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放下?「真我」與本我的慾望衝突——〈在錯誤的宇宙尋找愛〉

其他 | by  姚慶萬 | 2021-04-01

一、引言


陳健安在2019年推出專輯《本原》,專輯意念是嘗試透過歌曲尋找事物本源(註1)。其中〈在錯誤的宇宙尋找愛〉(下稱〈在〉)論及在愛情的矛盾中,人應該如何自處。除了歌詞意念,歌曲MV的拍攝亦教人討論得火熱。MV以同性戀為題材,為歌曲歌詞定下詮釋方向,很多時候MV能夠更好令聽眾理解歌曲,然而,亦會局限聽者對歌詞有更多的想法。


有趣的是,黃偉文填寫〈在〉用了不少宗教詞彙,其中尤以佛學為重,正因此點,筆者便嘗試撇開MV的導引,剖析〈在〉的歌詞在佛學角度又該如何解讀?(此文並不是要推翻MV與歌詞不合種種,相反歌詞與MV體裁可以遙相呼應,引起不同人的共鳴,可算值得細看的MV。)


二、假真我的衝突


歌詞開首一段「意識一早超脫/情愛這東西/越過了天地/並未眷戀螻蟻/沒有光陰跟遠近/我是叢電波/破天際」,用了「超脫」、「越過」「天際」等,為了塑造詞中的主人公並非凡人,意識已經如電波如空氣,穿梭在宇宙中,與肉身不再同住一處,儼如佛學中的「真我」(註2)。我者自在,能夠放下一切七情六欲,生死煩惱,自在於天地間。但歌詞第一段最後一句,卻逆轉前面的鋪排「但你的召喚/讓我將功德放低」,「你」是何人?最直觀當然是對方。但同時,早已放下凡塵的我們,會否是被深藏的「本我」呼喚(註3),拾起自以為放下的慾望。《禮記.禮運》:「飲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本我追求享樂主義,滿足慾望,其中愛情更是人類原始慾望,自當不能摒棄。需要留意的是,從〈在〉歌詞出發,面對男女之情重點應當放在精神慰藉,而非尋求肉慾的本能。然,如果心境涅槃,又豈會輕易受塵世情慾影響,甚至放下功德去投入愛情。此處便是詞人巧妙之處,暗地點出大部分人在未遇到情,或是經歷過愛情後,自以為看破一切,不會輕易投入愛情。現實就是當遇到感興趣的對方,潛藏的本能便會將自己先前催眠的「假超脫」洗得空空如也。


歌詞第二段,承接上一段,「真我」回到人間,希望獲得一場自己滿意的愛情,然而歌詞卻透漏不幸的現實「誰話愛戀/苦海濟世/會創造奇蹟/將蒼生撫慰/被你吸引/讓我當初失智慧」,諷刺的是主人公認為自以為的「超脫」被對方破壞,令自己失去看破愛情,看破世界的智慧。其實歌詞早在第一段便透露主人公的假「真我」。所謂「真我」需離一切諸相,然而「我是叢電波」便告訴我們主角仍抱有我執,有電波之形,何來可以不具形相。或許錯愛過,我們都希望可以放棄凡塵,殊不知越執著離開,表示越依賴情感能夠安慰自己,這時候便更容易受到誘惑。


「這宇宙/這種深情根本虛構/失了足/才會跌落你的地球/目光遠大如我/你有限維度裡/看春秋/很後悔/但愛死方會得救」副歌的主角尚未解脫,甚至尚未知道自己才是平凡的螻蟻,因此仍會用「失了足」、「你有限維度裡」和「很後悔」來怪罪對方,蟻的世界只有二維,因此「困在」彼此有限維度的目光中,眼前就只有愛情。這正正證明前段所謂意識超脫不過虛妄,並不真實。但與此同時,歌詞中也開始看見學習放下的蹤影,「從根本虛構」到「愛死」,雖輪轉於生死無名之間,未能超脫成佛,卻可以逐步勘破幻相,了解因緣。


《金剛經正解》云:「一沙一世界國土中。所有眾生。各具一心。」(註5)聽者皆會知道「為了找到真愛/尋遍每粒沙」,最終結果必然失敗收場,恆河沙數,如何能尋遍大千世界的沙,最終只會糾纏在愛情的因果中,難以脫身。經歷世間的愛恨情仇後,終於意識到自己一直催眠自己看破世間親愛慾望,自以為無欲無求,直到被人在愛情中傷害,才知道自己已在愛情中歷經一次輪迴,「不恨你/恨我太晚參透」由怪罪對方讓自己陷入愛情,變回恨自己參透得太晚。


