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現實敘事的偽傳記——《金髮夢露》:把瑪麗蓮.夢露的創傷碎片化成了諾瑪.珍

影評 | by  鄧皓天 | 2022-10-27

《金髮夢露》不久前在Netflix上映,便引起兩極化的評價,Rotten Tomatoes上更只得33分。這套電影改編自2010年同名小說,理應上算是改編再改編的fictional film,卻因行銷方法錯誤(還有trailer)而讓許多觀眾誤以為是傳記電影。電影和小說內容主要取材於瑪麗蓮.夢露(Marilyn Monroe)的花邊新聞和某些陰謀論,加上作者和編劇的腦補創造出的偽傳記。


Ana De Armas Stars As Marilyn Monroe In Blonde Trailer - Adscra News

《七年之癢》中風吹裙子這幕是流傳至今的經典。



筆者未看過小說,只聞原著長達七百多頁,因此編劇選擇刪掉某些劇情,導致本已破碎迷離的敘事更加零散,看得觀眾一頭霧水。即便如此,電影依舊接近三小時。但若我們把《金髮夢露》當作一部關於諾瑪.珍生平的虛構的電影,而非瑪麗蓮.夢露的傳記來看,無論演員本身,拍攝還是敘事手法都不錯。雖然不少評論亦指出導演原本想籍電影討論女權、墮胎等社會議題,但老實說影片中確實沒有太多有深度的討論。反而,這更像一部關於創傷的電影,關於諾瑪珍這位六十年代瘋魔全美的流浪兒的創傷。


而其中只有創傷,沒有治癒。



諾瑪.珍的浮生夢囈:幻象、夢境和真實的灰色地帶


電影中的童年是對諾瑪.珍第一個也是有著最深刻影響的回憶碎片。母親被「所謂的知名演員」的男人「趙完鬆」後未婚懷孕,生下了珍。然而,由於「父親」的失蹤,母親終日沉迷於酒精和幻覺之中,並堅信正是因為女兒的誕生男人才會離開自己。而諾瑪珍的童年,就是在母親不斷的大吼大叫、毒打和精神失常中渡過的。後來某次意外母親被送進精神病院,珍自此成為了孤兒,輾轉流連於許多的寄宿家庭中(註1)。而由於缺乏父愛以及畸形的母愛,造就了諾瑪珍終身可望組建一個幸福家庭以及尋找父愛的執念。這也是電影後半段珍不斷嘗試從幾任丈夫以及那些位高權重的男人身上尋找的東西,因為這些男人給予了珍安全感,也是她童年時缺失的父愛。


珍一生有過三次失敗的婚姻,後兩者的丈夫則分別是迪馬喬(Joseph Paul DiMaggio)及米勒(Arthur Miller)的婚姻,前者是退役球星,後者則是知名編劇。然而,珍對男人的迷戀與其非凡的女性地位終究成了兩段婚姻中的絆腳石。迪馬喬是簡單直白的大男人,無法理解珍對知識更深層次的追求(有次珍唸了首詩給迪馬喬聽,他只是敷衍了事,珍隨即露出無比失望的神情),更無法忍受老婆成為其他男人的意淫對象。兩人的價值觀簡直就是南轅北轍,或許沒有婚姻他們連朋友都難當上。然而,即便與才子米勒的婚姻也非完滿。流產事件後,珍被困在滑胎的陰霾中,終日沉迷藥物和酒精,最後也導致了本應美滿的家庭的破碎。


電影到了這裡珍的精神狀態已明顯出現異常。墮胎和流產成了她畢生的夢魘。珍有過兩次墮胎,其中出現的胎兒的片段以及珍與胎兒的對話則是她與無法癒合的創傷的溝通。於她而言,三次的無法生育代表著她殺害了三條鮮活的生命(或者同一條),珍開始聽見胎兒的責怪。當然,這不是神怪片,因此可理解成源自珍潛意識中因為墮胎而產生的愧疚所產生的幻覺。從此開始,電影的畫面和聲音也變得交錯迷離,彷彿導演想極力還原一個精神病患者的意識空間,只見珍恍惚間從慘白的手術室逃回記憶中大火焚燒的童年小屋,並想起母親提到自己的嬰兒時代就是被安置在衣櫃中成長的,同時現實中響起電話鈴聲,於是她聽見衣櫃中傳來死胎的哭喊聲。其中的詭異之處可見一斑。


電影中兩次墮胎珍都十分後悔,在昏迷中遇到了畢生的夢魘:童年。


一張含有 模糊 的圖片

自動產生的描述

幻覺中的胎兒責怪珍殺死了他。



而演員的「分裂人格」也是造就珍精神異常的第二主因。在珍剛出道時演藝班導師的一席話成為了她畢生的格言:


「The circle of light is yours. You’re gonna imagine, next to your own body, is the imaginary body of your character。」


