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異女俠玩救宇宙》:媽的多重解讀

影評 | by  易山 | 2022-06-02

《奇異女俠玩救宇宙》帶給我的觀影經驗,的確是奇異,甚至是怪誕的,在視覺衝擊、敍事結構及世界觀設定上,我發現原來自Fight Club及Matrix之後,久未有如此一部電影能讓我驚嘆,讓我如此過癮,如此興奮。而本片又比Matrix最新一集更富娛樂性,且能揭示更多的哲理真啻。在文本意義上,它又彷彿成了超級漫畫英雄加武俠的《雲圖》,又或是西片版的《大隻佬》,也順道更清晰地解答了多年來我對後者的一個疑問:李鳳儀不是日本兵,但日本兵殺了人,李鳳儀就得死?或者,因果也非線性的,可同時並行發生,且是無限個網狀平行宇宙的複雜推算結果,日本兵與李鳳儀,也就是無限平行時空的其中兩個分身。


本片有著各種電影類型元素:科幻、武俠、喜劇、倫理、佛理、東方奇幻等等,是如此多變、混雜、突兀、怪雞,整體卻又高度一致地在訴說著一個宏大的宇宙觀:一分二,二分四,四分八,八分十六……最後又合而為一。表面甚為矛盾,卻又高度一致,這就是矛盾的統一。或者,單在這個時空的每一個人,自身性格也是如此的一個混合體吧!而身處這個時空的大媽女主角,因過去的自我諸多設限和抑壓,反而又成為她此刻的無限可塑性,即是說,一個銀幣何止有兩面,根本就有無限的面,且可不斷互相轉化!


超級幻想中的超級現實:媽的她玩救不了宇宙



在觀影過程中,初則興奮,但再看下去,又如此刺痛我的心扉。坦白說,我是孻子,與兄姊年齡相距甚遠,我是在一個家嘈屋閉,甚至打打鬧鬧的家庭中成長,成員之間充滿各種矛盾、衝突,混亂不堪,父母亦是傳統東方家長類型,對子女管教亦較嚴厲、挑剔及刻板,我自小天資較聰穎,自我期許亦很高,卻身處在這種美其名曰保護,實則充滿壓制並挑剔的環境中,對世界的好奇被閹割,人際關係被阻隔,社交形象低落,同時又自我要求甚高,以致常無法接受內在期望與現實挫敗的矛盾,變成自戀亦自卑,內心一直在失衡狀態,簡單來說,我就像戲中女兒一樣,絕對算不上是一個快樂的人。


所以,我的成長期尤其漫長,因為很多摸索階段都被逼滯後,我要花很大力氣,尤其在反抗及脫離父母影響的過程上,才能較為獨立地發展自己人格。可是,某些影響仍是終身的。不過,當人漸長,你會更理解你的父母。起初,我較同情父親,雖他在我成長期依然嚴厲 (但相比對我大哥與兩位家姐的態度,已經收斂),只是他出身赤貧,儼如孤兒,雖亦聰明,但無機會再受更高程度教育,所以在太太面前亦自覺比下去……根本他自身亦帶很多壓抑,只能寄情烹飪與賭博。我仍然記得,當成年之後,當再次面對父母吵鬧,我懂得撫慰焦躁不安且受委屈的父親,就如父母在孩提時撫慰我一樣。但近年,尤其在父親仙逝以後,我亦更懂得站在母親角度看事情。她來自顯赫官宦世家,因歷史巨變與父母輾轉隱居香港,她天資比我父親更高,更幹練,氣場更強,人生往後的一切原非她所願,與先父結合,雖也情投意合,卻隱帶時勢所逼。於是,她將自身期許都投向子女身上,變成種種不滿與挑剔,對子女造成很嚴重的成長壓力。簡單來說,所有兄弟姊妹都不是在一個簡單的家庭環境中成長。


年輕時,總覺父母「火星撞地球」,兄弟姊妹間又常彼此怨恨,爭風呷醋,心想,父母離異也該是一個選擇,甚至是唯一出路……曾經想過,脫離原生家庭,自此不相往還,自己流落天涯。但人漸長,你會發現,父母各自帶著對人生的怨忿而結合,以為愛情,以為婚姻可圓滿這一切,而忽略了大家也從未學懂怎樣修補自己破碎的人生……於是,一切又成了「時間問題」,「遲或早」的問題,甚至將問題都延續到子女身上,又造成下一代的問題。父母關係甚至嚴重影響我的擇偶條件。但問題卻是,他們真是如此不濟的一對?答案就在於他們的晚年。當父親在生命後期,曾不止一次,既抱怨母親,亦同時叮囑我,假如自己先走一步,要好好照顧她。母親在父親離世後,亦表現了她自我懂事以來從未表現過的崩潰,那一刻,我又如撫慰父親一樣,當她如孩子般安撫。或者你仍然覺得他們的婚姻,只是東方社會那種「半推半就」的凑合,可是,在經過大半世紀的相處後,難道他們仍未發現,即使彼此相處充滿磨擦衝突,實在亦符合了「陰陽相剋相生」的基本道理?


一分二,二合一。


矛盾的統一。


畢竟,人愈成長,愈能體會父母,畢竟,就算在此時空,也非每個人能看透人間一切道理,父母看不透,是非常非常非常正常不過的事情,就算成長在西方家庭,父母也可能各自有著各種各樣的成長問題和缺憾,因為我也正正見過,女兒比父母更成熟的例子。所以,根本不需要父母去原諒你,而是你去原諒父母,因為他們真的不懂。原諒父母,也許就是一個人自我真正邁向成熟的起點。


所以,請容許這裡對電影有一點商榷:既然女兒有這樣智慧穿梭所有平行宇宙裡無限的「我」,那麼她亦應有足夠智慧去放下。既然她有足夠智慧與能力去創造那一個「bagel」,將宇宙萬事萬物,每一個時空,都歸一,那麼她亦應有足夠智慧去理解,什麼叫作「湼槃」-- 那就是一個不生不滅、無始無終,既虛空復圓滿的狀態。而這也有著Karl Yung「集體潛意識」的影子。


一分二,二合一。


她不該帶著怨恨投向那個bagel。


結局,只有一個解釋:「塵緣未了,施主請回。」那很符合東方價值觀,尤其華人市場,同時亦令美國保守派的family values得到圓滿答案,甚至令普世人類,尤其父母,重拾希望。Ok, that really should be the answer.


但瑕不掩瑜,this is still a once-in-a -lifetime-must-watch movie。


真正失控的多元宇宙,楊紫瓊的瘋狂進化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易山

首先係一個人。一個香港人,七十後中佬,去過下美國,讀過下政治,睇過下戲,上過下街,入過下政黨,做過下電視台,寫過下talk show,做過下NOL (non-opinion leader),而家全職係研究防止自己變成一個討厭廢老。

熱門文章

張天賦的天賦與黃偉文的老古

其他 | by 江俊豪 | 2022-08-04

編輯推介

瘋女人的房間

藝評 | by 劉清華 | 2022-08-09

伊坂幸太郎和電影《殺手列車》

影評 | by 譚劍 | 2022-08-05

悼倪匡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2-0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