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已非台,不須再拂拭——〈鏡中鏡〉

其他 | by  姚慶萬 | 2022-02-07

看到不同〈鏡中鏡〉已有不同分析,乃至填詞人小克亦毫不吝嗇撰文解畫,故反而想多看其中寫的佛理。佛教《百喻經》有一個名叫寶篋鏡喻的故事,有一個貧窮的人欠債累累,因無力償還債務而四處躲避,當他逃到空曠處就發現了一個寶箱,打開便發現寶箱裝滿珍寶。這時候他發現寶箱有個蓋子,滿心歡喜的他毫不猶豫打開,看到一面鏡子,他便連忙對鏡中人合掌道歉,希望對方不要怪責自己,最後再度落荒而逃。當然,第三身的我們自然區分到真假,區分到實相與妄相。但當自己深陷其中,又如何知道鏡中的究竟是什麼?又或者,為什麼我們一定要知道鏡中的是什麼?


〈鏡中鏡〉其實好難寫



在第一次奪得叱咤我最喜愛男歌手以及叱咤我最喜愛歌曲大獎後,姜濤成為更多人討論焦點。奪魁的同時,姜濤亦面臨四方八面對於他音樂乃至事業的質疑與批評。其時的他就正如歌詞所說不斷回擊。MV中姜濤直到第一段副歌仍然與敵人對抗,呼應歌曲面對質疑就不同盡力「訴」。如果以鏡為題,姜濤的自我質疑相當合理,在他照鏡時眼中的他就是自己,然而審視在鏡中的姜濤,除了是自己,也是一眾「姜糖」追捧的對象,更是一直飽受輿論的藝人。讚賞或是批評,都會讓姜濤自我審視自己究竟自身是否如同大眾言論談及的自己。遇到惡毒、攻擊的聲音,以前的姜濤選擇回應,無論是〈Master Class〉或者不同訪問,姜濤依然對自己在他人眼中的形象相當執著,要「掃到那落葉落盡/尚在掃」直到「來生/無業報」。這裡的落葉是意指外間對他不同的聲音,此時的姜濤依然執著證明自己,渴望讓人明白,希望別人眼中的自己和自己理想一樣,這一份執著便是因果的開端。業是一種因果, 執著是一場極重的業,當陷進這場無休止的業報,身心就註定不能清淨。因此小克此處的歌詞就是帶出姜濤若不放下掃盡落葉的念頭,便會不斷有業報,永世不休。這一刻的姜濤如《楞嚴經》的「迷頭認影」公案,因為鏡子而失去本性。姜濤在外界身上看不到自己渴望有的形象,就如故事早上起來照鏡子,看不到自己的頭,就以為自己的頭丟了。把鏡子映照的虛幻當真,繼而忘卻真實的自己,這根本大謬不然。執著完整,疲於奔命卻未能讓鏡中的自己完整,無限循環,跌入迷惘。


而一年後的他,卻有了新的看法。


從歌詞「領我頓悟/用力吐」開始,姜濤意已不在回應外在的攻擊,不著外界,而是以一連串「吐」字清空自己,將自己內在的心魔與一切塵埃清空。我執習氣不容易滅,而他滅的方法便是將過往推倒。從禪宗的頓悟與漸悟來看,筆者更覺得其心態是磨鏡漸悟,而小克挑選頓悟二字個人認為則是能提升歌詞的氣勢,亦有斷開上下兩節不同心態之意。歌詞的「分解」與「匯聚」正印證姜濤放下曾經執著他人目光的自己,重生成面對不同自己的姜濤。一直以來姜濤回應的因是看見自己不認同的自己,自己一直是以自己為敵人,到歌詞「吐到那幻象幻滅/尚在吐」便是姜濤轉變的過程,是一個打破外界的追逼,卻尚未認清「我」的時間段,因此他要繼續追求內在的自己,到瀑布出現,以過往的虛妄洗禮自身,洗出自己此刻的想法——「我便是我,任何的我也是我」。歌詞最後「雙鏡對疊/無限敵對/也是我自己」就以鏡的對映塑造一條無限延伸的時間,從過往到未來都是自己,自然不需要反擊自己任何面貌。由〈Master Class〉「呆板的/請讓座」到「根本/我是濤」,姜濤撇下過往旁人口中不同的自己,從不認同的「我」去到「真我」,當然是離不開世間生死,但三千煩惱就讓自己一吐而空。


同時從歌曲編曲在第二節副歌後的心思亦可以反映在姜濤在第二段副歌完結後的心理變化從副歌的激烈到平靜,反映情緒上姜濤已經放下以往的執著,類似處理就如柳應廷的〈狂人日記〉的編曲可以參見。而從MV一開始已經透露從來都沒有誰,「誰攀高一級/再高一級/天天都追迫我」,當時姜濤在MV中正在奔跑,身後卻空無一人。其實明鏡非台,本自清淨。如同《維摩詰所說經》:「諸法皆妄見,如夢如焰,如水中月,如鏡中像,以妄想生。」而MV一直追趕姜濤的人從頭都未有露面,配合小克最後一段歌詞寫的「誰」,便帶出那些一直追趕自己的敵人一直是自己幻想的人,心起則起,心無則無,其實所有的「誰」都是自己,故此MV最後一幕就是報以一個淡然的微笑給自己。

鏡是何等真實,但鏡中像永遠不實,我們並不需要探討鏡子的反映與自己相似與否,其中無常,陷入太深只會徒添煩惱,執於妄相,只會活在鏡子迷宮困死自己。


如何放下?「真我」與本我的慾望衝突——〈在錯誤的宇宙尋找愛〉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姚慶萬

嶺南大學中文系畢業生,現職中學教師。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無形.夠鐘食藥】西藥

散文 | by 風緣 | 2022-06-28

【虛詞・夠鐘食藥】詩三首:蘇麗真 X 驚雷

詩歌 | by 蘇麗真、驚雷 | 2022-06-27

【珍寶下沉詩輯】饒舌的歷史課,航向眾人的假面

詩歌 | by 陳李才、李顥謙、朱少璋、璇筠 | 2022-06-25

情色青蛇

影評 | by 梁靖芬 | 2022-06-20

關於藝術發展局選舉

如是我聞 | by 甄拔濤 | 2022-06-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