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搏擊會

小說 | by  蘇麗真 | 2023-09-22

Boxing Day 的一夜燈紅酒綠,通勝上寫著:宜鬥陣。工廈沉重的鐵閘像狗頭鍘,我把它徐徐拉下,techno 震耳欲聾的重低音從門縫溢出,滲滿整片地板,轟轟轟轟,包圍著室內的整片空間。


The first rule of Fight Club is: you do not talk about Fight Club.

搏擊會的第一條法則:你不能談及搏擊會。


規矩是死的,人卻是活的,如果不談及搏擊會,又如何招募選手呢?又如何邀約朋友一起觀賽呢?這條規則的潛台詞將世界畫開兩半,搏擊會是一個世界,離開這道門外又是另一個世界,像兩個互不指涉的平行時空。這裡發生的一切,離開以後發生的一切,沒有人會過問。這裡的每一個人早已簽下生死狀,是生是死,貴客自理。


這裡沒有觀眾席,全部人簇擁在一片水泥地四周,這就是一片最原始的鬥陣。那邊的幾個選手忙著脫下身上的穿環、耳擴,上一場賽事太過猛烈,有人的耳垂被一把扯下,肉塊隨耳擴一把掉在地上。比賽中止。他忍著痛楚把火酒倒在傷口上,然後不知所蹤,大概自行到了醫院去吧。自此他得了一個新的名字:梵高,有人也叫他「咖啡杯」,因為只有一隻耳朵。他就這樣成為了這裡的都市傳說,過了一些時間後,沒有人會主動提起,但發生過的一切,大概所有人都記得住。


但願如此。


台上恤著粉紅色平頭的 MC 用流利的口技打了四個八拍,示意觀眾的焦點拉回來,然後大聲叫嚷:「大家 make some noise!今夜的選手都是用生命來娛樂大家,沒有理由不支持吧!我要聽到大家最熱烈的呼喊聲!」


今夜的賽事設彩池,2888 元獎金,以淘汰制進行。尾二的一場對決,是烏鴉和東方不敗。她們都是運動型選手,據說已經相識了超過十年,在我降生到搏擊會前已經打過無數場比賽,是老友,也是俱樂部裡的死對頭。烏鴉一頭血橙色長直髮隨意灑落在肩上,她咬著髮圈,緩緩將髮綁成一條鞭似的馬尾。東方不敗有一頭標誌性的髒辮,因為方便活動的緣故,被胡亂盤在頭上,成了一個蜘蛛似的髮髻。東方不敗舒了一舒肩,哄過去,說:「不要打臉,不要打到我的鼻環。」


MC示意比賽開打,兩人遂在場上短兵相接。東方不敗起局打出一記直勾拳,重重落在烏鴉的眼窩上,種下了一個腫包,烏鴉痛極倒下,旋即用右腳撐起重心站穩馬步﹐往左閃了數個身位,看准時機出擊,或許是因為眼傷的緣故,這個拳並沒有瞄準到要害,只是落在東方不敗的肩際。東方不敗擺出一個擋格,一個弓步向前直出兩拳,擊中烏鴉的拳套,力度只屬搔癢級數。烏鴉開始計劃反擊,亮出以退為進的打法,退後了幾步,然後再使出右直拳。東方不敗迅速將身體重心後移,並略向右轉,同時迅速將左肩聳起,以左肩阻擋烏鴉的攻勢。烏鴉並沒有怯,再打出一記左勾拳,擊中東方不敗的腹部。東方不敗稍事後退,重整步伐後再瞄準烏鴉的下頜,烏鴉立即擺出雙手擋格,抵銷了東方不敗的力度。東方不敗再對準烏鴉的面部打出直拳,烏鴉迅速下蹲,用腰腹力量從對方左臂下閃過。兩者勢均力敵,一日未打到最後一秒,也未知勝負。在我點煙之際,烏鴉一時晃神,東方不敗伺機打出了連環的勾拳,一拳直撼烏鴉的鼻樑,霎時鮮血直冒,烏鴉跌坐地上。東方不敗乘勝追擊,從上方跪坐鎖住烏鴉的肩胛,此時大局已定。


