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水仍非山水——〈坐看雲起時〉

其他 | by  姚慶萬 | 2022-12-06

柳應廷(Jer)推出新歌〈坐看雲起時〉,歌名來自王維《終南別業》的「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經歷《離別的規矩》、《自毁的程序》到這首歌,主角能否逃出枯山水的情感漩渦?似乎,那片雲霧最終又會輪迴成雨,成為一場水的酷刑。


陽光 東升西降 不變規矩

看你困於 陰影裡

站在伏見 鳥居下 淌淚

圓方 交織天與地 圍繞著誰

龍安寺 枯山水

最終得你來獨遊 怎面對

如漣漪碰撞散聚

原定畢生的救贖 藏在

碎石細砂 你不惜取

程序裡 眉宇間

一點白光 盤踞

才記起 這身赤軀 原已逝去


主歌承接〈離別的規矩〉和〈自毀的程序〉,第一句「陽光/東升西降/不變規矩」,正如自然定律不能變更,在〈離別的規矩〉小克同樣引不同的自然物件,如山、水、風、花去帶出時間與心境的變化,到〈坐看雲起時〉以太陽入題,在鳥居的陰影下繼續迴轉在枯山水無法脫離。鳥居在日本代表神域和俗世的連結,是連接兩處的通道。在散聚生死間,我們該如何再遇、重逢。而圍繞著誰經已點出,我們不在對方身邊,不在同一個世界,彼此分別在邊界與中心,又該如何才可碰面,獨自面對枯山水,顯然歌者不清楚如何從離別的定律下自救。這趟旅程,旨在思憶,早在〈自毀的程序〉已有「奈良和京都/最終/也沒去」,失去以後希望如「徘徊當作賠罪」,因此選用位於京都的伏見鳥居以及龍安寺作為宣洩地點。


敘事角度若如上天對男主角的勸導,那麼當初被你一手拋棄,再放回枯山水自我迷失的感情便是避免自己落得如斯悔恨的靈丹,但是「你」沒有珍惜這段感情。同時,如何救贖我逃離漩渦,便是妳能夠留意到正在碎石細砂呼喊的我。在男主角的角度看,「惜取」表達自己認為對方離開關係是一種可惜,也是自己對這段關係的信心。可是這段感情早已消逝,象徵感情的赤軀死亡,我們便會變成「白光」,即靈魂體,再度尋找契合的另一半。「程序」連接〈自毀的程序〉,代指在回憶漩渦中掙扎求存的我。聚散如同漣漪,一圈圈擴散到岸邊便會消失,但男主角依然執著那刻的碰撞,執迷不悟,留戀在代表上一段感情的軀體中不願離去。


何解 尚有數之不盡

遺下的心債

還未解 尚有苦心積慮

遺恨被壯大

縱使兩心崩壞

就算各奔天涯

而故居的花 有她的祝福

為何沒試著了解

願你親身跨越

靈肉的疆界

還未解 願你感恩生命

活著是偉大

誰原諒你 終此一生 自判失敗

這宇宙無結界

她會在來世裡 擁你入懷


自己尚有不少遺憾沒有結清,但自己眼中執著卻是對方離自己而去。早在〈離別的規矩〉二人訣別之際,小克寫到「想起窗邊/你最愛的花/盛放依然」、「她始終/想你好」,在她內心仍舊有著一席之地,她也不忍心看著男主角墮落。既然自己流連附近,在對面大廈看著故居,為何沒有欣賞過自己最愛的花,反而墮入執著擁有的枷鎖。即使分開,往好處想,對方心中依然有著自己,才會為自己喜愛的花澆水。


此刻男主角需要分清楚這場感情的靈和肉是分離,如笛卡兒所言,他論證靈肉分離其中一點便是二者具有不同的屬性。代表肉的感情早已經宣告終結,所以該由肉跨到靈的部分,感受對方對自己的珍惜以及愛護,同時也要明白自己的靈魂有什麼需要領悟。然而從男主角角度來看,他只想盡快尋死,投入來生再和女孩聚首。不過在新時代的輪迴當中,每次輪迴都是讓自己學習的經歷,這一生「你」要學會的其中一項便是感恩擁有生命。宇宙無窮,兩人或許有機會再度相遇,但必先好好活過這一世,完成這一生令自己進步升華的使命,才可以再進入輪迴,進行下一場人生。


迎嵐山疊翠

為何傷痛沒過濾

原定安撫的說話

來自 四面八方 你不聽取

行下去 靈魂驚覺

實相全是虛

回頭望 渡月橋

化作細塵 散落桂川裡


「迎嵐山疊翠/為何傷痛沒過濾」是筆者很喜愛的一句,在京都嵐山間,如此美景卻無法讓自己釋懷;同時翠葉交疊,層層過濾,卻仍無法讓傷痛走出,證明男主角難以放下感情的念想。面對勸喻選擇閉目塞聽。最終只會發現,獨個前往京都也是無法彌補過往的錯失,以為對方會重投懷抱,甚至幻想與對方同遊全是自己虛構的真實。「凡所有相,皆是虛妄」,天地一切都是假相,一切相皆無常,非永久不變。一如那時我們想去的京都奈良,已不是此刻我所身處的桂川山林。陷入回憶的我發現最終只有孤獨,於是仍住過往便覺渡橋成灰,一切美景皆因有她,如今失去對方,萬物在自己眼中也只不過無用塵埃。


