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利是三個六:Novel Fergus〈江湖〉記載香港另類歷史

其他 | by  紫翹 | 2022-12-28

記得去年與友人在shisha lounge極為造作地呑雲吐霧時,身後響起「一種靠量多/一種靠好運」,眼睛為之一亮,連忙起身跑去問店員「請問咩歌?」就這樣,一首〈皮外傷〉,我走進Fergus的音樂世界並且萬劫不復:〈深水埗〉、〈黑水鬼〉、〈掃地僧〉、〈黑桃〉,歌詞簡潔有力,街頭文化、底層生活一覽無遺。「慢工出細貨要你久等」,狂loop了一年,終於等到新專輯《梟》面世。〈江湖〉一曲,是專輯的概念來源,以電影《黑社會》配樂及粵曲女聲入曲,為香港黑社會的各種寫實日常按下快門,輯成史冊。


「我唔係要去歌頌黑社會好型好好呢件事,我覺得必須有人去記錄低。」


Fergus於發佈會上手執以「老毛」概念(社團入會利是三元六毫)所設計的新專輯《梟》,談及〈江湖〉一曲與杜琪峯《黑社會》的創作意圖相近:香港黑社會已生存逾一個世紀,縱使黑社會有萬般不是,但從歷史文化上而言,它仍然是香港重要的一部分。九七之後,香港經歷政治、經濟各種轉變,唯獨黑社會從來無法杜絕。香港黑社會的歷史文獻不多,大眾的認知就更少。〈江湖〉以短短三分鐘,將不同散景拼湊出底層城市景觀,締造歷史文化與各種想像。


大眾對黑社會的認知大多只是從報章上的方格文字或電視機上簡短的新聞報道略知一二:被捕人數、判刑數字等罪案概述。歌詞見幾組數字,雖無直言其意,但聽眾一聽就懂:「臭格/四十八/孫蝨冇人擔保」、「未成年十一/傷人十七」。我們都清楚明白是指拘留時間、法例條款,恰如剪報合成的內容。我們雖然對歌詞內提及的數字並不陌生,不過,歌詞亦具大眾理解以外的元素:江湖術語。


他們見不得光,於是連語言習慣亦產生改變,以隱語作為主要的溝通方式。〈江湖〉一曲以黑社會術語入詞,實為底層生活寫照。如歌詞中的「老童」、「老正」為道友與老千(掩飾其騙子身分的自稱);又如「廿蚊紙摺皺/火機用力/一個橙/一條匙/一滴」,短短兩三句描繪道友的指定動作。上網查看,才知道「一個橙/一條匙/一滴」意指「一安士可卡因/一公斤K仔/0.5-0.7克可卡因」。雖然〈江湖〉以廣東話說唱,但相信本地聽眾亦未必能全然解讀歌詞。江湖術語局限於黑社會圈子內,把大眾拒之門外,只在地底流轉。於是這些隱語產生一個有趣的現象:「隻隻字都識,砌埋就唔明」,從而衍生一種聽眾自覺不應存在的距離感。這種距離感展現大眾對黑社會的陌生,同時亦讓聽眾認識江湖世界,記錄地方文化。


〈江湖〉一曲以《黑社會》電影配樂——羅大佑〈雲宮音〉採樣入曲,抽取配樂開首重複的主旋律(指彈結他)緊密重複,配合Trap music常見的鼓聲節奏(深沉的808、”and”拍清脆的snare、快速的hi-hat等),令聽眾融合畫外音所隨的電影細節,從歌詞聯繫電影世界,跳出詞義之外。開首「蜑家佬/隻艇夠拉一箱」,蜑家佬即艇户,一箱應指毒品;曲末「漁船在獅子山下又劃過半百歲/幾代人要背負嘅罪/時代眼淚」,以艇户、漁船點出香港獨特景觀。而電影《黑社會》前段,以配樂〈雲宮音〉伴隨港口、漁船畫面,再把鏡頭拉近至梁家輝於船上談條件一幕展開故事,同樣不乏描繪香港岸口的畫面。水域是構成香港的重要部分,不論Fergus或杜琪峯、歌詞或電影,並非單調地從大眾所認知的地景描繪黃賭毒,同樣充滿地方性色彩。


〈江湖〉以粵曲唱腔作為副歌,邀得八和會館粵劇新秀芯融為其演唱。她於發佈會上談及是次頗高挑戰性,曲調比一般粵曲子喉聲調更高。曲末「早亡清/何復明/黃紙紅字/義薄雲興/眾弟兄/一應來援/拜地拜天/拜入洪門」,全段近乎沒有停頓,芯融以滑音連接各字,並非採用粵曲一字多音的特色帶進歌曲,以配合〈雲宮音〉綿密的旋律,哀怨地展現「洪門結拜」。而〈雲宮音〉的襯底,教人聯想起《黑社會》同樣出現拜天地會一幕,旁白述說天地會源起自「洪門五祖」,以鏡頭重現〈西魯敘事〉、〈西魯序〉所記載的創會起源(兩篇皆為最廣泛流傳一說),眾人起天佑洪時三十六誓,誓詞講義氣不講黃金,然後鏡頭再轉向梁家輝、任達華仿效當年五祖結義。結局誠然告訴我們,黑社會只保留儀式,誓詞「愛兄弟定愛黃金」只是空口講大話。〈江湖〉摒棄強悍如穆桂英的唱腔,哀怨地唱出「黃紙紅字/義薄雲興」,慨嘆「早亡清/何復明」;與Fergus「一山不能/藏二/敗成過江虎」、「業林適者從來肉食」對照,從來適者生存與權力才是黑社會生存法則,誓詞早被架空。一山不能藏二虎,《黑社會》歷一場腥風血雨,結局當然沒有出現雙話事人。從〈雲宮音〉到旦喉入曲,混雜而豐富,從瑣碎到命運,就像地下城市的本身。


「哩一封老毛,封俾Hip Hop,亦封俾香港。」Fergus這封入會利是,決心示意將自己交給音樂,正如他於年頭的ig story所言:「Fergustattoo宣布正式收皮,Novel Fergus將會大展拳腳,2022,我決定炸L咗Hip Hop圈」坐言起行,《梟》沒有刻意模仿美國Gangster rap,真實刻劃出專屬香港的街頭文化與社會陰暗面,光是〈江湖〉一曲,從歌詞到編曲,編曲到詮釋,照亮了香港幽閉無光之地。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虛詞・◯】三維福音

詩歌 | by 石音 | 2024-05-24

見山還是山

散文 | by 善喻 | 2024-05-22

抱抱良音

散文 | by 黎哲舜 | 2024-05-21

【虛詞・◯】懸浮的空心

小說 | by 李曼旎 | 2024-05-18

【佬訊專欄】爆檸

專欄 | by 佬訊 | 2024-05-05

【無形.同病相連】太空漫遊

詩歌 | by 陳康濤 | 2024-0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