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Gun與Logan:香港人的另類角度

影評 | by  易山 | 2022-06-21

三十六年後,Top Gun回歸,享譽更勝從前。相信想看的都已看過,不妨在此再以鄙人角度淺析,且可與五年前的Logan一併而論,甚至以香港社會視野,作另類解讀。

Top Gun: Maverick(港譯:《壯志凌雲:獨行俠) 的成功,除了勾起一眾鐵粉的集體回憶,同時吸引年輕觀眾入場,其實亦一樣與當年觀眾同步成長。其核心題旨,與Logan亦一致:夕陽武士。雖然此四字一定令人聯想到周星馳而忍俊不禁,但我又實在想不出比它更貼切的稱謂。因為,片頭正正是一眾戰機,在夕陽餘暉映照的航母甲板上升降,那種「殘陽如血」的蒼涼與剛烈,再配上第一集的真正主題曲,已隱喻了往後的劇情。雖然第一集已有此鏡頭,但感覺從未如此強烈。

其次,平凡如你我,絕不會像Tom Cruise般有型靚仔,更不會是天才級戰鬥機師 (雖然高手事必有型靚仔,只是星斗市民一廂情願的想法),我們亦不會如Logan般擁有「屈機」的利爪及自我復原能力。過去,你我也只能在銀幕下對英雄俯首膜拜,那是一種既有距離,又有投射的想像:「如果我有他們能力,我就能如何如何……」但無論Top Gun Maverick 還是Wolverine 最終章的Logan, 都打破了既有想像:原來不只美女會白頭 (或OS),英雄亦會老,會死,老兵亦會凋零……突然間,我們與英雄之間變成零距離,因為他們突然變成和我們一樣親切,一樣貼地的平凡人。好,這樣就更易讓我們投入,而非可望而不可及的慾望投射。

既然英雄會老,不會升職,信用卡也會失效,會被年輕人恥笑,被世界遺棄,身邊也可能會帶著一個曾經擁有最強大腦控異能而現在卻患腦退化的老人,那自然而然,他們會問:為何而戰?為誰而戰?若只為自己而戰,那對他們而言,實在是既自私,亦悲哀。或者他們會如Maverick開初一樣,為僅餘的一點點「試機」意義而存在,也許還想去証明自己「寶刀未老」,又或,如Wolverine 般,表面回復冷漠犬儒,只為賺錢連殺人勾當都接受,但最終他們也無法抹去當初「為他人而戰」有血有肉的存在感、使命感,以至人與人之間的終極情感聯繫,而這樣只會令他們更陷入虛空、困苦與焦躁,因為,此刻,他們只是單純、孤獨地存在。即使Wolverine身邊仍帶著Professor X,但Professor X早已是失去基本溝通能力的人,生命亦已在倒數中,而Wolverine亦自感開始衰老,其寂寞,可想而知。

最後,也只有一個人,能改寫夕陽武士落寞命途。對Maverick 而言,那是已故好兄弟的兒子,對Wolverine來說,更是血脈相連的「親生女」(基因再造)。在這些年輕人面前,他們找回了一切意義,即使帶著愧疚。諷刺地,這種贖罪感亦成為他們存在的唯一意義。雖然當中亦存在「世代之爭」,雖然他們也曾經因為贖罪感而對下一代過份保護,引致後者的反叛,但在最後一戰中,世代之間仍緊密配合,互不離棄,而無論Maverick與Wolverine,皆為保下一代而奮戰到最後一刻,因為這樣,也是保存了他們自身的傳承系統。不同者,是Maverick能全身而退,Wolverine卻捨身成仁。

而Wolverine最終章的戲名變回本身姓氏Logan,亦說明他已洗去孤獨而兇殘的狼性,變成如你我一樣一個有血有肉有感情的平凡人。

說了那麼多,那又跟香港有什麼關係?明眼人應該看到,這兩齣電影,其實都在訴說同一個命題:中年危機。而中年危機又無關過去的成與敗,因為任你過去叱吒風雲,還是庸碌無能,陀飛輪也不會為你停下來。你只會感到人生巨輪不停加速向你輾壓過來,當你看著上一代慢慢消亡,你的生命亦正一點一滴地消逝,而世界亦正一點一滴地忘記你。餘下的時間,該思考:我還可以做什麼?過去這幾年,我們這些中生代,無不在思考這一個問題,贖罪也好,傳承也好,保護也好,我們已無時間細分當中的情緒,或者每種情緒都有,由他去吧,但看著滿目蒼夷遍體鱗傷,我們懷緬昔日光輝歲月之餘,同時亦深感過去沉醉夢幻的罪咎,只想盡餘生之力補償。

於我,一切更形複雜。我曾身在民主派之列,絕不如Maverick當初的冒進而害死同伴,相反,我們過去被年輕人批為太怯懦,雖口說「寸土不讓」或「寸土必爭」,實際不敢向前行寸步,但我們一早知道,硬碰必傷亡慘重,不硬碰又必蹉跎歲月……最後,年輕人待不了,一起衝上前,我們只能盡全力跟上,可惜,我們都不是Maverick或Wolverine,自己承受代價之餘,亦保護不了年輕人,只能眼巴巴地看著他們送死。可想而知,我們的愧咎及傷痛,一定比普通人更嚴重。但同樣,我們亦必須如Maverick一樣,卸下過去一切罪咎,才能重新輕裝上路,盡一切能力護航。而我們亦必從經驗中學習,更靈活,更有創意,更有智慧,更有耐力,真正如水般無處不入,無處不在。就如Maverick入無人之境。真正勝利,從來不是「爆機」,而是滴水穿石。

上善若水,心戰為上。

這種智慧,會令對方無法捉摸,不能干預,但又草木皆兵,承受更深層恐懼。

我們看似躺平,「你睇我唔到」,但又不盡然。在你捉摸不到我的空間,我仍然有充分自由翱翔天際。

誠如《激戰》中張家輝所言:「我重有嘢輸咩?唔緊要啦!贏又好輸又好,啲嘢都返唔到唻……」(雖然導演乃林超賢,世人應善於學習,尤其向對方學習,尤其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順帶一提,我反而覺得1982年日本製作的《超時空要塞》,啓發了美國片商開拍Top Gun,因為,日本人從來擅長於將現實轉化成動畫,而美國人則擅長將動漫都變成現實。當然,Top Gun亦「啓發」了華仔1989年主演的《傲氣雄鷹》,今天,我期望華仔能以登六之年,效發「荷里活劉華」Tom Cruise,親自駕駛国产第五代殲-20戰機,實景拍攝《傲氣雄鷹:壯志凌人》,以振國威。我等必心悦誠服,盡忠報国。


空戰以外的人情和音樂——談《壯志凌雲:獨行俠》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易山

首先係一個人。一個香港人,七十後中佬,去過下美國,讀過下政治,睇過下戲,上過下街,入過下政黨,做過下電視台,寫過下talk show,做過下NOL (non-opinion leader),而家全職係研究防止自己變成一個討厭廢老。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虛詞・夠鐘食藥】詩三首:蘇麗真 X 驚雷

詩歌 | by 蘇麗真、驚雷 | 2022-06-27

【珍寶下沉詩輯】饒舌的歷史課,航向眾人的假面

詩歌 | by 陳李才、李顥謙、朱少璋、璇筠 | 2022-06-25

情色青蛇

影評 | by 梁靖芬 | 2022-06-20

關於藝術發展局選舉

如是我聞 | by 甄拔濤 | 2022-06-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