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對劇透:《The Matrix Resurrection》的永劫輪迴與莊周夢蝶

影評 | by  易山 | 2021-12-30

據說,《The Matrix Resurrection》引起了觀者的兩極反應,無論是死忠fans或年輕觀眾,當中朝聖追捧或「割凳」者都大量存在,追捧者當然滿意當中大量重提、致敬甚至戲謔前三部曲,說這部戲其實是「fans向」的,外人不會明白。討厭者當然就不滿整部戲都在重提舊事,如果删掉這些,片長可能少掉三分一……沒看過前作的更是看得一頭霧水(雖然我認為面對這樣一部科幻巨構系列,做功課是觀眾自己責任,至少也要wiki一下,但在資訊爆炸時代,亦無謂再深究年輕觀眾,甚至說不定,他們認為真正的「科幻巨構系列」,是MCU吧)。而且,打鬥場面亦再沒新的視覺特效衝擊,只一味繼續玩「bullet time」,絕對無復當年勇,甚至還有其他潮流文化作品影子。簡單來說,就是指導演(今集只有姐姐Lana Wachowski執導)在「食老本」。也難怪有這種評價,因為就連妹妹Lilly Wachowski亦坦白指出沒興趣再碰The Matrix系列而拒絕聯合執導。

但不論朝聖或批評,似乎亦「錯重點」。雖然不排除亦有市場計算,但最重要的是,這是導演故意安排的。這些看似絮絮不休的囉嗦與重覆,實際就是導演在今集想表達的哲學中心思想,也就是我之前文章提過的:「重回母體」,亦即Nietzsche的永劫輪迴(或永劫回歸)。當大家以為第三集有了「救世主」Neo的最後奉獻,已一勞永逸地為人類與電腦/機械母體達成了「和約」,世界回歸平靜和諧,大家happily ever after過活…如果The Matrix 系列就此完結,那難免看來像一部童話,多於一部科幻片。所以,導演今次就是來告訴你:what if, everything got reloaded and started all over again ?

這次,Neo已重回母體程式,而母體程式亦已進化至新版本,那在佛教哲學裡,叫重新輪廻投胎,在現代超弦理論,就叫平行宇宙,看過Interstellar的大概都明白,在更高維度裡,時間並非線性,我們此生所有經歷,可同時並存,假若我們有多於一世,當然亦可同時並存,就像當初Neo進入The Architect 的房間,看見自己前五世影象……亦如《大隻佬》裡:「日本兵不是李鳳儀,李鳳儀不是日本兵。只是日本兵殺了人,李鳳儀就要死,這是因果法則。」那不一定是「前」世「今」生,可以是平行時空的因果關係。更有趣的是,Neo在這一代的母體裡,當然亦被洗去記憶,變回Thomas Anderson,其「角色設定」,也再非一個大企業裡的小文員,更是一隻叫The Matrix Trilogy 電腦遊戲的設計師,而且,還在上司施壓下,要開發The Matrix 4版本……這裡,就頗具「莊周夢蝶,蝶夢莊周」的玩味。往後劇情,亦漸趨馬榮成在天下初期的連載漫畫《兩極》,Charlie Kaufman的一系列作品,韋家輝的《再生號》,以至In The Mouth Of Madness (恕不能盡錄……)。你所「創造」的角色,竟走到你的「現實」裡,告訴你你那所謂「現實」才是夢境。若再對比導演於我們這「現實」裡要再拍The Matrix 4,那就不僅僅打破戲劇The Forth Wall,而是每一個「現實」都環環緊扣……是耶非耶?化為蝴蝶。

那也是infinite mirror images, 而mirror亦成了今集重要道具(雖然我知提起Mirror大家很興奮,但不是彼Mirror),反而紅藍藥丸或電話亭(反正現今也不多見)的作用已被降低。但那些flashbacks 仍是非常重要,那就是「前世回溯」,又或「平行時空之亂入」,而本集亦貫徹了自由意志vs 命運的探討。首先就由一眾遊戲設計師在開發The Matrix 4會議時討論「大家心中的Matrix是什麼」,fans會覺得這是在說fans對The Matrix 電影系列的感覺,但如果將the matrix 當成現世,其實他們也在討論著每個人對現世人生的不同感受,而當中亦包含自由意志vs 命運。整個電影系列仍在問一個問題:你所生存著的「現世」,其實是假的,你要繼續配合演戲,還是反抗?而今集無論Neo、Trinity 與Morpheus都已「輪迴」到另一世,大家都已有不同角色(Morpheus更已非原本那一位,只是電腦根據真身generate出來的程式),但大家仍然面對同一種拷問:to be, or not to be? 而今集matrix母體亦有演化,它推算出人類,原來,在希望與絕望之間,在響往與恐懼之間,才會爆發出最大能量,而又不危害matrix的「和諧管理」,於是,它安排今世的Neo與Trinity 成為「最親近的陌生人」,那種Déjà vu 讓他們不斷想接近又不敢靠近……是不是很符合某大國讓你以為已很接近「全開放社會」卻又不敢靠太近的狀態?

