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克專欄】關於填詞的100件事(六)

專欄 | by  小克 | 2022-09-26

14. 最難韻腳

有個韻腳,詞人一旦選中,便不容易埋尾,堪稱其中一個最難韻腳――「車」~eh韻。第一聲的常用字有「車」、「賒」、「奢」、「些」、「遮」、「嗟」、「啡」;第二聲有「且」、「扯」、「者」、「寫」、「捨」、「這」、「姐」;第三聲有「舍」、「瀉」、「赦」、「借」、「蔗」;第四聲有「斜」、「邪」、「爺」、「騎」、「蛇」;第五聲有「野」、「惹」、「社」;第六聲有「射」、「謝」、「夜」。選擇較之前提及的熱門韻腳少,而且很多字例如「這」、「奢」、「遮」、「爺」、「惹」、「社」等,亦較難置於句尾,尤其情歌;除非以廣東口語入詞,還可找上「嘅」、「咩」、「呢」或「啫」(例如陳奕迅的《乜嘢啫》),甚至「Yeah」等字幫忙(例如林二汶的《Yeah》)。


【小克專欄】關於填詞的100件事(五)



歷年流行曲,選用這韻腳的不算多,例如《每天愛你多一些》、《Oh!夜》、《狂野之城》、《熱咖啡》、《心野夜》、《人車誌》、《單車》等;近期我記得的有陳蕾的《沙門》。縱觀以上幾首,其中有兩首浪漫情歌、兩首跳舞歌、一首性感風騷、兩首談及「車」,另一首屬宗教暗黑題材。不論題材為何,都見詞人跟這韻腳艱苦博鬥的痕跡。

例如《Oh!夜》中「問雨為何在這夜 不可以 快些傾斜」,第二句尾字是第三聲或第五聲,選擇其實只得「舍」、「瀉」、「赦」、「借」、「蔗」「野」、「惹」或「社」;而因為尾二那個音是第一聲,所以收尾的常用詞彙,彷彿只有「宿舍」、「甘蔗」、「招惹」、「心野」、「荒野」、「郊野」、「分野」、「傾瀉」、「腹瀉」、「傾斜」、「租借」、「公社」、「裝卸」可選。當然,還有秘密武器「般若」,但這是首浪漫情歌不是佛教歌,單為了顧及題材,詞語選擇已幾乎減半,量你不敢用「甘蔗」或「竹蔗」吧(林敏驄或者會)?同時亦得顧及整段副歌的氣氛, 以及歌者著急要突破悶局的心情,「租借」、「裝卸」及「公社」 的詞義關聯性太弱;「心野」及「宿舍」亦有點令人想入非非(e.g.「想闖進 女生宿舍」其實啱音的);「招惹」是動詞難放句尾;「郊野」聽來有點粗俗,唱起來易變「搞嘢」;「腹瀉」更會變搞笑歌。最後所剩無幾,只得「分野」、「荒野」、「傾瀉」及「傾斜」可選。

終於詞人選了「傾斜」去描述雨點的方向,算是在限制以內較折衷的方法,然後接著「下降在沉悶午夜 清洗心中的曠野」,也算是為當時K歌年代貢獻上最簡單直接、毋須聽眾動腦筋的正路即食歌詞,副歌臨尾連「雨遮」都要出動了!再看《每天愛你多一些》,甚至連強伯都要自創新四字詞「風高路斜」去收尾,可見此韻之難。

不得不提林憶蓮的《心野夜》,恐怕是廣東歌詞史上「車」韻詞當中最包羅萬有的一首:「遮」、「扯」、「瀉」、「奢」、「些」、「夜」、「野」、「邪」、「射」、「借」、「赦」、「賒」、「車」、「斜」、「嗟」――竟可以十五個同韻字嵌入一首歌,是項神蹟。我甚至覺得用得太多,詞中某些過渡句其實可以轉韻,但詞人執著一意孤行,誓要戰勝挑戰,只在bridge頭兩句轉了「我」韻, 算是個難得的唞氣位。

普羅大眾不會知道此等韻腳入詞之難,但詞人有機會試一次便知。我曾經為某淡奶廣告改過《熱咖啡》,也曾在漫畫專欄把《人車誌》改為《人遮誌》,兩次改詞都苦戰足三晚改到發火,幸好是以搞笑漫畫方式表達,容許以「食嘢」、「斜孭」等入詞才不至於棄稿收場。

還有一次,是前年寫張繼聰的《David Harleyson》。那是首關與電單車與中佬友情的歌,當時為著呼應寫父子情的《單車》,我冒死決定試用「車」韻,經過一輪博奕,最後都走不出「多謝」、「答謝」、「發射」、「鬼理夜唔夜」等等詞語籓籬。

你聽哪年代的歌長大,會不自覺地把該年代流行的詞風植入潛意識。今天重看 《David Harleyson》歌詞時發覺,原來我沿用了某些前人套路,例如《人車誌》有「我有壓抑需要發射」,《David Harleyson》有「谷一谷氣/我對個天發射」;《每天愛你多一些》有「而每過一天/每一天/這醉者」,《David Harleyson》有「一出口/全部智者」,甚至好茅地有句「邊鬼個播隻老黎《Oh!夜》」!

其實最難是最後一段副歌,因為廣東流行曲的傳統是,頭兩段副歌大多重複,但為了內容或情緒上的推進,最後一段副歌通常會有若干變化。奈何,礙於此韻腳之難度,最後每每再沒有字詞選擇,迫著要重覆。例如《每天愛你多一些》的尾段,只是因應旋律變化而把「醉者」改作「情深者」;《單車》也同樣因為旋律改變而有了尾句「可知我只得你 承受我的狂或野」;《人車誌》則在不變的旋律下,只改一句「我要些/過渡空間給我煞車」。我瞎猜,以黃偉文性格,並非不想多改幾句,而是同韻調字已所餘無幾。

我在《David Harleyson》也遇上相同難關,唯有夾硬出埋日文「すみません 再頑張って」去濫竽充數。

為了學術研究,不妨送你兩隻關於《David Harleyson》尾段的秘密彩蛋:

1. 尾句「青春一去/咪凋謝」,為了令首歌更中佬更麻甩,我給張繼聰提供了另一個選擇:「終於扯/你咪心邪」。心諗,終於出到個比較另類的「邪」字!而且,「扯」在廣東口語有「離開」之意,算是語帶相關的小幽默。

2. 「癲/喪/身分證/歲數懶得改寫」這句,本來是「癲/喪/講多次/我個女人姓謝」,張繼聰一看也喜歡,但思前想後還是覺得有點敏感,亦不希望再叫人聯想起從前的是是非非,才問我還有沒有option,我話:「呢個韻呢個調真係無字可用了,不過我試試啦!」於是又花了一晚,想到同韻第二聲調的「寫」,最終在微微「拗音」的情況下息事。

今期收筆之際,梁栢堅突然跟我說:「這個『車』字韻不是最難韻腳,還有一個更難!」(下期續)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小克

香港漫畫插畫家,亦是填詞人。 漫畫作品有《偽科學鑑證》,創造了聾貓、bitbit等角色。 填詞作品有周國賢的《有時》三部曲及柳應廷的《物語》、《重生》三部曲等。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山水仍非山水——〈坐看雲起時〉

其他 | by 姚慶萬 | 2022-12-06

投藥與下石

小說 | by 跂之 | 2022-12-02

寫信師張愛玲

散文 | by 邁克 | 2022-12-01

已讀即回:不信則無!信則有Live!

已讀不回 | by 無定向會客室 | 2022-11-26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安妮.艾諾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2-1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