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克專欄】關於填詞的100件事(三)

專欄 | by  小克 | 2022-06-14

5. 我oh韻

上次談到寫慘情歌用「我」韻,因為同韻字夠多,而且每句都我我我,容易投入情感,經典例子有《好心分手》、《K歌之王》等;近例則有《拼命無恙》、《哀的美敦書》《我們與愛的距離》等情歌,副歌部份也用上「我」韻。

當然,並沒有某個韻腳專屬某類歌曲的規定,只是「我」韻的字都是開口字,對歌者來說比較好唱而已,近年也常有非情歌,例如《未來見》、《矮妹正傳》、《Master Class》、《難道喜歡處女座》及《你好嗎》等,副歌都用上「我」字韻,的確是較容易表達出自我,或者說,情感更直接從我出發,易獲共鳴。

【小克專欄】關於填詞的100件事(二)



6. 你ei韻

那,相反「你」字韻又如何?同韻同調的常用字只有「企」、「美」、「理」、「尾」;但異調字也不少,如「飛」、「悲」、「機」、「披」、「比」、「己」、「死」、「記」、「棄」、「戲」、「離」、「奇」、「微」、「被」、「避」、「地」、「利」……等等,雖不及「我」韻字多,但其實也算夠用,亦挺好唱的。例如《約定》的副歌「忘掉天地/彷彿也想不起自己」,繼後的「飛/離/戲/記/起/死/棄」,也善用了同韻字, 此韻腳大多會跟「起」字用:「一起」、「記起」、「對不起」等,所以也是情歌或描述「關係」的歌的熱門韻腳,近例有《下次愛你》、《哲學家》、《我們萬歲》、《愛情值日生》、《組合》等;勵志歌則有《你是你本身的傳奇》、《樂壇已死》等;另有帶點社會性的非情歌如《假使世界原來不像你預期》、《返鄉下耕田啦你》、《Ciao》等等,副歌也選了「你」。


7. 我與你

必須重申,一份詞若要強調「我」或「你」,無論是在說我共你的經歷、心情、盼望、傷害……什麼都好,也不一定要把「我」字或「你」字置在句尾才有威力;若因為要把這兩字後置而被迫算擇「我」或「你」韻,有時反而會限制了其他韻腳的可能性。假設你想寫一句「為何你總是在欺騙我」,語法一換,其實也可以寫成「為何騙我的總是你」、「為何你那麼愛說謊」或「為何你總滿口謊言/謊話」,那麼,韻腳便起碼多了三個選擇(當然大前提先要看旋律限制)。

而且、粵語的「我」和「你」同屬第五聲,這對填詞人來說簡直是上天恩賜,因為主賓兩個個體可以隨著句子內容而轉換,例如「我帶著分手傷痛」,可以在相同旋律下變成「你帶著分手傷痛」,後繼的句子內容便可以跟著靈活改變。再說,當男生偶爾翻唱女生的歌時,也可以由「你」變「我」,避免尷尬:「就算『我』壯闊胸膛不敵天氣」。


8. 水ui韻

前陣子聽林夕分享,他引述林若寧的經驗,說每逢寫一些帶有說教意味,或含人生哲理的歌,都會想起「水」字韻。這種對中文韻調的直覺,我覺得是偏向主觀的,從沒有明文規條。但再細看此韻的字詞聯想,又可能找到端倪――「興衰」、「告吹」、「故居」、「髮堆」、「惜取」、「如許」、「逝水」、「依據」、「錯對」、「進退」、「老去」、「字句」、「年歲」、「相隨」、「是誰」、「思緒」、「情侶」、「男女」、「疲累」、「眼淚」、「原罪」、「恐懼」、「沉睡」、「散聚」……又的確是飽經風霜、有種帶著歷練而回首的唏噓感,甚至有種死亡感(不論是身死抑或心死)。起碼,我輩看到「骨髓」兩字便即時勾起《每當變幻時》那句「悲苦深刻藏骨髓」,然後「韶華去」。

在林若寧的作品中,也隨即喚起《七百年後》和《遠在咫尺》,副歌也是水字韻。

其他詞人的,古有《最愛是誰》、《痴心的廢墟》、《情深的一句》、《洗剪吹》、《會過去的》、《天梯》、《人來人往》,近有《青春常駐》、《佛系人生》、《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最後的信仰》、《我在流浮山滴眼水.jpg》及《沒明日的恐懼》等。拙作之中也起碼有《床頭床尾》《漫漫碎》《我也難過的》及《離別的規矩》。

對啊!真的很多。若不想每次都「你你我我」那麼直接,可試試「水」韻,雖然寫出來往往「事過境遷」味濃,而且來來去去又「流淚」又「沉睡」又「逝去老去遠去」,氣氛難免較消沉,但看上去好像多點深度與內涵,適合演唱經驗豐富而性格內斂的歌手,或希望扮深的填詞人。


《我在流浮山滴眼水.jpg》——從私密的日常看一個時代的境況



9. 手au韻

畢竟當千帆過盡,總得嘆口老氣;不想太成熟的話,「手」韻其實也好用好唱。「分手」怎都比「分開」更直接地指涉愛情,而且相同韻尾字詞有「傷口」幫你直達歌意。還有「鴻溝」、「山丘」、「接收」、「低首」、「堅守」、「顫抖」、「關口」、「抖擻」、「遠走」、「喝酒」、「緊扣」、「深究」、「戰鬥」、「足夠」、「拯救」、「星宿」、「消瘦」、「生鏽」、「錦繡」、「野獸」、「獨奏」、「詛咒」、「哀愁」、「尋求」、「理由」、「飄浮」、「逗留」、「自由」、「年頭」、「深厚」、「好友」、「擁有」、「某某」、「前後」、「陳舊」、「遺漏」、「成就」、「荒謬」、「承受」、「宇宙」、「等候」、「左右」……單看這堆詞語,便有潛力組合成任何類型詞種,愛情科幻勵志懸疑警世什麼題材什麼曲風都可以,由《月半小夜曲》、《富士山下》、《七友》、《最佳損友》、《葡萄成熟時》,到《俏郎君》、《某種老朋友》、《時間的初衷》、《在錯誤的宇宙尋找愛》、《沒有無緣無故的恨》、《奇妙事不斷有》、《水刑物語》、《賽勒斯的愛》等等等等,頭手口、走或留,仇或友、殘舊或復修、仰首或回眸、遠走和靜候、在囚與自由,各種對立面統統齊全,個人覺得是最萬用的一隻韻腳,且百發百中。(Sorry今期好多統計,待續)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小克

香港漫畫插畫家,亦是填詞人。 漫畫作品有《偽科學鑑證》,創造了聾貓、bitbit等角色。 填詞作品有周國賢的《有時》三部曲及柳應廷的《物語》、《重生》三部曲等。

熱門文章

《飯戲攻心》的純粹

影評 | by 風緣 | 2022-11-14

編輯推介

已讀即回:不信則無!信則有Live!

已讀不回 | by 無定向會客室 | 2022-11-26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安妮.艾諾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2-11-25

《西線無戰事》:你以為戰爭是什麼

影評 | by Sir. 春風燒 | 2022-11-22

香港二○二○

詩歌 | by 蔡琳森 | 2022-1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