還是山 願你親身跨越

靈肉的疆界

還是水 願你感恩生命

活著是偉大

誰原諒你 終此一生 自判失敗

這掛念無結界

她會在人世裡 生活愉快


「還是山;還是水」初源於禪宗《五燈會元》第十七卷的故事,也是小克呼應前兩作山水的總結,世事一場大夢,人生幾度秋涼,山水喻作感情,我們總會流轉在「見山是山,見水是水」的階段。山水由不同元素組合而成,我們有時會因為山水中的花草砂石吸引,猶如我們會將感情的離別放大來看,那此刻感情就不是感情,而是一場離別的片段。離別、甜蜜、嫉妒,種種感情的元素會影響我們體會愛情,了解愛情。什麽是愛?其本質是何?我想這是小克希望歌中男主角學會的事。「人世」二字有如鏡頭,「我」的靈魂在半空聽著訓勉,要在世間尋找能讓自己釋懷的水窮處;至於對方,就任她好好過活此生,從此互無交集。


你與她的死結

因果裡 仍然 未鬆

靈風一吹送

催促 成住壞空


在〈自毀的程序〉「直線跟曲線/似靜態/卻有些死結/正在解」,代表直線跟曲線的我們本以為都開始放下,但「未鬆」就告訴聽眾一切執念仍未完結。〈離別的規矩〉有一句「風裡飄過/遺憾眼淚」以及「風已吹過/遺憾會漸退」,代表悔疚遺憾的眼淚再度吹送前來。「成、住、壞、空」在佛教本指世界從形成、毀滅到重建的過程,然而此處筆者認為指的是生命重新。若風能夠將遺憾吹走,這成住壞空指的便是重啓一段新戀情,但是風將代表遺憾的眼淚吹來,才會有下面的「徘徊在/生關死劫」,因此男主角悲傷的情緒延續,希望尋死。成住壞空是萬物運行的鐵律,如同《起世經》起風,代表我們業緣的風颳起,感情也好,生命也罷,就就統統跌落四劫輪轉。


人間 尚有花開花落

無盡的心債

從沒山 在這不生不滅

無極的狀態

徘徊在 生關死劫 或有選擇

悲傷的你 銀河沿路勘探

流水窮盡處 仍沒法紓解

從沒水 是你思憶吞蝕

堤岸的邊界

讓砂石來滴漏

迴流入腦海

跟她相約 千世聚頭

紅桃綠柳 難望永久

仍願等候 空窗孤守

坐看 我 為你在遠山

升起一片雲霧帶


到最後一段副歌,花是二人感情的象徵,但其實在男主角不應該執著在感情散聚,一切都是不生不滅,儼如海浪,每一次相遇就像海浪,湧上岸後又在消散,周而復始。當我們聚焦在浪,每一次的翻湧破裂都會左右心神,但其實我們從海浪延伸到大海,每一次的形成和消失,只不過是大海的一呼一吸。感情如是,生命亦然,沒有所謂生死,世間一直在變化,二人感情由軀體的繾綣轉換另一種方式愛著對方,不生不滅。只是男主角沒有領略道理,「生關死劫/或有選擇」,看似可以選擇,其實或一字就告訴大家,男主角沒有選擇,死是他唯一自救的方法。


在世間到宇宙,「水窮盡」依舊無法讓他釋懷。溪流到了乾枯之處,所謂「山窮水盡」,但後來朵朵雲彩讓我們知道世間總有希望,這是王維千年前留下的禪意。就算身體到達水窮處,心靈也能如雲霞遨遊天空,再化作雨水流入溪流,生生不息。但絕處逢生明顯不適用在男主角身上,歌詞的水是串聯三首歌的眼淚,亦即悲傷,到達悲傷盡頭依然無法紓解自己的鬱結。其實所謂眼淚不過水,只是自己一直執著的悔念不斷讓傷痛的湖延展擴張,可以將傷痛化作漣漪散掉,但固執卻讓漣漪變成湧浪侵蝕理性的邊界。甚至將這種情緒放到二人約定的枯山水,讓傷痛確確實實從眼前之景回到腦海,或許彼此在熱戀時許下如《上邪》的承諾,世世永不分離。可人面桃花,看著畫閣朱樓的紅桃綠柳,相顧千歲亦難盼對方再次出現。


執著恐怖,這份因為執著而生的因果驅使男主角仍不放棄,水窮處何來浮雲,人力如何升起雲霧,那雲霧帶便是〈離別的規矩〉中那隨風再度襲來的遺憾眼淚。天空終究承載不了怨恨的雲,漫過臨界,遺憾和怨念便化雨,隨風漲滿以為枯乾的山水,成為深淵,懷抱怨恨,投進水裡終生。


十首歌就像連續劇,我想這三首前傳更是打通這條故事和所有意象的鑰匙。要在歌曲穿插佈了三年的局,對製作團隊並不容易,是執著,卻值得執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劉紹銘教授與我

散文 | by 曾卓然 | 2023-01-18

編輯推介

悼顧嘉煇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3-01-27

《方圓》「後/Post」——編者話

其他 | by 方圓編輯部 | 2023-01-27

祝福

小說 | by 盧卓倫 | 2023-01-23

回家

散文 | by 郝偉凡 | 2023-01-30

白紙詩輯:一種屏息的顏色,一種刪字的意圖

詩歌 | by 蔡琳森、鴻鴻、三木 | 2023-01-20

《參差杪》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3-0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