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記變身花孩子 放肆玩樂跳出彩虹:記十八有藝「身體年輪」《一、二…二個半》

藝評 | by  蘇麗真 | 2023-11-20

西貢市中心有座廢棄村校,近年被活化成為文娛康樂中心,在 4 月 29 日下午,連日大雨洗滌過後天空久違地放晴,在不加鎖舞踊館(Unlock)的年輕人引領下,一群長者穿上五彩繽紛的童趣服裝粉墨登場,讓村校變身為一座彩虹色的遊樂場,也令人想起老一輩成長的年代,曾有一群充滿活力和理想的花孩子(flower children),在大地上高唱愛與和平之歌。


是次演出名為《一、二…二個半》,有遊戲時捉弄他人的玩味,演出選址村校的戶外空地,是昔日孩童玩樂的地方,主題與場地完美融合。駐場 DJ、聲音藝術家劉曉江(Lawrence)奏起 groovy 的電子音樂,調皮可愛的花孩子列隊而至,拉著兒童玩具——彩虹圈出場。Funk、house music 猶自可,techno 會否太過偏鋒?本想會否不對長者口味,與童趣的主題和造型設計也不大相襯,但眼見他們笑容滿面,可能是強勁節拍激活了他們扭動身體的本能,讓他們樂在其中,如同一碟 fusion 菜,端看看倌是否欣賞。


場內有一部「FANSCARD」卡機,印上演出創作團隊和表演者的肖像,個個笑得像朵花,讓人大呼可愛之餘,更憶起那些年你我必定扭過的偶像閃卡。今場音樂時常曲風突變,既有羅文的《激光中》(火加光就等於我),也有《數碼暴龍》的《Brave Heart》,連繫了幾代人的玩樂回憶,雖不連貫,但有誠意。


老友記隨拍動彩虹圈、旋轉身體,有人使出太極步法,與舞台四周的花花壁畫,以及地上的粉筆塗鴉相映成趣。相較上一場演出《渡度》﹐今次演出難度不高,但眼見老友記玩得盡興,也能讓歡樂互相感染,體現「非關舞蹈」的多元想像。空地中心有一座由七彩海棉條組成的立方體馬騮架,他們高呼「一、二、二個半…三!」後抬起裝置旋轉,少些臂力也不行。有人將伸出 V 字手勢模擬行走,遊走於馬騮架各處。隨著音樂變得輕柔和夢幻,彷似帶領眾人走進童話世界,表演者放慢呼吸節奏,伸展手臂,潛行於遊樂場之內,交纏手臂,如同展開了一張無形的彩虹傘。Unlock 今場表演是「口罩令」解除後首次,台前幕後得以自由展露笑容,隨著長者在立方中共振、牽手,令人想到後疫情年代人與人的重新連結,提醒了我們健全社會中社交、組織和共學之必要。


表演者之一陳月屏笑言自己對舞蹈一無所知,也是基於貪玩的心態與朋友參加,六十多歲的她笑言自己「唔行得、唔跑得、唔跳得」,但眼見有八十歲的老友記也參與,她即時有了勇氣。演出長約三十分鐘,不少也是回應當下氛圍、即興的身體動作,「玩得超開心!仲 high 過觀眾。」她認為這一代長者很有活力,譬如她就是許冠傑的忠實歌迷,後生也會去 disco 跳舞,絕非「廢老」之流。參與演出讓她認識到一班貼心的導師,一班合群的老友﹐一起飲茶、逛公園,「長者應該多社交,多出去玩,不要做隱蔽長者。」西貢區是一個相當有活力的社區,康體設施完善,有游泳池、單車館、體育館,她自己不時郁動身體,「身體健康就是送給後生仔的最佳禮物。」


今次老友記穿得花枝招展,歸功於服裝造型設計張汝喬(Vanessa)以及服裝統籌 Elaine,她們以彩虹童趣為概念,設計造型時參考童裝,糅合荷葉邊、大領、花花以及近年復興的針織元素,更有 DIY 的部份。有老友記表示一世人也未穿過如此鮮豔、大膽的衣服,未穿起舞台服裝前,他們只是隨街可見的長者,當一換上服飾,整個人也精神起來,瞬間充滿活力和能量,如同重回 18 歲般「返老還童」。她們希望帶出身體無邊界,老友記都可以活得年輕自在。


編舞、創作及工作坊導師李振宇(Andy)以童年玩物、懷舊的彩虹圈作為靈感來源,他指隨著時代進步,遊戲、玩具逐漸被智能電話、平板電腦取代,漸漸遺忘了無拘無束、盡情釋放的快感,然而玩樂不應該拘泥於任何地方、年齡、身份或方式,任何人都有享受玩耍帶來快樂的權利,「有誰說老友記不能拋開包袱,盡情放肆去笑、放肆去玩呢?」他亦感歎現在遊樂場多數有氹氹轉、韆鞦架,但想當年每個遊樂場必備的馬騮架卻消失得無影無蹤,原因是因為家長的心態是「怕危險」,在追求安全同時犧牲了小朋友訓練肌肉的能力。《一、二…二個半》是十九位老友記的集體回憶,帶領他們重塑童年已消失的風景。


Andy 特別提到計劃前期邀請視覺藝術家周芷瑤以遊戲形式,讓老友記在畫布上用身體挪動物件繪製出藝術品,探索身體邊界,而遊樂場正是畫布的延伸,他們的伸展正是在空中彩虹的弧度。今次演出分成若干個段落,由各種小遊戲衍生再集合而成,由編舞設定一些「遊戲規則」,在框架底下即興演出,鼓勵老友記的自我表達,尤其是演出開首一段 catwalk,鼓勵銀髮族也能多加欣賞自己身體的美。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蘇麗真

素食女子,喜歡文字、電影、音樂、旅行、動物。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獻「給你」的「詩人之血」

評論 | by Cléo | 2024-06-18

張愛玲《第一爐香》的香港去留

評論 | by 冼麗婷 | 2024-06-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