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詞﹒張愛玲分重作】跟著愛玲配Pantone(紅色篇)

創作 | by  姚嘉敏 | 2020-10-29

「對於色彩,音符,字眼,我極為敏感。當我彈奏鋼琴時,我想像那八個音符有不同的個性,穿戴了鮮豔的衣帽攜手舞蹈。我學寫文章,愛用色彩濃厚,音韻鏗鏘的字眼。」張愛玲在〈天才夢〉中曾經這樣形容過自己對色彩的洞察力。今年是「祖師奶奶」張愛玲百歲誕辰,兩岸三地的媒體都紛紛推出有關的報導。多年來,人們都以「華麗與蒼涼」來形容張愛玲,而色彩,正正是構成華麗的元素之一。


一提到色彩,相信不少人都會想起Pantone,作為色彩界的權威,每年年尾發佈的Colour of the year都會引起一番熱話並且成為來年的潮流指標。早前,Pantone在Facebook公佈了一種新的紅色,名為「Period」,希望藉此打破外界對月經的固有印象以及去除月經的污名。

pantone

七件張愛玲筆下人物的紅衣裳


說到紅色,紅在華人的社會中一向有喜慶、吉利之意,結婚、新年、壽宴。。。各種喜慶場合都是紅當當,紅得刺眼。就連打麻雀也有人要穿紅底褲,可見紅色地位超然,而張愛玲筆下的人物也愛穿紅色。

張愛玲的色彩學一直都有不少學者研究過,其中傅嘉琳的《張愛玲小說色彩與配色之研究》就指出原來紅、白、黑、綠、藍是在張愛玲作品中出現次數最多的顏色。五色當中又以紅色為最,出現次數最多。在張愛玲的文字當中,紅也要紅得華麗,單單是紅色已經可以再細分成粉紅、桃紅、大紅、 磚紅、櫻桃紅、蝦子紅、石榴紅等等。對於一眾無法分清女友唇膏顏色的男仕而言,相信以上一番文字足以令各位看得頭昏腦脹。 不過,張愛玲對於顏色就是如此敏感,每種紅都各有不同,各有特色,並不是深啲嘅紅色以及淺啲嘅紅色般簡單。那麼,到底張愛玲筆下的人物又喜歡哪一種紅?


螢幕快照 2020-10-29 下午4

1.棗紅

《第二爐香》中一向愛穿黑的蜜秋兒太太穿了件棗紅色衣服,棗紅即是深紅色,較為深沉。


「他向來不大注意女人穿的衣服的,但是現在特地看了蜜秋兒太太一眼。她已經把衣服穿好了,是一件棗紅色的,但是蜜秋兒太太一向穿慣了黑,她的個性里大量吸入了一般守禮謹嚴的寡婦們的黑沉沉的氣氛,隨便她穿什麼顏色的衣服,總似乎是一身黑,胖雖胖,依然楚楚可憐。」


螢幕快照 2020-10-29 下午4

2.石榴紅

《心經》中的芬蘭穿上一條裡布是石榴紅的百褶裙,裙子在旋轉時變成了一朵石榴紅的花。石榴紅即石榴花的顏色,是一種高色度、高純度的顏色,以搗碎後榴花和果皮來染布。因為不容易染色,所以只有官家女眷才有。在唐代,石榴裙(即石榴色的裙)十分受歡迎,不少文學作品都有石榴裙的身影,例如李白的「移舟木蘭棹,行酒石榴裙」和武則天的「不信比來長下淚,開箱驗取石榴裙」等等,可見備受青睞 。


「芬蘭叫道:『就這個好,我喜歡這個!』兩手一拍,便跳起舞來。她因為騎腳踏車,穿了一條茶青折褶綢裙,每一個褶子裡襯著石榴紅裡子,靜靜立著的時候看不見,現在,跟著急急風的音樂,人飛也似地旋轉著,將裙子抖成一朵奇麗的大花。眾人不禁叫好。」


