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如何都想留在電影的世界裡 —— 訪鍾雪瑩

專訪 | by  姚嘉敏 | 2021-08-25

鍾雪瑩aka鍾雪同埋鍾說,曾經是一位DJ,現在是一位填詞人和,演員。


對於鍾雪的印象始於DJ這個身份。高中時期每晚都會聽「一八七二遊花園」,當時覺得DJ都是轉數快、有諗法又幽默的人,每個人的獨特性都很高,十分厲害。知道鍾雪是DJ時同樣有這種感覺。後來碌鍾雪IG,覺得她人雖然很可愛但相片卻很搞笑,又發現這個女生在15歲時曾參加過亞洲星光大道,之後近年曾出演不同角色,如《致明日的舞》MV中一位在廁所痛哭,拿起剃刀剃髮的學生、《教束》中的助教Bonnix,最近更加登上大銀幕,出演《殺出個黃昏》和《媽媽的神奇小子》。鍾雪在多方面的發展都不俗,但在眾多身份中,她始終最想成為一位在電影圈中的人。


以電影養病的人


鍾雪自小已經和電影結下不解之緣,小時候父母每日收工後都會播電影,星期六日更加會一口氣睇三、四套戲,一星期已經睇了十套。日復一睇,鍾雪一直都習以為常,小時候並未留意到電影在她生命中的重量,她笑言「以前我以為個個都在屋企睇戲,唔知道其他人的家長係栽培小朋友打golf、打壁球。」直到大學時的一場大病,才令她有所感悟,決心成為一個演員。


回想起患病那段時間,鍾雪沒有流露出悲傷之情,反而輕鬆地說:「我大學的時候有個大病啦,當時要瞓係醫院」之後又隨即改正道:「係無瞓醫院,因為香港的床位唔夠,要瞓屋企,要攤個幾兩個月唔郁得,跟住我就諗如果可以做一樣嘢我可以做咩。」於是鍾雪想起了她最喜歡的電影,「係這個幾月入面我唯一做的就係睇戲,我覺得瞬間好似有好多朋友陪住我」。漸漸地,鍾雪開始發現電影從小到大都佔了她人生一大部分,亦陪伴了她走過患病這一段路,所以在腦海中萌生了想做演員的想法:「如果我郁得之後我想做呢樣嘢」。


236722212_537417787599276_8187941810616667535_n

鍾雪到訪位於尖沙咀海旁的彼思展覽。([email protected]


那些電影賦予的意義


由卡通片到陽剛味濃的電影如《艋舺》和《黃海》、由杜琪峰到艾慕杜華,鍾雪看過的電影很多,喜歡的電影和導演也很多,而彼思(Pixar)是其中一個她十分喜歡的電影製作商。相信不少人都會記得彼思開場時那隻從旁邊跳入螢幕的枱燈,定是大家的童年回憶。彼思出產了不少家傳戶曉的作品,例如《反斗奇兵》系列、《蟲蟲特工隊》、《沖天救兵》等等,其中《蟲蟲特工隊》和《五星級大鼠》更是鍾雪最愛,亦帶給她許多意義。雖然兩套電影中的主角在現實中並不受歡迎,鍾雪依然愛屋及烏,現實生活中螞蟻和老鼠愛護有加,「係成長過程中,我都好盡力去維護螞蟻同埋老鼠,係街聽到有人講老鼠我就會睥個啲人,跟住見到螞蟻我就會護送佢離開個環境。」近來又遭遇一次關於螞蟻和電影的啟示


早前香港天氣陰晴不定,一時陽光普照一時卻下起滂沱大雨,而鍾雪家中的洗手間出現了為數不少的螞蟻,於是她嘗試「​舀走螞蟻」,但不成功。「舀極都仲有,然後我就放了曱甴藥,覺得如果唔食的話未算囉,食的話未搞掂囉。於是第二日,我阿爸send了一個訊息畀我,佢話:殺戮太強,整個馬桶上面都是蟻屍。當下我突然之間覺得自己簡直係一個好偽善的人。《蟲蟲特工隊》帶畀我好多,帶畀我夢想、帶畀我一個信念去達成唔可能的事。但當螞蟻確實來到身邊的時候就覺得係入侵了我的空間,我竟然做咗件咁嘅事,當下覺得我真係垃圾。」