「親手作孽/惡果他人怎可解救」此句饒有趣味,所作之孽終歸來說就是愛上對方,承接下一句「貪怨癡/要葬在你的地球」便顯得灑脫,煩惱眾生,皆因貪嗔癡起。不過詞人的心思出現在接下來三句「為了擁抱你/換這雙手/一早已/被切去兩翼/禁飛走/這樣勇/試問你可能夠」此處「試問你可能夠」就有一種責怪和攀比之意,我為你折翼,那你應該接受我對你的恨,這樣才算對等。這裡也有責怪自己為何會為對方折翼。如此一來,第二句的「貪怨癡」就變成一場主角與對方生生不息的因果。


「在你的結界盪過韆鞦/我便無力再看北斗/不恨你/恨我的反抗不夠」韆鞦本是一場寫意放鬆,不過在黃偉文的筆下,卻成為自甘墮落的證明。如同《月黑高飛》電影中的圖書館管理員,在「體制化」的監獄待久,自由便是一種壓力;逃離不了愛情的輪迴,只好貪圖其中渺小的高興,難以重投灑脫的心境,更何況一開始也沒有在愛情的金剛圈外。自知這場愛情沒有結果,甚至希望了斷感情,但始終違抗不了自己本源的感情。主角成長之處在於不再怪責誰讓其失去功德,轉而明白是自己心底並不希望斷絕這場充滿傷害的因果。「我的愛全被接收/必須再重頭禪修/練到清心寡愛/無懼色誘」接收一字,讓人知道,最終主角一切付出對方都心領,可似乎沒有回應,如石沉大海。努力修行,希望自己能放下情愛。可是真能練到清心寡愛嗎?筆者並不認為,執於不執便是執,貪著放下自在,便會生出執念,而得不到這「執」,怨念便會隨之而生,最後貪怨癡再度生出,仍舊擺脫不了對方的結界。如唯識述記一本有言執念會令人有煩惱(註6),由此衍生,執著會讓人追求一切虛妄的東西,迷失在欲念中,不能自拔。


或許,這種自虐便是主角渴望能與對方有著一種關係,一種我們不可力抗的本性。一如張愛玲的《心經》,在本我的支配下,即使知道是一場沒結果的戀愛,但本能還是依從心中所喜歡的行動。主角要自己放下感情來進行自我救贖,然而執意忘掉對方,只是將對對方的感情轉移成另一種表現,不論是逃避、憎恨還是愛上對方,心中有情,就不會有清心的一日。


不能擺脫執著,不能做到若無其事,湛然凝寂,不為所動,那就退而求其次,如佛說:「寧可執有如須彌山」。本義是希望執著「做好事」、「做好人」,執著淨土念佛憶佛的修法,將對世間的執著轉為對佛的執著,慢慢自然就能入佛知見。既然不能放下,筆者卻想借用此句,希望不要執著放下愛情,既然不能逃避,倒不如感受透徹,自然會領悟何種愛情才適合自己。如同〈一絲不掛〉歌詞的意味,在束縛與割捨間,主角選擇別對方牽引一生。活的有血有肉,嘗遍各種感情,感悟方會來得最深,不然僅僅流於表面,心中浮躁好奇,就連最簡單的靜心也做不到,談何放下。


三、總結


這場旅程讓人知道尋找愛情對於我們是種不可抗拒的本源,配合專輯名稱,的確能夠感受歌曲帶來的訊息。不論宗教抑或科學都談及愛情與人類的關係,尋求愛情已經是我們基因的本能。但尋求之中又如何尋得適合自己的一段愛情。即使對愛情不抱期望,感覺自己看透,但本能會將我們拉回愛情。不要逃避,逃避而生的假「真我」,只會讓自己陷入死循環,糾纏在自己害怕的情感中。樂壇好曲好詞不少,希望可以有更多人聽廣東歌,從當中的點滴,尋到自己人生的共鳴。


註釋

註1:陳建安——《本源》專輯介紹

註2:丁福保編纂:《佛學大辭典》

註3:弗洛伊德的人格結構理論

註4:(清)龔穊綵註:《金剛經正解》

註5:同註2如何放下?「真我」與本我的慾望衝突——〈在錯誤的宇宙尋找愛〉


我們都用問句傷害著對方——〈是但求其愛〉歌詞分析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恐懼症

散文 | by 跂之 | 2021-10-24

【教育侏羅紀】建立

教育侏羅紀 | by 游欣妮 | 2021-10-19

投向新世界的石頭

影評 | by 安娜 | 2021-10-18

李琴峰「芥川賞」得獎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1-1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