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國舞者八年血淚史:訪《专业不专业 Zhuānyè bù zhuānyè》

專訪 | by  蘇麗真 | 2022-06-22

若你要點評一場表演而你不知就裡,除了向大導演李安學舌:「我看不懂,但我大受震撼!」令你 sounds like a pro 的方法,取決於「專業」兩字。而在中國舞而言,臉上擠一個可掬笑容,配上激情北京腔翹舌音:「 Hěn zhuānyè!」不啻是一個專業的回答。土生土長的中國舞者伍詠豪(Skinny)經歷八年演藝修羅場洗禮,打滾過多少舞林盛會,橫掃多少獎學金,相隔十二年重返不加鎖舞踊館,在他的首部個人創作《专业不专业 Zhuānyè bù zhuānyè》,帶來一場舞蹈專業和身份認同的自我探索,尋找學院從沒教的「香港舞」,一支真正屬於自己的舞蹈。


那年十八,回歸慶典

DSC07079


未見其人先見其字,Skinny 的藝術家簡介如是自道:「伍氏,字堅尼,九龍黃大仙人也。學時,人高米八,奀挑鬼命,因以為名(…)」古風而玩味的文字,引出他穿上舞鞋的淵源。


Skinny 天生骨格精奇,身形高䠷,中學時被舞蹈組揀卒參與「回歸慶典」的中國舞表演,一張白紙,初登紅館。綵排過程中他播出了出土文物片段。慶典上先由小朋友表演一段活力四射的紅歌跳唱:「祖國是隻大公雞!」尷尬的歌詞引來觀眾一陣竊笑。然後是一段齊齊整整的男女舞蹈,他身在其中,然而在人海裡看不見。他指出香港的中國舞界陰盛陽衰,男生多數選跳爵士舞、現代舞、街舞等,那怕是芭蕾舞,也絕對比中國舞受歡迎。由於男舞者太少,慶典上全男班一段更要借街舞舞者濫竽充數。為何乏人問津?因為大眾嫌中國舞老套。他解釋,普羅大眾對「中國舞」的想像,往往停留於各類愛國活動上的娛賓環節、民族服飾、《甜蜜蜜》等陳腔濫調、扇子、水袖,還有不知哪裡跑來的宣紙和毛筆。


DSC07067


畢業後 Skinny 沒多想,出於純粹的喜歡,報考香港演藝學院的中國舞課程。面試要求他即場學習一段民族舞步,隨音樂即席演出,誰知左右腳搞混了,將雲南舞跳成藏族舞。面試時問及他想跳中國舞的理由,他說:「有中国人的地方就要有中国舞!」「要中国舞冲出亚洲!」面試官笑笑回應:「你还是出去等消息吧。」


最後他被錄取了。他如今想來,可能因為面試官是女人,而他是男生,在香港跳中國舞較為吃香,「都可能同我高、靚仔有關。」中國舞博大精深,兼具古典舞以及民族民間舞,在演藝習舞,將中國內地十年的課程濃縮至四年,相比其他自幼習舞的同學他較遲起步,讓他感到好像永遠不夠時間練習。


學院沒有教的「香港舞」


DSC07073


展演名稱《专业不专业 Zhuānyè bù zhuānyè》以簡體中文和普通話拼音命名,正正是 Skinny 為香港中國舞界行內的獨特文化現象留下的注腳。為這次展演擔當劇場構作的張利雄(Holmes)解釋,在兩文三語的香港,廣東話為主要語言,但來到中國舞業界,普通話作為母語者多為權威(authority),普通話彷彿令座擁更大的代表性和話語權。然而語言、地域、身份是否介定專業與否的標準?難道一定要師承某大師,名門正宗才稱得上專業?