不過,這把雙刃劍造就了瑪麗蓮.夢露這個人,卻殺死了諾瑪.珍。


電影中時常可見珍在感到極度慌張或精神陷入崩潰時便會用這句話安慰自己,她幻想著被老闆強姦著的身體是虛構的,墮胎後鮮血淋漓的肉體也是虛構的,以此麻痹感官的痛覺,欺騙自己。因此當迪馬喬問及她的夢想時,珍說到:


「電影裡的片段總是被剪得很零碎,這裡剪、那裡剪,就像拼圖一樣,但拼湊起來的卻不是你,你只能成為其中一部份,每晚都等著謝幕,說真的我也想安頓下來,跟任何女孩一樣,有個家庭。我好愛小孩,愛到瘋狂。」


現實中的珍,又何嘗不是被剪得零碎的可憐女孩?就像有無數人格被迫從一次次創傷中分裂出來承受苦痛,然後這一部分的自己,隨著那些不願意回想起的痛苦而分離出諾瑪.珍這個人。然後騙自己那是瑪麗蓮.夢露,而不是諾瑪珍,直到剩下的自我愈來愈渺。


Ana de Armas dans une scène du film inspire de Certains l'aiment chaud .

只不過瑪麗蓮.夢露的身影愈來愈明確,諾瑪.珍則愈來愈模糊。


電影最後談及她和肯尼迪的一段情,當中兩人的關係被描寫成皮條客和妓女,珍在CIA的押送下來到總統的房間為總統提供特殊服務(註2)。當中一段長達兩分鐘的口角場景讓人不安,但也顯示了諾瑪.珍和瑪麗蓮. 夢露兩個身分愈顯清晰的分裂。在為總統口交時珍反覆反問是誰帶自己來這裡的,「是瑪麗蓮嗎?但是瑪麗蓮為甚麼會做這些事?她圖的是甚麼?還是這只是電影場景?我飾演一位知名的金髮女演員,遇見自由世界的年輕英俊領袖,美國總統,展開一場浪漫的約會,」然後一旁傳來肯尼迪的謾罵「you dirty slut」,珍則強迫自己不要吐出來,必須吞下去。


一張含有 個人, 室內, 尋找, 凝視 的圖片

自動產生的描述

珍像妓女為般總統口交,電話中白宮幕僚正告誡總統不要性騷擾白宮的員工



在這裡,瑪麗蓮是珍精神受到極大刺激時會拿出來自我保護的人格,也是那個被萬千男人捧在陰莖上的傻白甜的性感尤物(sexpot)。而電影自此,一個角色基本上分裂成兩個完整的主角,一個是傻白甜,人見人愛的電影巨星瑪麗蓮.夢露,另一個則是渴求平靜生活、完整家庭,被困在創傷和虛幻之中,像一塊肉一樣成被無數男人拋來拋去的諾瑪珍。


壓抑、焦慮和恐懼的不安感滿盈著整套電影,三個小時的影片讓觀眾只感不安。只有當珍終於服食過量藥物自殺後,電影的畫面才忽然柔靜下來。這讓人絕望卻無法無視其真實性:在男性主導女人被欺壓的六十年代美國,珍縱使再堅強也無法敵過社會加諸其身上的標籤。她流浪於一個個男人和虛構的家庭之間,像塊肉一樣被拋來拋去,毫無尊嚴。這也是為甚麼整部電影看起來讓人焦躁不安,卻唯有自殺的那幕是釋懷的。因為珍終於從痛苦中解脫了,觀眾亦如是。


這樣的結局實在讓人倒抽口涼氣,不過作為avant-garde的fiction而言實在不錯。只不過觀眾必須把《金髮夢露》當作一部和瑪麗蓮.夢露完全無關的電影來看,否則只會看得難受。


瑪麗蓮.夢露的《尤利西斯》:沒有該不該讀的小說


註:


1. 現實中的夢露的童年確實輾轉在十個之多的寄宿家庭之間。但她在訪問中堅稱自己不是「孤兒」(orphan),而是「流浪兒」(waif),流浪於一個又一個的家庭,也造就了她往後不斷輾轉於不同團體以及愛人之間的性格。


2. 真實的夢露在和米勒離婚後與肯尼迪兄弟好上了,然而卻更愛身分司法部長的弟弟Bobby Kennedy。因此此部分可謂完全虛構,兩人也不是皮條客和妓女之間的關係,不過夢露自殺的原因卻和肯尼迪兄弟分不開。雖然真相未明,但據推測是因為夢露再被命令中斷和肯尼迪兄弟倆的關係後情緒病發作,服食過量藥物而亡。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黑人娃娃

散文 | by 程皎暘 | 2023-02-05

【悼念西西詩輯】走可以很沉重,但也可以很輕巧

詩歌 | by 飲江、陳麗娟、關夢南 | 2023-02-03

悼顧嘉煇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3-01-27

《方圓》「後/Post」——編者話

其他 | by 方圓編輯部 | 2023-0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