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走過軒尼詩道街頭】軒尼詩道

詩歌 | by  熒惑 | 2021-03-19

一、

世上沒有一條馬路比這裡更熱鬧
也更冷清了

熱鬧不是因為人多
而是因為走路的人無比憤怒

冷清也不是因為人少
而是匆匆離席的人也順手牽走了
這城市的華美與悲哀


二、

還記得那個傍晚
幾百人堵在循道衛理堂外的馬路
像無數盞長亮的紅燈
那時候司機仍然遵守交通規則
除了不耐煩的響號
就甚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後來的某一個時空裡
那裡成為了收集站
大量冰袋、長遮和鹽水蜂擁而至
後來物資有沒有被浪費掉
後來人有沒有被浪費掉?

每次我走過同一個街口
那響號就總是在耳邊縈迴不去


三、

官立小學創校時種植的大葉榕
被一場風災吹倒了
學校捨不得
把斷木送去新界東北的木廠
改造成裡面有個方形空洞的椅子

東北的木廠也快要被吹倒了
那些捨不得的人
會被打包送去甚麼地方
然後被那些從城裡來的人
改造成甚麼樣子呢?


四、

同德大押拆卸了
後來的人大概不會記得
這段路往時不用開遮就能走過
也不會看得懂「押」這個字

所謂典當就是
把珍貴的家傳之寶高高舉起
去換一些應急錢

日光正烈
我看見軒尼詩道上的行人
把他們的雨遮高高舉起
在來日的橫風暴雨將它們收走以後
不知道能兌換到多少枚
為這城市續命的銅板?


五、

救世軍施食廠搭建於1938年
就是現在軒尼詩道官立小學的位置
一所簡單的棚屋
義工用牛肝粥和牛奶
還有識字班
在戰爭時期養大了無數孩子

要是那些孩子健康成長
加上一點好運氣的話
大概五十年代結婚生小孩
孫子女出生在八十年代

我也是八十年代出生的
孩子年滿三歲了
在救世軍旗下的一所幼稚園讀書
在這些病毒肆虐的日子裡
透過電腦的視像畫面
繼續學習生字、唱兒歌


六、

貝拉·悉尼·吳爾芙
就是那個作家吳爾芙丈夫的姐姐
本人也是一位兒童書作家
第二次婚姻嫁給後來的香港輔政司
除了壯大女童軍
以及牽線讓救世軍進駐以外
為了讓兒童「在陽光下自由奔跑」
在灣仔籌建了一座球場
並以他的丈夫命名

她大概沒有想到的是
在後來暗無天日的時代裡
仍有人為了追尋陽光而繼續奔跑
一些人從童年跑到老死
讓新一代接力跑下去
將近一百年了
在球場和外面的馬路上
爆破聲和吶喊聲
依舊沸沸揚揚


【我們走過軒尼詩道街頭】五犯離場,不用慌張


七、

岑光樾這位校長
記得他的人不多了
成達中學關了門以後
還有誰認得灣仔的舊模樣?

偶然讀到他的學生在臉書上發帖
自述已是年逾八十的耄耋
移居加州經年
正懷念當年的校歌
可惜業已印象模糊無法重唱

一生人只能經歷一次甲子循環
居士辭世六十年了
還記得他誦讀過的詩經裡
風雨如晦一一
下句接的是甚麼?

六十年來風雨吹遍這城的角落
早已把時代吹散了嗎?
軒尼詩道上曾經有一群學生如此清唱:
雞鳴不已
凌風霜

即使雄雞宰盡,天地無明
只要有一棵桑樹在狂瀾中仍未倒下
就必然有禽鳥的英靈堅決翹首
請為牠找回聲帶
讓牠呼喚太陽

相信有夢
也相信有黎明


八、

在某次橫過馬路的時候
我與自己碰面了

我與一身黑衣的自己照面
我與白衣的自己照面

我與更年輕時一臉陽光的自己照面
只有我認得他

我無法確定是否遇上過未來的自己
黃昏的軒尼詩道上
偶爾有中年人或老者向我點頭

有人似乎想告訴我些甚麼
似乎沒有

29-1-2021



【我們走過軒尼詩道街頭】
活動由灣仔區議會贊助
主辦:香港文學館
協辦:灣仔區議會文化及康體事務委員會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恐懼症

散文 | by 跂之 | 2021-10-24

【教育侏羅紀】建立

教育侏羅紀 | by 游欣妮 | 2021-10-19

投向新世界的石頭

影評 | by 安娜 | 2021-10-18

李琴峰「芥川賞」得獎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1-1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