「三!二!一!」裁判連忙分開地上的兩人。MC 隨即宣布這回合已經有了結果。東方不敗作為全場最強的女拳手,是不爭的事實,烏鴉憑著過人的體力苦撐到那麼久,已是一件相當厲害的事情。烏鴉的血一直沒止住,體力透支以後東方不敗露出一個滿足的笑容:「這就當是中學時期你考試作弊害我被逮的回禮吧。」


一節比賽結束,東方不敗得到半小時的休息時間,稍後將會是決賽﹐面對這場生存遊戲的設計者 DJ Xanax 。我自知不是拳擊的材料,注定當一個搖旗吶喊買大細的觀眾。到洗手間補妝時,赫然發覺洗手盤多了一灘血。地下有一顆門牙。親愛的不知道哪位,你掉了的是金色的門牙,還是銀色的門牙?


燙著一頭短曲髮的 Xanax,穿著一件紅色皮草架上墨鏡出場,在黑色鏡面反射中並沒有任何人,ta 從來也是如此目空一切,因為 ta 就是這場生存遊戲的最終 boss。沒有賽會,就沒有賽事。ta 常常也是這樣說的。雖則 Fight Club 是一個有機生成的意念綜合體,但也需要有粘合一切的以太,存在其中的介質,就是賽會,而核心最內圍的就是 Xanax。


Xanax 脫掉墨鏡和大衣,戴上拳套,全場為 ta 歡呼,可謂賺盡主場之利。而東方不敗正是今夜的 underdog,正因為人會被少年大衛打倒巨人的故事吸引,因此。場外投注顯示 Xanax 的呼聲較高,有著1.88 比 2.35 的賠率。Xanax 上一場輕取一位旨在參與的魚腩,贏來全不費功夫,在狀態上已較拼盡全力打上一場的東方不敗為佳,雖然東方不敗比 Xanax 高出一個頭,肌肉量也比對方強,體形上有優勢,但今場仍然陷於苦戰。


Xanax 開首採取一種迴避型的陣勢,左閃三個身位,右躲五個馬步,或許她知道與殺意正濃的東方不敗不能正面硬碰,因此有一種消極防禦的打法。東方不敗繼續進攻,無一擊中。Xanax 終於反擊,突然向東方不敗衝刺,出拳猛擊其頭部,打飛了她眉心的寶石穿環。


比賽短暫中止。鮮血沿著眉梢流到眼下,這下子東方不敗被惹惱了。烏鴉用電話照了照地下,找到那點折射的光,就為她保管臉上掉落的環。東方不敗在半場划出蝴蝶步,駛出兩個刺拳,第一拳打空,第二拳落在 Xanax 小腹,Xanax 跌撞了兩下,紮行馬步,再使出左右直拳各一,對准東方不敗的下顎,受過傷的東方不敗不會如此輕敵,迅速將身體重心後移,略向右轉,左肩聳起阻擋直拳,繼而使出陰力一推,硬接的 Xanax 後退兩步,重新抓住重心。 Ta 的優勢是身體靈活,不能吃下的拳也能一一避過,能夠反客為主牽引攻擊方的步法,消耗對方體力。


如是者 Xanax 不斷以小碎步迴避東方不敗的窮追猛打,東方不敗找到了破綻。她想,這個 Fight Club 應該容得下一記掃堂腿,於是她伸腳,踢中 Xanax 腳踝對上「上五寸下五寸」的要害,同時間撞擊骨頭的反作用力,東方不敗也要承受。正當Xanax 痛極跪地,用手支撐自己從新站起擺出防禦姿態時,東方不敗已經助跑準備向前突擊,兩拳落在 Xanax 的肩胛骨。Xanax 跌坐地上,此刻東方不敗稍佔上風。Xanax 吁一口氣,竟撲向前抓住東方不敗的頭髮,像下了一場雨,頭髮一把散落肩上像落在地面的蒲公英。Xanax 也想到可以用腳,因此抽身踢向東方不敗的心口。中了。東方不敗慌忙間亂了步伐,稍稍閃躲過後再開始進攻,她幻想前方的是她討厭的前度,Xanax是怨恨的再造和集合,用力打向對方的下巴,咯的一聲,清脆地脫了臼,Xanax 痛得倒地打滾,看來比賽必須終結。正當她以為裁判即將拉她的手舉高之際,裁判竟然沒有動作,將視線轉向在旁的 MC,由他為賽事打圓場。


「今場打得真的難分難解,要分高下真的不是一件易事!今日是Boxing Day,不如民主一點以投票決定勝負。」


「支持東方不敗的 make some noise!」場中傳來疏落的呼叫聲。


「支持 Xanax 的 make some noise!」全場被口哨聲和歡呼聲充滿。答案顯淺易懂,即使強如東方不敗,怎能比起東道主有更多支持呢?


