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詞.殺出個效應】節點斷開效應

散文 | by  黃志華 | 2022-03-26

效應,效應,往網上一搜,諸種效應撲面來,許多都十分眼熟:邊際效應、羊群效應、馬太效應、蝴蝶效應……


不過,本文要說的「節點斷開效應」,應該不見經傳,也應未收入種種效應大全。


「節點斷開效應」,是筆者研究粵語歌的協音理論時,把某種協音現象作這個命名,而這種「效應」是由某種原因所產生的一項奇特協音現象。


甚麼?「節點斷開效應」即是甚麼?


讀者諸君第一想法大抵會是:一般的「效應」,大多能跟現實世界有聯繫,「節點斷開效應」可有這方面的聯繫?


諸君請稍加耐心,看筆者慢慢寫來。


不如先由一兩句老中青都會識得的粵語歌詞談起。


徐小鳳主唱的《風雨同路》,有句「月缺一樣星星襯」。它填的樂音的簡譜是3563221(mi so la mi re re do),這處的文字和樂音的結合,有一點應是各位沒有注意過的:

3563↘221

月缺一樣↗星星襯

上面的簡譜和詞句,各有一個指示行進方向的箭嘴,即是顯示「32」(mi re)這兩個樂音是向下行的,「樣星」這兩個字的字音是由低向高走的。孤立來看,「樣星」這兩個字依「32」(mi re)這兩個樂音來唱,應只可能唱成「樣成」。但實際上我們是清清楚楚聽到歌者唱的是「月缺一樣星星襯」而不是「月缺一樣成成塵」又或「月缺一樣盛盛塵」。這裏能清楚聽到唱的是「月缺一樣星星襯」,正是得益於「節點斷開效應」!


再舉一句《世界真細小》的歌詞為例:

3 4↗5 3′ 1′

夜 裏↘群 星 照

這一回,樂音「45」(fa so)是向上走,文字「裏群」的字音是由高至低滑下,如孤立來看,依樂音「45」(fa so)來唱「裏群」,應該會唱成「裏坤」。實際上,卻因為得益於「節點斷開效應」,所以大家會很清楚聽到是「夜裏群……」而不是「夜裏坤……」。


有了這兩個具體的例子,要理解何謂「節點斷開效應」,應該不太難了。在粵語歌的協音理論之中,須想像每兩個相鄰字音之間構成「節點」或兩個相鄰樂音之間也構成「節點」,比如「月缺一樣星星襯」這句歌詞有六個節點,「3563221」這個樂句也有六個節點,而「夜裏群星照」這句歌詞只有四個節點。一個必須明白的要點是:詞句與詞句之間不存在節點,樂句與樂句之間也不存在節點。


所謂「節點斷開」,是由於受詞句句讀或者音樂節拍的影響,使一個詞句或樂句內部某個節點有斷開的感覺,當有這種斷開的感覺,就彷彿斷成兩個小句,更因為句與句之間不存在節點,故此那個斷開的節點也像是變得不存在。


由「節點斷開」而生的「效應」乃是:這個節點上的字音與樂音即使是逆向結合,都會因為它有斷開的感覺而化為無形,是否協音變成只須看隱約斷開後的兩個小句各自的協音效果。上面兩個具體案例,一個是「樣星」這個節點有斷開感覺,一個是「裏群」這個節點有斷開感覺,因此這兩處的字音與樂音即使是逆向結合,都不會產生拗音!值得注意的是,「月缺一樣」及「星星襯」各自「啱音」,「夜裏」及「群星照」各自「啱音」,只有那兩個節點若是不斷開,如實地孤立地像上文所說的唱來,卻會「唔啱音」地變成「樣成」、「裏坤」。


奇妙的是,雖說有斷開的感覺,我們唱這些詞句時卻是可以一氣呵成的唱,像「月缺一樣星星襯」和「夜裏群星照」,唱的時候從來都不用刻意斷開唱成「月缺一樣,星星襯」和「夜裏,群星照」!這可謂若斷若連、似斷還連。


寫到這裏,讀者應該基本上明白甚麼是「節點斷開效應」。然而,說節點斷開之處,字音與樂音即使是逆向結合,都不會產生拗音,只是表層現象,如果深入體察一下,其實是有小小代價的,只是這代價太微小,以至一般都可以忽略它。那小小代價,是當字音與樂音屬逆向結合,該節點上的後一個字,字音唱的時候是會變形,以「裏群」而言,「群」字會變成帶降調,有點像國語的去聲,「樣星」中的「星」字會變成帶升調,類似陰上聲,但又不至於會唱成「醒」而已。


說來,除了「節點斷開效應」,筆者早年亦曾想過借用「邊際效應」來解釋粵語歌協音理論的另一種現象,但後來發現「外張內斂」這個詞語會更貼切,蘊含的內容更豐富,於是便棄用「邊際效應」。


粵語有九聲,填詞極難!粵音入樂,只要稍一歪音,就會「主能夠」變「住X夠」又或「我佛慈悲」變「我弗慈悲」之類!這是粵人共有的常識!但這個常識是有誇大之處,無視粵音入樂,是頗有富於彈性的時候,而字音跟樂音逆向結合竟然都不至於拗音,就是這類彈性之一。細想一下,粵語有九聲難填詞這類誇大式的話語,是填詞名家在嚇唬大家,也是一些填詞愛好者自己嚇自己。


要是問:「節點斷開效應」跟現實世界可有甚麼聯繫?


筆者會這樣回答:


粵語之多聲調雖在入樂時產生極多的限制,但詞人往往善於感應,於好些樂句內連綿不斷的樂音之中感應出斷口的隱藏處,並從那個地方逸出,從而獲取一點彈性,也得到一點小小的用字自由。聯繫到現實,眼看到處都是限制,都是掣肘,它們彷彿無處不在。但其實有時是會有些隱藏着的斷口,當閣下感應到它的所在,就可從那處逸出一下!


世間上,許多事情看似連綿不斷無懈可擊很嚇人,卻往往是:連中有斷!



【無形・殺出個效應】骨牌效應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黃志華

黃志華,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碩士,資深中文歌曲評論人。近二十年來,積極研究香港早期粵語歌調的文化與歷史,梳理有關粵語流行曲創作的理論。已出版的著述達十八種。近年出版的有《香港詞人系列──盧國沾》、《情迷粵語歌》、《周聰和他的粵語時代曲時代》等。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無形.夠鐘食藥】西藥

散文 | by 風緣 | 2022-06-28

【虛詞・夠鐘食藥】詩三首:蘇麗真 X 驚雷

詩歌 | by 蘇麗真、驚雷 | 2022-06-27

【珍寶下沉詩輯】饒舌的歷史課,航向眾人的假面

詩歌 | by 陳李才、李顥謙、朱少璋、璇筠 | 2022-06-25

情色青蛇

影評 | by 梁靖芬 | 2022-06-20

關於藝術發展局選舉

如是我聞 | by 甄拔濤 | 2022-06-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