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形・◯】前置詞:《無形》紙本結束,虛詞不可取消

無秩序編輯室 | by  鄧小樺 | 2024-03-27

因為藝發局不再資助,今期《無形》的紙本是最後一期。本期亦以「。」為題,它可以是句號,可以是一個圓——圓玄奧中空,再加一個圓,就是無限∞,無始無終。感謝作者們賜稿,本期加厚,前半是作家們以「。」聯想,後半部是(新舊)編輯部的感言文章。


「虛詞.無形」資金本來自藝發局「文學發表媒體」計劃,這個計劃有別於一般文學雜誌所申請的「文學發表平台」計劃,要求必須與大眾媒體結合,讓文學創作及出版相關資訊進入公眾視野;同時需要以網絡輔助,特別強調要加強年輕人的參與。我個人相當欣賞這個計劃的構思,覺得它可以補足文學雜誌逐漸不受注意、銷量集體低迷的趨勢,是一個橋樑型的計劃。因此我們一直很認真的對待這些要求,比如努力追趕每年文學重點出版物,幾乎讓八九成的文學書都有資訊、訪問或評論曝光。這個計劃的資金較多,在製作上的要求亦相對大,一來是要文學出版配合大眾媒體的製作流程,需要相當穩定準確的操作;二來是網絡媒體的製作需要極大彈性,追熱話、改標題、配合演算法變化,並且同時不可放鬆文藝的水平——因為園地必須刊出許多純文藝而低點擊率的詩歌小說創作及嚴肅評論,須另有方法吸收點擊率,才能帶動人去讀那些曲高和寡的文章,為此我們是心甘情願地絞盡腦汁的。


以上這些簡介說明,本應是創刊時被人訪問而講的;不過在2018年「虛詞・無形」創刊時,文學刊物已經幾乎完全不受主流媒體注意,一直沒機會講,只能對著評審們講;而部分評審多在學院少在江湖,也不大上網,常不能理解我們為網絡花了多少心思。記得有一年與評審會面,有位評審翻著薄薄的《無形》批評無甚新意,而她和另一位評審提出的所有主題和方向,其實我們都已在網絡上做了。這種實戰前線和評審之間的落差有時讓人氣餒。(不過那一年,我們沒有失去資助。失掉資助的這一年,是連評審會面都沒有的。)


2022年「虛詞.無形」獲得最後一次資助,其後藝發局選舉改制,選舉結果出爐之後,我已經預計2024年不會獲得資助。以前《字花》2010年被削資,進行了聯署抗議聲明及募款行動,引發藝發局文學雜誌審批制度的改革。但時勢不同,現在覺得抗議無用,有本事就自求出路。所以這次「虛詞.無形」不獲資助,就此我已經準備了半年——幸得過往六年成績受到肯定與支持,找到資金讓「虛詞」繼續以網媒方式運作,紙本《無形》則須暫時停止,編輯部人手必須削減,以後也不能給投稿支付稿費。如此改變,不免痛徹心肺;但既已闢出自己的路,就要努力走下去,好好儲備實力,以待捲土重來的一日。我們需要各位作者、讀者、文化界同道與我們一同走下去,慷慨賜稿、踴躍閱讀及給我們文化資訊,歡迎支持文學館PATREON:https://www.patreon.com/thehouseofhk_literature

香港需要更多關懷香港文化多元發展的資助者。


路是人走出來的,文學是以人來支撐的。如果你願意成為另一個圓,我們就成為∞,無限。感謝大家。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鄧小樺

詩人、作家、文化評論人。香港文學館總策展人、《文學放得開》主持。著有詩集、散文集、訪問集。

3體同病相連雪豹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周處除三害》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4-04-05

堂郎

小說 | by 李俊豪 | 2024-04-05

【無形.同病相連】太空漫遊

詩歌 | by 陳康濤 | 2024-0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