畢業後投身舞界,即使想一心跳舞,藝術家仍要面對無處不在的職場文化。Skinny 記得一次排練時提出意見,編舞狠狠回話:「你编舞还是我编舞?」他感覺似被摑了一巴。「原來出嚟做嘢,未必希望你有咁多 input,只希望你係隻棋,但你自以為係將軍,幫人哋諗埋策略。」Holmes 補充,中國舞相對現代舞較少創作,編舞擔任創作,舞者負責執行,較少探索共同創作的空間。Skinny 認為其一原因在於中國內地的風氣,認為民間舞加入新元素或作出調整便會不夠「純正」,會招來公開論戰批評,「令到舞者好怕以中國舞作為創作嘅載體,甚至好少談及呢回事,尤其喺香港。」這個風氣往往扼殺了很多創作的可能,也令他在打滾舞林八年後,方有意欲創作首部個人作品。


Skinny 在個人簡介中,寫自己得舞術,悟當下,洞天命,志於尋找一個歇腳亭。「演藝學咗好多隻舞,雲南舞……點解無教我鄉下嘅舞?我籍貫中山,但反過來,我連中山都未去過。我喺香港出世,屋企喺香港,學完咁多人哋嘅嘢,咁你自己係乜嘢?喂 dancer,跳隻『香港舞』嚟睇下?我企咗喺度。」他續說,原來香港也有蜑家舞、舞火龍等民間舞蹈,但怎樣定義「香港舞」?怎樣才能跳出屬於他自己的舞?在香港跳中國舞,寄居於一種文化身份以及語言疆域的曖昧狀態,《专业不专业 Zhuānyè bù zhuānyè》正是一場由舞蹈本質潛行至自我認同的探索過程。


先做個專業的人


DSC07072


Skinny 早在 2010 年參與不加鎖舞踊館社區節目《康城節》,擔任「文化大使」,直至數年前輾轉在巡演期間結識 Holmes,給予對方「鍾意講故仔」的印象。二人在去年「#非關舞蹈祭」的《張利雄》初次合作,而今次再合作,涉獵劇場及平面設計的 Holmes,不論在邏輯思維或是表現手法上都帶來驚喜。因此演出除了中國舞表演,要扇有扇,要棍有棍,大晒功架表演雲南等少數民族舞蹈之外,亦加入錄像、獨腳戲等元素,突破中國舞演出的固有框架。本作作為《Unlock Body Lab:公開研習週》的展演系列「Open Field Vol.1 」的 double-bill 之一,以排練室展演(studio-showing)作呈現方式,原訂於今年初與觀眾見面,無奈受疫情影響延至 7 月,因此他們在構思時加入了疫情相關的元素。


Y 世代的 Skinny,三十而立,立足於不少本地藝術家及表演者面對的人生關口。當年十位一同主修中國舞的男同學,只有一兩個仍然跳舞。受疫情所迫,兩年來他為生計做過搬運、送外賣等工作,開始思索前路:「係咪要轉行?搵返份『腳踏實地』嘅工作?」亦令他冷靜下來回首過去,一個專業舞蹈藝術家,投身娛樂產業或是大型舞團時的種種掙扎。回歸展演主題「專業不專業」,二人坦承難為「專業」定分界;而 Skinny 現階段希望成為一個願意溝通、有同理心、必要時妥協、有內省能力的舞者——要成為「專業舞者」,必先做個「專業的人」。


左:伍詠豪,右:張利雄

--------

《专业不专业 Zhuānyè bù zhuānyè》

八年演藝生涯編織的表演教育指南

放下過氣教材

向專業請教

以為步入教會,實際步入邪教

禮教崩壞卻不停說教

主教九流叫你虛心受教

你,今日領教咗未?

創作/表演者: 伍詠豪

劇場構作:張利雄

#不要問舞蹈給了什麼你 #問下自己付出了什麼給舞蹈 #少說話多做事 #咁多說話多做事


「Open Field Vol.1

《走走》+《专业不专业 Zhuānyè bù zhuānyè》

日期/時間:2022 年 7 月 8 至 9 日(8pm)

地點:不加鎖舞踊館

購票:https://www.art-mate.net/doc/62276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蘇麗真

「虛詞﹒無形」記者。素食女子,喜歡文字、電影、音樂、旅行、動物。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已讀即回:不信則無!信則有Live!

已讀不回 | by 無定向會客室 | 2022-11-26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安妮.艾諾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2-11-25

《西線無戰事》:你以為戰爭是什麼

影評 | by Sir. 春風燒 | 2022-11-22

香港二○二○

詩歌 | by 蔡琳森 | 2022-1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