 2024-05-22

抱抱良音

散文 | by 黎哲舜 | 2024-05-21

【虛詞・◯】懸浮的空心

小說 | by 李曼旎 | 2024-05-18

【佬訊專欄】爆檸

專欄 | by 佬訊 | 2024-05-05

【無形.同病相連】太空漫遊

詩歌 | by 陳康濤 | 2024-0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