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赤裸的展覽《我們的模特兒Our Models》 觀眾與模特兒們最赤裸的對話

專訪 | by  姚嘉敏 | 2021-01-01

「睇埋晒啲咁嘅嘢!」在老一輩眼中,赤裸的事物就彷彿是魔鬼、是罪惡、是萬惡起源,我們應該不要去談論、不要去觸碰、不要去了解。但曾幾何時,裸體其實比起穿衣來得更高級,因為天造物優於人造物,而我們出生的時候就是赤裸裸的,所以天造的身體比起人造的衣物來得更精緻。亦是因此,裸體繪畫正正是古典藝術的核心。裸體與藝術往往都分不開,除了有裸體繪畫外,我們也經常在博物館中看到裸體的雕像。赤裸是色情抑或是藝術?多年來已經有不少人為此爭論不休。


126901085_373973500604007_159388750543280031_n

展覽期現已延長至1月6日。([email protected]


最近,體祭(Body Fest)與細細聲Studio舉辦了《我們的模特兒Our Models》展覽,用了長達2年時間準備,邀請了十三名模特兒和二十名畫家,展出90幅畫作,藝術家們以身體去訴說自身的故事。策展人小丁就希望大家可以藉今次機會了解和討論一下自己的身體:「每人對於身體都有不同的看法,但平日沒有機會去表達,今次希望借人體模特兒展覽,讓大家可以多討論一下關於身體的事情。」


早在2018年,小丁已經舉辦過一次體祭(BodyFest)展覽,當時共有八位藝術家參與,除了展覽外還有攝影、裝置、工作坊等等活動。在上一次展覽完結後,小丁已經積極籌備今次的《我們的模特兒Our Models》,希望用更多時間去做好展覽。小丁覺得在畫人體素描的時候,大家都習慣畫「靚仔靚女」,但其實身體有很多不同的形態,所以邀請了不同體態的人士作為模特兒,當中有資深的人體模特兒,亦有初次成為模特兒的人。 「我覺得關於身體的事需要更深入的討論」,於是小丁邀請了不同的人作為模特兒,有懷孕的媽媽、亦有患有侏儒症的男士、亦有跨性別人士,希望大眾對於身體有更深入的思考。


以身體說故事


展覽位於富德地,場地不算太大,燈光不算強烈,予人一種恬靜的感覺。大大小小的畫作掛在白牆上,畫家們使用了不同的媒介去創作,例如油畫、鉛筆、水彩等等,有的身軀色彩鮮豔、有的身軀剛勁有力,有的身驅輕柔軟熟。「今次的動作普遍是Long Pose,畫的時間需要12小時左右,這段時間期間藝術家和模特兒可以沉澱在當中。」身體展示除了是模特兒以身體去說故事之外,亦是觀者與看者的交流,可以感受到當中的沉澱。十三位模特兒訴說著十三個不同的故事。


134228685_424164985608841_105942021359561242_n 127186927_414820953233420_6466854691541856133_n 133898432_438728807299210_1912569485166433214_n
左起的模特兒為Serene、華仔和Denise。([email protected]


順著展場的路線走去,首先看到的是和Carol、Serene和Chris。Carol是一位懷孕的媽媽,她希望用今次的經歷記錄下懷孕的過程。Serene就與女兒一同參與今次的模特兒體驗,希望記下與女兒相處的時光。而Chris則是一位性別浮動人士,希望以身體展示的方式去探索自己對於性別的認同。在Chris背後的有小風,同樣是性別流動人士,在運動界中小風有望以女性的身體示人,並且認為女性同樣可以以健碩的身體。之後有三位資深的人體模特兒Kathy、華仔和Lesshunter,他們從事人體模特兒的工作已有20年之久。


阿儀和小豬亦是一個對比的組合,阿儀是一位纖瘦的女生,而小豬則是一位力士型男生,兩者在身型上有著龐大的落差。之後是Nujande,她覺得成為人體模特兒是療癒自己性暴力創傷的過程之一,也是表達自己的方法。接著是Albert和Ah Lok兩位男士,Albert脊椎生長不良,對於自己的身體一直都不滿意,透過今次成為人體模特兒,他慢慢學習了接受自己。Ah Lok則是一位侏儒症患者,他反而認為這是他的特別之處。結尾的是Denise,她是一位相奉巫文化的女生,身上的紋身對她而言是一種護身符。在成為人體模特兒的過程中,她希望可以把自己所信奉的的巫文化融入其中,給予他人力量。展覽現場除了畫作之外,展覽場地還有多位模特兒的訪問文章,讓觀眾了解到畫作背後的故事,可以更深入去認識他們以及他們希望以身體展示所傳遞的訊息。


接受不完美的自己


一直以來,社會上有很多標籤,女孩子要著裙、男孩子不可以喜歡粉紅色、男士要健碩女士要賢淑等等,不一樣就不被社會所接納似的。獨自一人觀望鏡子時,相信大家也有不滿意自己身體的時刻,例如阿儀希望自己可以多長一點肉,而Albert也曾幻想自己擁有一個「正常」的身體。小丁認為:「裸體並沒有一種特定的公式,不同人對於身體有不同的看法,大家可以發掘一下身體的不同可能性。」這個展覽正正就是希望把身體不同的可能性呈現在觀眾面前,同時打破大眾對男女身體應知的既有框框。


125942118_3012871962362393_7444160388539933213_n

Albert因為脊椎問題曾在背上動手術。([email protected]


對於模特兒而言,展露身體是一個自我認識的過程。Albert因為脊椎的問題令到外型上有異於普通人,背上亦有動過手術的痕跡,所以一直不太滿意自己的身體。不過,經過成為人體模特兒的經歷之後,他發覺原來畫家筆下的自己其實不似想像中扭曲。而阿儀雖然並未對自己的身體十分滿意,但就增加了對身體的自信心。「他們覺得原來我們對自己太過苛刻,希望可以多接受自己好與差的部分。」小丁淡淡說道。


同樣身為人體模特兒的小丁覺得裸體其實是一件十分普通的事情,同時是一種選擇,可以隨心選擇自己穿抑或不穿。在訪問途中問及小丁在身體展示上有否經歷過感到尷尬的時刻,停頓一兩秒後,小丁徐徐地道:「沒有呀,我也不知道為甚麼。」也許對於小丁而言,裸體就是這麼普通又自然的一件事。


《我們的模特兒Our Models》

展覽地點:灣仔軒尼詩道365-367號富德樓10樓

展覽日期:即日起至2021年1月6日

私人展覽,必須登記:forms.gle/oV9pLd2LtsJaajrWA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姚嘉敏

熱門文章

危險的共通體

散文 | by 查映嵐 | 2021-02-17

編輯推介

【虛詞・忘不鳥】詩三首:嚴瀚欽 X 律銘 X 之城

詩歌 | by 嚴瀚欽, 律銘, 之城 | 2021-02-27

金庸能否外於「政治正確」?

其他 | by 蕭雲 | 2021-02-22

詩四首:飲江 X 五口

詩歌 | by 飲江、五口 | 2021-02-25

《天堂舞哉足下》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1-02-20

【佬訊專欄】糕糕go

專欄 | by 佬訊 | 2021-02-18

【無形・忘不鳥】鸚鵡

散文 | by 葉曉文 | 2021-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