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節點斷開效應」續篇——以《世界真細小》為例,為詞意黃霑寧願……

其他 | by  黃志華 | 2022-04-14

日前獲「虛詞」編輯部採用的蕪文「節點斷開效應」,張貼後見到是有一點反應。感到談粵語歌協音理論的普及文字,大家似乎都有點興趣閱讀,故此再接再厲,續寫了這篇。


上次的蕪文「節點斷開效應」,曾以一句《世界真細小》的歌詞作例子,今回索性就全以《世界真細小》中的歌詞為例,介紹若干粵語歌協音方面的現象或知識。


《世界真細小》這闋歌曲,筆者十多年前便曾在《信報》的「詞說詞話」專欄內談過,文中曾寫道:


黃霑厲害之處是很多時都頗貼近原來英文歌詞的意思……原來的副歌歌詞,就只是不斷重複的……反而粵語詞還多些變化……豈止是寫兒歌那樣簡單,還在示範怎樣把英文歌詞力求信雅達地譯為粵語詞!

────原文見「兒歌經典四十年」(《信報》2015年3月2日)



要是單單從協音技藝的角度審視《世界真細小》,也有很值得談之處。又由於這首歌大家都非常熟悉,藉着它來介紹若干協音知識,大家應該會較易看入腦或有所得着。


何妨先問一問各位網友:《世界真細小》,是首填得幾啱音的兒歌吧?相信答案都會是:是的!對的!


不過,在此要先花二三百字為讀者介紹粵語字音方面一項最基本的知識,那麼大家就應該可以無障礙地讀懂接下去的文字內容。


《保育黃霑》小輯



音高分四層及外張性質


各位都知粵語有九聲,甚至有所謂第十聲第十一聲!但無論是有九聲還是有十一聲,在入樂時,其實都只是在乎字音的音高,而當依字音的音高分類,基本上只需分四個層級就足夠了。為了方便研究,現在一般把這四個音高層級各選出一個代表字,由低至高列出來乃是「○」、「二」、「四」、「三」。這四個代表字,有個學術一點的名稱叫作「類音階」,即是有音樂上的音階的某些性質,卻又絕對不等同於音樂上的音階。比如說,類音階有「外張內斂」的性質,其中「外張」是指「○」和「三」這兩個類音階,前者屬最低音,它的字音可以無限向下移低而不易拗音;後者屬最高音,它的字音可以無限向上移高而不易拗音。下文之中,我們是會接觸得到「○」和「三」這兩個類音階的「外張」性質。當然,這樣的「外張」性質,音樂上的音階是不會有的!


世界真細小協音分析



現在我們來看看上面那幅「《世界真細小》幾個歌詞片段之協音分析」圖,第一眼見到它,如感眼花撩亂,是正常的,但不必害怕,且讓筆者慢慢地為大家導航導賞。



為詞意 寧願有倒字或改樂音


先看看圖中兩個藍圈內的情況。右邊位置稍上的那個藍圈,是改樂音來遷就詞意,這個樂句的樂音乃是do’ ti la so so,但黃霑為了填得到「用愛造長橋」,事急馬行田,只好把頭兩個樂音的次序顛倒一下。這樣改動,不知有沒有請示過原曲作者,然而這個樂句在歌中唱了多次,偶爾一次樂音稍有改動,聽來是完全不覺的,惟有像筆者這類人,細究每一個字與每一個樂音的變化,才發現出來。


左下方那個藍圈,以「地球」填樂音mi fa,肯定會拗音,字音應會唱成「地扣」。很明顯,如果棄用「地球」而改換別的詞語,詞意將大大變異,黃霑是寧願唱成「地扣」都不想改換別的字詞。不過,聽眾對於意思不會變得很錯的倒字,往往能於腦內自行修正,就像這處,聽入耳的「地扣」會自動更正為「地球」。


