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潮流動,遲來的後現代舞蹈——超譯不加鎖舞踊館《相對現場》

劇評 | by  蘇麗真 | 2022-05-10

日期:2021 年 10 月 1-3 日(虛時)

時間:下午 3 時

案發現場:葵涌劇院黑盒劇場

疑犯:不加鎖舞踊館 等

上文提要


【現場】


黑盒的光,從沒有完全凋謝。在陰溝裡我們仰望晨星,念念不忘,必有迴響,憑一啖氣,點一支煙,有燈就有人。


水瓶座的多媒體藝術家/DJ 劉曉江(Lawrence)以實時打字,LED 投映在高牆上,身高 193 的他流著一頭長髮,從水瓶中流出意識。水瓶座象徵理性、科學、抽離和理想主義。詩人崑南語:「進入水瓶年代前必須經歷無數陣痛。」


傳統的舞蹈劇場按劇本演出,不加鎖卻不按牌理出牌,因為首先出場的是不動如山的音樂家、藝術家,可是無形有形,也有無用之用。


再由跳脫的舞女黃杜茄打開序幕,21 世紀流行 KOL(Key Opinion Leader,意見領袖,in case 你是一座古老石山)她身穿一件白色的露肩皺摺衣服,一條居家風短褲,她以脫掉的紅舞鞋為喻,致敬她的母體——舞蹈。學院派形體出身的她,赤腳 tip toe,猶如陳奕迅畫沙。她是一個跳脫的白羊座,水瓶年代已經降臨,唐綺陽語:個世界變得好好玩。白羊是皇道十二宮的首位,火星主導的她一馬當先,用形體致敬前衛的先鋒、實驗藝術。


繼而她伸展一陣囈語,有時在地上,有時中間,令人聯想到少女漫畫《守護甜心》(日本漫畫家 Peach Pit,兩位女生是我的次文化啟蒙,她的名字來自一對反叛的英倫樂隊,以蛋為喻,探索青少年的意識、性別話題,是一種隱晦的 Sex Education,就像 Mirror/Error。)


她以身體演活一位天真的芭蕾舞者,做出當今流行的 Yoga pose,有時又游走於劇場中切與邊界之間,是一種陰性書寫,我這位生理女性的視線難以從她身上移開。


是線,是點,是面,是圓,是球,是波。波係圓嘅,韋拿腳法似我,同樣是水瓶座的張利雄(Holmes)向當代偉大創意評述員兼已逝的「伍仔」伍晃榮和「阿叔」林尚義,不知道有稿還是脫稿,他向觀眾介紹美國的《NBA 2K2021》即席演出:「有無咁多人生日呀?」


由於本人非籃球 diehard fan,「薑愈老愈辣」一句令我開始抽離,他開始介紹對岸沉默不語埋頭苦打的 Lawrence,解釋對方 193 的身高,緣自於對方寶刀未老,早年打過 Nike League,此時他似是暗喻《庖丁解牛》——再鋒利的刀都有更鋒利的一日。


眼睛難以離開彼時意態撩人的白色小羊,關鍵意見領袖正在 attention seeking,她倏地躺平,全程沉默不語,極盡感官之能事,凝視她的眼睛像是一面鏡子,以人為鏡,她躺在地上放屁!令人陷入一種後現代女性主義者常見的兩難(dilemma),這是一種迎合父權的男性凝視,是女性的自我物化,還是完全的性解放?我邊開啟我的第三眼——手機記下,耳朵耳畔隨著Lawrence的迷幻電音,播起一名「葵廣舞女」吃芝士腸的衝擊影像,我想起了友媒的一句hashtag——#我就是我。


再返嚟 Lawrence 的打機旁述。他表示舞館仝人最近沉迷於《第五人格》,一隻起源於美國,後來在山寨翻生的手機及電腦 game。此場浸沉式的游戲體驗兼具環迴立體聲和震動效果,令人聯想起傳統戲院的 stereo 立體聲,以及現今流行的 ASMR 。某位身在另一現場的「家庭觀眾」裝瘋扮鬼,追逐其餘忘掉身分的不加鎖玩家,可能是致敬上期流行的 Running Man。


此時,Sabrina 開始在「地中海」婆娑亂舞,她飾演的是舞女,某人回應:呢個角色好難玩。我一笑表示同意。隨著她的呼吸節奏加快,她開始以呼吸節奏去實時扮演遊戲中的配音員/聲優,說時遲那時快,某人已被可怕的鬼捉去,係人係鬼,有時難分。


然後,一位打機的佬在場介紹熱門搜尋關鍵字,這位鍵盤戰士,向世人介紹加密貨幣、VPN 、NFT 等「世界真理」。由於小妹對 NBA 的認知只來自重製一百次的《NBA2K》,2K 暗合不及 1080p 的畫質,讓我不自禁想起已逝的巨星 Kobe Bryant,可惜,無論他的方法演技演得多麼美,以為在 PS4 練兩星期,便能打低 Lawrence,可惜只是想得太美。