這個第一次「殺螞蟻」的經驗讓鍾雪重新想起了電影的意義以及她所愛的《蟲蟲特工隊》,「我當刻除了覺得自己好偽善之外,仲覺得電影帶畀人的魔力真係好強大,你唔知幾時會令一個好潦倒的人突然重燃對人生的希望,又或者唔知會唔會影響到佢成為一個好人,但某程度上電影可以陪伴到佢去行某一段路。當然我都希望佢最後唔好好似我咁發現自己係一個垃圾,但如果當佢做錯事的時候,有一個諗返起電影從而再次改變自己的能力,我覺得這個就係電影的魔力。」之後她又再默默說道:「我都想同啲蟻仔纖悔。」


電影在無形之中影響了鍾雪的生命,而她亦希望自己可以為其他生命帶來意義,「我希望我做的角色可以陪一啲人去行一段路。」


做唔到演員,就去為劇組蒸燒賣


為了成為演員,鍾雪參加過大大小小的試鏡,無論是學生作品抑或是電影試鏡她都會去,甚至劇組表明要搵男仔,她仍然會走去試。去過各式各樣的試鏡後,她明白要「cast得中」並不容易,「畢業之後發現其實唔一定會cast得中,咁我覺得首先要令自己成為一個更鍾意自己的人,所以需要學習唔同嘢。」除了睇電影之外,她小時候亦會聽電台,「我覺得收音機入面的人好睿智,他們可以在一個鐘內把點樣望到世界上最有趣的事、然後將這件事話畀你聽,咁我想學習這個技能,而個陣又請廣播劇演員,於是我就交了聲帶去試。」順利成章地,鍾雪在2017年5月進入商台,做過幾個不同的電台節目,最後在去年3月告別了DJ這個身份。


在2019年後半年,鍾雪要兼顧演員和DJ這兩個身份,她形容這段時間「超開心,超好彩」。不過,朝早拍戲,夜晚做電台的生活亦開始讓她喘不過氣,「我開始講唔到令我作為觀眾我想聽的事,覺得我講嘢好無營養因為我無睇這個世界,我身處的世界係別人的世界、角色的世界。同時無充足的精神去應付,對這個角色盡200%的責任。我覺得好差呀,好唔開心,唔開心到身體再次有毛病發作。」因為這個原因,鍾雪決定要放下所有東西,於是在2020年3月辭去電台的工作。她說自己並不是為了要全職做演員所以唔做DJ,只是在那段時間她想要讓自己休息一下,所以選擇放下DJ這個身份。現時,她除了做演員之外,亦有做填詞的工作。


一步一步向著自己的目標進發,鍾雪看似是一位有計劃、有野心的人,但在訪談之間發現她其實頗為「佛系」。到目前為止,她出演過的角色都是以青春可愛為主,問到會否想挑戰其他角色時,她思考了一會後說道:「隨遇而安啦,當導演覺得你可以的時候你就會做到,我都無咩所謂。無得擔心咁多,可能我的平凡令到他們用我,但係都可能會令到人睇厭。不過依家先剛開始,應該未有咁快發生,我能夠做的就係令到自己變得更加好囉。」


對於鍾雪而言,能演甚麼角色並不是最重要,最重要的是能否待在電影圈中,「如果做唔到演員咪去幫他們(劇組)蒸下燒賣囉,我都無咩所謂」,之後她又補充道:「如果唔做電影我諗唔到會做咩,唔做的話我應該會好傷心。」以往,她是一個超鍾意「㩒手機」的人,後來她發現自己經常機不離手是因為喜歡睇電影的資訊,「依家開工我唔會㩒電話,個電話係我個袋入面,放工先發現我無㩒過。原來我覺得我已經『在電影裡面』,唔需要再㩒電話。所以如果無加入呢度的話,我做咩都一樣。」



234782327_366671964899312_19826543504988569_n

喜愛卡通的鍾雪在訪談當天穿上了飛天小女警的T恤,隨後又興奮地展示出花木蘭的手機殼。(姚嘉敏攝)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姚嘉敏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虛詞.蔬泥】非典型蔬菜

散文 | by 林銘深 | 2021-11-30

詩三首:曹疏影 X 李盲 X 石堯丹

詩歌 | by 曹疏影, 李盲, 石堯丹 | 2021-1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