以上兩個例子,黃霑是很好地示範了填詞時怎樣以詞意為重,寧願犧牲協音效果,必要時甚至改動樂音以求想用的字用得到。



一個樂句不止一種類音階填法


上圖內,借仗類音階那種類似拍X光照片的功能,是可以很方便很快捷看到,有些樂句的類音階填法是不止一種,而這項事實,是大大違逆一般人的直覺──以為一個樂句只會有一種啱音填法。


比如第一個小樂句mi fa so mi’ do’,其所填的兩個字句

人人常歡笑(○○○三四)

夜裏群星照(二四○三四)

它的類音階明顯不是全部相同,是有差異的。


又如第二個小樂句re’ do’ do’ ti ti,其所填的三個字句

不要眼淚掉(三四四二二)

心裏不傷焦(三四三三三)

紛爭不應當(三三三三三)

這三個五字句的類音階,兩兩有或多或少的差異,我們應該視為是三種不同的類音階填法。


依此類推,圖中第三個小樂句re mi fa re’ ti,顯示了三種不同的類音階填法;第四個小樂句do’ ti la so so顯示了兩種不同的類音階填法。


一個樂句常常有不止一種類音階填法,這項事實,是有助說明粵語字音入樂,不是一般人想像中那樣非常缺乏彈性,相反,彈性是甚大的!



一逗生一宇宙 斷點帶來自由


現在來看看圖中五個綠色小三角,它們是用來標示運用了「節點斷開效應」的地方。讀者如尚未看過筆者日前發表在「虛詞」的蕪文「節點斷開效應」,那是需要補看一下才會明白本段文字在說甚麼。


【虛詞.殺出個效應】節點斷開效應



這五個綠色小三角,有三個所標示的節點,字音和樂音都是逆向結合的哩。但唱來是這樣順暢自然,一點都不覺得有問題,神奇得很!


要補充說說的是,「節點斷開效應」這種協音現象,還有一個「一逗一宇宙」的叫法。不同的叫法,是因為在意的東西不同。「節點斷開效應」在意的是「節點」「斷開」這回事,而「一逗一宇宙」在意的是彷彿斷成兩個小句後,這兩個小句的字音和樂音的結合都是有很好的協音效果的,感覺上是各成一個「小宇宙」。以圖中來說,「夜裏」與「群星照」、「奇妙」與「人間樂」、「萬里」與「連心路」等等,都各成一個小宇宙。


運用「節點斷開效應」,詞人的得益是至少開拓出一種類音階填法,亦即增加了用字的自由。

有些讀者可能會疑惑:怎樣知道用字的自由有所增加?



字音樂音同向易唱得啱音


這個問題,要待讀者多認識一下「同向原理」之後,便不難解答。

我們又再望望那個圖,這次要注意的是,簡譜上有好些上上落落的藍色箭頭,而幾行歌詞之中則有多個橫向的橙黃色箭頭。它們是共同顯示了兩類基本情況,一類是樂音向上行,字音卻是橫向平移;一類是樂音向下行,字音則仍是橫向平移。這兩類情況,都是「同向原理」運用的體現。


比如「人人常歡笑」中的「人人常」,類音階是「○○○」,即三個都是「○」音高字,但配填的旋律線卻是逐級上行的mi fa so,其跨度是三個半音。


又例如「紛爭不應當」,類音階是「三三三三三」,即五個都是「三」音高字,但配填的旋律線卻是漸次下行的re’ do’ do’ ti ti,其跨度是三個半音。


這兩個例子,上行音調mi fa so配「○○○」,下行音調re’ do’ do’ ti ti配「三三三三三」,顯然算是樂音與字音的同向結合,而只要是同向的結合,一般都容易唱得啱音,縱然那些不是最自然和諧的結合。當然,這其中是還關連到類音階的「外張」性質的運用。


前文說過,「外張」是指「○」和「三」這兩個類音階,前者屬最低音,它的字音可以無限向下移低而不易拗音;後者屬最高音,它的字音可以無限向上移高而不易拗音。反過來說,「○」音高字可以從較低音處起唱,上爬兩三個半音也不易拗音,「三」音高字則可以從較高音處起唱,下滑兩三個半音也不易拗音。圖中mi fa so配「○○○」,re’ do’ do’ ti ti配「三三三三三」,正是這些情況的體現。