「既然如此,民意也相當清楚了。勝出的是Xanax!」


氣喘吁吁的東方不敗這下才驚醒,原來只憑選手支持聲量大小決定勝負,豈不像那些流行曲頒獎禮,一人一票投選我最喜愛歌手,全憑粉絲佈陣造票一樣兒戲?她腦海中飄過謝賢的梗圖——球證、旁證、足協、足總、足委,全部都是我的人,怎樣跟他鬥?她跪坐在地上,我走過去遞上一支煙,為她點火,這是我作為旁觀者唯一能做的事情。我對她說,你才是我心目中今晚的贏家。「那是當然的。」她眼睛裡仍有倔強的光。


在這弱肉強食的資本世界生存,少不了會丟了命被強制重設。在偉業街清醒地活著是痛苦的,每清早我們都會重設成為新造的人,不殘留上一具軀體的記憶,彷彿手機恢復為原廠設定。直至有一次我服下一些彩虹藥丸,才發現活著就是一場夢,一場清醒的夢。原來我早已有千千萬萬次目擊東方不敗打敗仗,在此以後,我才洞悉到世界運行的奧秘,能夠記下前生、前夜的記憶。是故一日復一日我也會寫下這篇說明文,因為我這具軀殼的人格設定是記錄者。我早已在這夢的空間輪迴千遍,明早就會歸零,所以我要趁天未亮的時候,在牆上噴上「有病」、「打假波」的句語,記下今晚思索的一切,也要提醒搞手按照因果律舉辦下一場 Fight Club。


彩池只是噱頭,戰鬥才是重要的理由。東方不敗固名思義是好勇好勝的,有著追求不敗的性格。她生來就是一個戰士,就算打輸了,記憶被刪除一千遍,都會不斷報名,參加這場注定失敗的拳賽,追逐那不可得的賞金,因為她的設定就是賞金獵人。她所信奉的不只是金錢,更是體育精神。地下諸神在酒氣中爆發戰爭,這場零和遊戲沒有贏家。即使是得到獎金的 Xanax,只是收回賽會報名費的分成,並不能稱得上是中飽私囊。如果一場比賽賺不到錢,那還有舉辦的餘地麼?


第二朝一覺醒來,我睡在偉業街的鐵床上,起身時察覺頭很疼,像做了一場很長的噩夢,前夜發生的一切變得支離破碎,面前像有一條鋪滿荊棘的時光隧道,讓我抓不住夢的細碎便被海浪捲走。我赫然驚覺其實甚麼都沒有發生。整個 Fight Club 存在於我的終極幻想之中。梵高是我。Xanax 是我。烏鴉是我。東方不敗也是我。我們可以在夢的時刻變成別人。我只想忘掉前塵種種,跟過去的自己打數千場,讓新仇舊恨一筆勾銷。


你還記得搏擊會的第一條規則嗎?What happened in Fight Club, stays in Fight Club。就讓 Fight Club 留在今晚,記憶中的今晚,應承我,不要跟人說起今晚這裡發生過的一切,即使一切都只是一場美麗的謊言。讓記憶留在現在,當下即永恆。當下即是。


此時,有一人形為你打開大門:「歡迎光臨搏擊會。今夜,你的角色是誰,你的對手又會是誰?」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蘇麗真

素食女子,喜歡文字、電影、音樂、旅行、動物。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周處除三害》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4-04-05

堂郎

小說 | by 李俊豪 | 2024-04-05

一個清明,和無數個

散文 | by 王崢 | 2024-04-03

臺灣現代攝影之父張照堂離世 享壽81歲

報導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4-04-03

以後

散文 | by 黃戈 | 2024-0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