這位打機宅男穿著居家服裝,演活直播主的角色。我憑手上的手機進行 recital:「薩爾瓦多 bitcoin 發聲明,中國叫所有虛擬幣收皮。」他的獨白有一種大台《交易現場》急口令式聲明的既視感,又令人記起何韻詩《奪命金》以及那位低調的最佳女配角蘇杏璇,所謂「曲線要講明」,他以唇舌唱出一首「明歌」,或是夜夜「笙歌」。如果你看不懂,這位「鳥人」(Birdman/Bird Person)要演的是新世紀末的潮流——去中心化。


愚曾經在某間大角嘴音樂餐廳迷失星屑,也在呼吸位迷失過無數場《第五人格》,煙消人散,然後便散場。Justice delayed is justice denied. 為何遲了開場?盡在不言中,因為行為即藝術,每位觀眾也有一雙美麗的眼睛,或者三隻,或者四隻,只因宇宙是無限疊加的多維度平行世界,每個人也有獨一無二的觀影體驗,一切盡在不言中。因此我大聲吶喊出「Bravo!」,因為香港人大半內斂,不敢高聲訕笑,而外國的劇場似是十分自由……


致自由。


***********************Intermission, 中場休息 **************************


【你我相對多麼遠】


「啲光好掁眼呀!」這位熟悉又陌生的非二元雙魚座卡門(Carman)出場,用她美麗的綺眸打量小妹,「如果咁樣佢見唔見得清楚?」我立刻演出即興劇,像《北風和太陽》,拉下我購自旺中「 cheap 雞」三十蚊的橘紅色帽子——紅是蕭紅的紅,也是女兒紅,也是埋土的磚紅,象徵流動的血,是香港人一生的債。


伊回到劇場中心,用指尖輕撫灑落肩上的長髮。「你以前啲頭髮,好碎。」煩惱絲,化成詩化語言,「應該係紮得多。」以一條無形的橡皮筋,暗喻文明的拘束。兩名美麗的女子,在台上流動,燃起文明的火種。「呢個紋身……」這位反傳統的舞女暗自介紹黃杜茹(Sabrina),她是一位手刺(hand-poke)紋身師,她紋的煙,如霧,如心。「佢個pat pat都仲係咁大。」然後,她輕撫獅子座的愛彌兒(Emily)的臀際,「仲要著緊身褲。」簡直是拍案驚奇!害我笑出腹肌來,這簡直是日本綜藝節目,倭人的規訓是一場「不能笑」大考驗,我禁不住笑出聲,可能打擾了一些看傳統劇場的觀眾,真的要說聲「蔬泥」!


繼而是廣東話讀白︰「腳瓜仲係咁 cute」、「佢啲皺紋多咗好多。」我想起了水瓶年代的啟蒙、理性和科學——就像太極生兩儀,兩儀,愛彌兒和頑皮的紅孩兒,或是阿當—又名上帝粒子,自阿米巴變形蟲開始,經歷無數次細胞分裂。


「佢望住我嘅嗰個眼神,到而家都仲係一樣。」她們貼在一起,以魔術貼黏貼彼身,模擬一種骨折的聲音。它是以太,是擬態,是世上一切介質,是真人秀,「卡嚓卡嚓」,是攝影機的快門聲,也是世上千百種分裂的語言,是巴別塔的分離。


她們再度在劇場中心跑步,頑皮的光屁股孩子,由傳統的白無垢衣著,換上居家服,意寓於形,甚麼是「場」?可以是廣場,廣場上的舞,如果不是大媽,不是Y2K的屯門娜娜,而是美麗的年輕舞者,看官會否更易接受?


未幾,這場多媒體表演的某位 DJ 禁不住要刷存在感,在黑盒劇場的後台,或某處,開始播起環迴往復的友伴剖白︰「開頭以為好靜,但識落,發現佢好鍾意食嘢,如果可以放鬆啲同放開啲咁就 perfect!」從流行的語言去說:這個年代我們經歷太多難以言喻的創傷,因此讚美是一種藥,是一種除魅或解咒,舞者時而在場中抽搐、飛舞、亂舞。


香港人需要藝術,需要豉油,需要糖份,需要養份,需要自療。永遠的張國榮唱:「你離開了,卻散落四周。」後現代的斜槓青年雖然沒有他的形體,卻如花似水,散落四周。在 curtain call 之際,Unlock 的台前幕後終於挽手大合照。看不懂?你懂的。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蘇麗真

「虛詞﹒無形」記者。素食女子,喜歡文字、電影、音樂、旅行、動物。

熱門文章

情色青蛇

影評 | by 梁靖芬 | 2022-06-20

編輯推介

【虛詞.夠鐘食藥】貓醫施藥記

小說 | by 文秉懿 | 2022-06-29

【無形.夠鐘食藥】西藥

散文 | by 風緣 | 2022-06-28

【虛詞・夠鐘食藥】詩三首:蘇麗真 X 驚雷

詩歌 | by 蘇麗真、驚雷 | 2022-06-27

【珍寶下沉詩輯】饒舌的歷史課,航向眾人的假面

詩歌 | by 陳李才、李顥謙、朱少璋、璇筠 | 2022-06-25

關於藝術發展局選舉

如是我聞 | by 甄拔濤 | 2022-06-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