「同向原理」,可說是一條線上的彈性變化,那些變化是連續地發生的。相對來說,「節點斷開效應/一逗一宇宙」卻是一個點上的彈性變化。性質上這樣不同,故此同一樂句而分別使用這兩種技巧,所產生的類音階填法,可以肯定會有不一樣之處,是以用字自由便因此增加了。以前文提過的一個例子而言,mi fa so mi’ do’既有運用「同向原理」填的「人人常歡笑(○○○三四)」,也有運用「節點斷開效應/一逗一宇宙」填的「夜裏群星照(二四○三四)」,顯然頭兩個樂音mi fa,既可填「○○」又可填「二四」,用字自由便在這處體現出來。


審視圖中,只有第四個小樂句do’ ti la so so沒有綠色小三角,亦即這句未見有使用「節點斷開效應/一逗一宇宙」的技法。當然,要使用亦是有可能的,比如「四二三四四」便是這種技法的產物,具體字句如「我哋鍾意笑」。



整首歌由頭到尾完美地啱音幾乎是不可能的


上面附圖中的內容,到此已說得七七八八,是時候介紹一下圖內那些用小號字體標示的數值。它們是「音程差距」,以西洋樂理中的半音為單位,比如正1就是加一個半音,負2就是減兩個半音。


說得具體些,比如左上方的mi fa填「人人」,「音程差距」是正1,意思是第二個「人」字要比第一個「人」字唱高半個音,才能與樂音配合。又如「時時懷希望」,「希望」配填的樂音是re’ ti,是一個含三個半音的下行小三度音程,然而「希望(三二)」本身以配填含五個半音的下行純四度音程(比如re’ la或la mi等等)最是諧協,現在配填小三度是需壓縮兩個半音,故此「音程差距」是負2。圖中可以見到,很多節點都不見有音程差距標示的,因為這些地方的音程差距俱是0,省略不標記罷了。此外,以紅色標示的數值,是表示該節點上的樂音與字音屬逆向結合。


實踐上,有一兩個半音的「音程差距」,唱來常常仍覺得啱音的。理論上,凡某樂句與字句的結合有非0的「音程差距」,俱稱為「近似值填法」,但如果「音程差距」處處為0,亦即每一個節點的「音程差距」俱是0,則稱為「真值填法」。圖中,有三個字句都屬「真值填法」,分別是「不要眼淚掉」、「反照世事妙」以及改樂音後的「用愛造長橋」,其餘十一句,都只屬「近似值填法」。不過,縱然大部份字句屬「近似值填法」,我們聽來是覺得基本上好啱音的。


說來,我們直覺上會認為,每闋曲調,都應該可以由頭到尾填得很啱音的,使用理論一點的語言來表達,即是說每闋曲調存在一種填法,使得每一個節點上的「音程差距」俱是0。但其實要「處處為0」幾乎是不可能的事,因為很多音階排列,是不存在「真值填法」,只有「近似值填法」,簡單常見如do re mi這個音階排列,便是不存在「真值填法」的好例子。


上圖的基本內容,終於都介紹完了,過程中其實融入若干粵語歌協音理論的最新研究成果。現在,我們知道,雖然《世界真細小》感覺上是填得幾啱音,卻原來歌中很多字句都只屬「近似值填法」!只是近似程度幾可亂真而已!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黃志華

黃志華,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碩士,資深中文歌曲評論人。近二十年來,積極研究香港早期粵語歌調的文化與歷史,梳理有關粵語流行曲創作的理論。已出版的著述達十八種。近年出版的有《香港詞人系列──盧國沾》、《情迷粵語歌》、《周聰和他的粵語時代曲時代》等。

熱門文章

張天賦的天賦與黃偉文的老古

其他 | by 江俊豪 | 2022-08-04

編輯推介

瘋女人的房間

藝評 | by 劉清華 | 2022-08-09

伊坂幸太郎和電影《殺手列車》

影評 | by 譚劍 | 2022-08-05

悼倪匡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2-0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