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形.中過又如何】困獸鬥

散文 | by  黃桂桂 | 2022-10-27

在圓形的鬥獸場內,一隻張牙舞爪的獸站在我的對面,而我赤手空拳,我掉頭就跑,背面卻是高高的石牆,怪獸張開血盆大口向我撲來——


*


「我昨天晚上發燒。」2月17日晚,阿爸突然說。大鑊了。我想。

我就是這樣被拉進鬥獸場的。只是那時我沒有料到,原來鬥獸場上我甚麼也沒有,沒有防禦裝備,沒有武器,沒有隊友。我只有自己,以及敵人。

必須聲明,在此之前我已經往血液裡注入mRNA、SM-102、PEG2000-DMG、DSPC、氨丁三醇、鹽酸氨丁三 醇、乙酸、乙酸鈉,而且是兩劑。我當然沒有天真到覺得這些物質能夠阻擋肺炎病毒入侵身體,只是當真正站在獸的面前,我才發現自己赤身露體。

無論如何,當晚我就上網搜尋中肺炎的應對方法,資訊少得可憐。這裡需要補充一下,二月中,第五波疫情剛剛開始,政府還未推出快速測試陽性的網上申報系統及電話熱線,醫療系統飽和,病人像巴士,被停泊在醫院戶外空地。從政府公告及新聞報道中,我唯一撈到的有用資訊就是:快速測試呈陽性者應盡量避免外出,並由其家人或朋友於指定場所領取深喉涶液樣本進行病毒檢測,再交回收集診所,每人限取一份。即是家中有人感染新冠肺炎,作為密切接觸者的家人還得出門領取深喉涶液樣本,而且由於一人限取一份,若我替阿爸取一份,我自己就無法進行病毒檢測。

在沒有選擇之下,18日早上9時許,我出發前往住所附近的郵局,打算領取一份深喉唾液樣本。在進入郵局之前,穿白色制服的保安阿姨指指門旁的綠色二維碼:「請掃安心出行。」

「請問要如何領取深喉唾液樣本?」我問。

「派光喇!」保安阿姨說,「開門不夠兩分鐘就派光了!那些老人家天未亮已經來排隊。」

「噢。」我呆了一呆。政府為我們提供的唯一一個防禦方法,原來只給早起的鳥兒。

「你去地鐵站碰碰運氣吧,或者去健康院。但我不知道數量就是了。」保安阿姨友善地提醒。我不是第一個撲空的人。

我向她道謝後離開,轉頭撥電話叫家人去健康院排隊。我自己則到附近的社區檢測站去做檢測,半小時後,鼻息肉隱隱作痛,像被鑽土機入侵的山洞。我再到藥房、超級市場張羅隔離在家的所需物資:快速測試包漲到120元一盒,我一口氣買了十盒;超市內大盒裝特強必理痛的貨架空蕩蕩,只剩兩盒細的,被我掃光。

回到家,家人說取不到深喉涶液樣本。這時阿爸做快速測試,白色的測試棒上出現兩條被猛獸尖銳的指甲劃過的殷紅血痕。我們一家正式開始自我隔離。


*


19日早上起床,鼻孔噴出的氣都是溫熱的,我量一量體溫,38.3度。我躺在床上,身體早已響起戰爭的號角。獸往我肺部噴了一把火,灼熱的硝煙穿過氣管從鼻孔竄出來。濃煙偶爾跑上腦袋,形成一團烏雲。免疫系統被嗆得昏昏沉沉,節節敗退。最後烏雲化成雨水,從雙眸擠出。身體失去水份,口乾舌燥,我往身體灌水,溫水流過痕癢的喉嚨,起了痰,我輕咳兩句,喉嚨又燒起來,火舌往肺部回噬。獸入侵了鼻、氣管及肺部,免疫系統竭力取回失地。每隔四小時,我就「啪」兩粒必理痛特效配方,咕嚕咕嚕為免疫系統送上糧食——這是我目前唯一可以治療自己的方法。


*


20日早上,我在一片嗚啊嗚啊、乒鈴嘭唥的嘈吵中醒過來,獸已經奄奄一息,聲音是從客廳傳來的。我走出房門,有家人躺在梳化上哭,臉色發白,四肢僵硬,手指蜷曲像折斷的筷子,「好辛苦啊!好辛苦啊!」她握緊拳頭猛搥自己心口,「唞唔到氣,我出唔到力……」她用力吸了口氣,又用力呼出來,每一個呼吸都花去她大半氣力,頸部青筋凸起,像人往薯片袋吸氣,薯片袋向內凹陷的樣子。

我們忙抓著她冰冷的手,安慰她,為她送上暖水,但獸沒有停止吸取她肺部中的空氣。阿哥忙撥999,向接線生說明情況,並詢問會否派救護車送家人去醫院。

「現時醫院非常繁忙,建議你的家人留家再看看情況。」接線生說。

「可是她透不了氣,而且全身麻痺啊!」阿哥很無助。

「即使救護車送她去醫院,她也是要等,情況如果未太差,還是建議留在家。」

三年前,他們也是這樣拒絕市民求救的。「唔好出街」。

「啊!」家人叫得撕心裂肺,我握著她的手,她捉著我,我卻感受不到她手指的力氣。「唞唔到氣啊⋯⋯我唔想死啊!」她聲嘶力竭地喊,豆大的眼淚順著臉頰往下掉。

阿哥再次撥打999,講解情況的危急,接線生依然主張留在家中,阿哥以近乎哀求的口吻請他派一架救護車來,電話那頭傳來一陣沉默及猶豫。就在這時,家人用力吸一口氣,再呼出,凸起的青筋消了,手指又有了力度。接線生仍然掙扎,家人用蒼白的嘴唇說:「不用救護車了。」是她戰勝了獸。


*


從2月17日到發燒,我每天快速測試都是陰性。直至退燒後兩日,快速測試棒上才出現兩道紅線。此時我身體內的獸已經頹靡成螞蟻在喉嚨裡爬,這是牠最後的陣地。

3月1日,也就是我進行社區檢測後12日,我才終於收到檢測結果:陰性。在等待的這12天裡,我已經被家人感染,並且痊癒了。在鬥獸場裡,我們只能自我拯救。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劉紹銘教授與我

散文 | by 曾卓然 | 2023-01-18

編輯推介

悼顧嘉煇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3-01-27

《方圓》「後/Post」——編者話

其他 | by 方圓編輯部 | 2023-01-27

祝福

小說 | by 盧卓倫 | 2023-01-23

回家

散文 | by 郝偉凡 | 2023-01-30

白紙詩輯:一種屏息的顏色,一種刪字的意圖

詩歌 | by 蔡琳森、鴻鴻、三木 | 2023-01-20

《參差杪》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3-0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