螢幕快照 2020-10-29 下午4

3.大紅

《半生緣》的翠芝在婚禮後以「Monotone」作為穿搭意念,以一身大紅色示人。大紅即是正紅色,又被稱為絳色,有傳由絳珠草提取而成,而絳珠草是由《紅樓夢》而來,多年來學者對於絳珠草是否存在又或者是哪種植物仍然有不同的看法。


「大紅絲絨窄袖旗袍上面罩一件大紅絲絨小坎肩,是那時候最流行的式樣。」


螢幕快照 2020-10-29 下午5

4.玫瑰紅

《鴻鸞禧》的玉清在行禮時穿上玫瑰紅旗袍和玫瑰紅平金花鞋,是一種紅中帶紫的色彩。


「二喬笑著問(玉清):『行過禮之后你穿那件玫瑰紅旗袍,有鞋子配麼?』」

「婁太太和親家太太和媳婦并排坐在沙發上,平靜地伸出兩腿。。。親家太太抽香煙,婁太太伸手去拿洋火,正午的太陽照到玻璃桌面上,玻璃底下壓著(玉清)的玫瑰紅平金鞋面亮得耀眼。」


螢幕快照 2020-10-29 下午4

5.銀紅

《金鎖記》中曹七巧穿銀紅色上衣。銀紅為粉紅色和銀朱混合而成的顏色,帶有光澤。《紅樓夢》中亦有出現過銀紅色,例如第二十六回中一位丫鬟穿了件「銀紅襖兒」。


「那曹七巧且不坐下,一隻手撐着門,一隻手撐了腰,窄窄的袖口裏垂下一條雪青洋縐手帕,身上穿着銀紅衫子,蔥白線香滾,雪青閃藍如意小腳褲子,瘦骨臉兒,朱口細牙,三角眼,小山眉。」


螢幕快照 2020-10-29 下午4

6.朱漆紅

《心經》中的許小寒穿上一件面料是花洋紗,內裡是朱漆紅的袍子。朱漆紅是一種介於紅色與橙色之間的色彩,由硃砂製成。朱漆紅在古時可說是專貴的顏色,官廷中不少建築都是塗上朱紅色的。許小寒的穿搭品味告訴我們穿紅色也不一定要紅出面,有時在不顯眼的位置上用上強烈的色彩,反而能帶來視覺衝擊。就像Christian Louboutin的招牌紅底高跟鞋般(紅底鞋是Louboutin把助理的紅色指甲油塗在鞋底而誕生的),一不小心就成為了經典,風摩世界上萬千女士。


「隔着玻璃,峰儀的手按在小寒的胳膊上——象牙黃的圓圓的手臂,袍子是幻麗的花洋紗,朱漆似的紅底子,上面印着青頭白臉的孩子,無數的孩子在他的指頭縫裏蠕動。」


螢幕快照 2020-10-29 下午5

7. 杏子紅

《怨女》中,其中一位媳婦在老太爺陰壽上穿上了大紅裙子配杏子紅緊身長襖。杏子紅是成熟杏子的顏色,黃杏熟透後會發紅,混合了紅色與黃色。最早出現杏子紅的文學作品為南朝民歌《西洲曲》:「單衫杏子紅,雙鬢鴉雛色。」 形容西洲女子之美。


「老太爺六十歲陰壽,三位媳婦都穿大紅裙子,都配緊身長襖,分別是一件青蓮色,一件湖色,一件杏子紅。箇中奧妙,擇日再想。」


張愛玲對色彩和服飾都有自己的一番見解,若果不做作家,相信她定是一位別樹一幟的時裝設計師,能把傳統和現代的Pantone接上,相信愛玲也會感興趣的。


未命名-2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姚嘉敏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親愛的房客》中的敘事結構

影評 | by 葉嘉詠 | 2020-11-24

共同病歷

散文 | by 忤尚 | 2020-11-24

打書釘讀晒黃碧雲《附件三》

其他 | by 吳芷寧 | 2020-11-23

《理大圍城》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0-1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