而這種binary system, 亦絕對貼合電腦演算程序,實則亦是道教哲學之「陰陽」,同時亦解構了對上三部曲的人物/劇本結構:有the Architect就有the Oracle (知性與靈性),有matrix 就有Neo(剝削/壓逼/欺騙與反抗),有Neo就有Agent Smith(重生與全滅)……還有更過癮的是,今集連過往電腦程式裡的「agents」,the Exiles, 亦有話兒:「過往我們更高雅,我們不會有那麼多sequels/ remakes, 我們更著重originality」…自嘲之餘,亦在嘲諷荷李活,以至MCU(Spider-Man 在這廿年裡乃第幾個版本?然後又要來一個平行時空,三代同框,oops, 又劇透了)……當然亦包括進化版agent Smith, 他與Neo實際亦是瑜亮共生,有別於第三集,今集agent Smith反過來與Neo結盟碾壓the matrix, 亦印証了政治上「沒有永遠的敵人,也沒有永遠的朋友」,「敵人的敵人就是我的朋友」……同樣地,今集亦解釋了,人類也不一定是你的「盟友」。陰陽兩極binary之演進,可以陰轉陽,陽轉陰,今集人類在Zion以外已有另一新聚居地,而上集「盟友」Niobe 更積極跟隨上一世Neo步伐,與電腦/機械進一步「融合」(大X區?),但今集正正想告訴我們:上一集的妥協毫無意思,因為母體仍會回歸,而且仍在操控世上絕大部分人類。

在我來說,最恐怖的一個情節是: matrix母體的最新「話事人」「分析師」趾高氣揚地,告訴Neo: 「即使我讓你和Trinity 重新脫離母體,你覺得絕大部分人類會跟隨你嗎?不會,他們,因為囿於恐懼,囿於現實(既成事實),沒有太多人會隨你離開(這裡不是指移民,這裡指的是不計代價的反抗)。」而Trinity ,本也因為「有夫有兒」,拒絕離開……放諸我們這個「現世」,你又看見多少近似例子?幾多人因為恐懼,因為「現實」,而又想不出自己怎樣可以去突破,甚至至少學習不去恐懼這個別人強塞諸於你的「現實」,有幾多人即使「選擇」不屈服,卻仍「選擇」縮在離地一角,飲酒狂歡,夜夜笙歌……很多「朋友」也許就像這一世Neo那位同事的角色,陪你吃喝玩樂,也陪你「分享心事」,卻不會陪你成長……又或,你會「選擇」一個「替代品」,一個(情侶/偶像),或一班「偶像」,讓我日日不眠不休地追捧,以填補我人生「那永不能填補的傷口」,或「填補我那永遠缺失了的一年」,最後變成了,另一個「母體」……?你以為與他們一起成長了……卻只是在這個matrix裡獲得了「經驗值」,卻完全無法擺脫這個matrix…….經歷過卅二年前那一劫而仍在繼續經歷「永劫輪迴」而繼續清醒繼續知道自己仍在matrix裡的人,絕對明白你們所想的,但不表認同。

因為,這真是你的「選擇」嗎?電影裡面不止一次提過,is it a real choice? 這裡必須重提,命運/母體/自由意志的分别,命運就是母體必會重來,而我們亦已「回歸母體」廿四年,這就是注定命運。但「母體」本身不是命運,即使「母體」很著力地告訴你它就是你的「命運」,「你的反抗注定是徒勞無功的」,就算到第三集作為第三方的agent Smith也質問Neo: 「為何仍在反抗?」Neo: 「因為,這是我的選擇。」當命運已告知你的「天命」,就是繼續反抗那虛假的「命運代言人」,而你只有欣然接受所有代價,不再因恐懼而抗拒,並且因此脫離「現實因循苟且生活」,這才是你的真正選擇,才是你真正彰顯自由意志,真正開展自己的人生,真正做到李小龍的「be water」哲學:以無法為有法,以無限為有限,盡其在我。今日,我會進一步演繹: 以有限為無限,在你的「一片天」,做盡。

這就是紅藍藥丸的真正意義所在。

當你拒絕接受,不想「重回母體」再經歷並感受,其實那種痛是没有被消化並轉化……你必須消化那種痛並轉化為動力,那一天,我們就會飛。我相信這也是Lina,對妹妹Lilly的最後諫言。

所以,導演仍有她的個人情懷放諸於內,那就是喪親之痛。這也是我的切膚之痛,因為去年我也經歷了同樣光景:若果在他生重遇,各自帶著Déjà Vu的我們,又會否如Neo遇上Trinity 的那種感覺?

已經不敢去想像。


科幻經典 Matrix 4 完整版預告曝光!再窺紅藍藥丸的永劫輪迴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易山

首先係一個人。一個香港人,七十後中佬,去過下美國,讀過下政治,睇過下戲,上過下街,入過下政黨,做過下電視台,寫過下talk show,做過下NOL (non-opinion leader),而家全職係研究防止自己變成一個討厭廢老。

熱門文章

姜濤〈作品的說話〉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2-05-13

編輯推介

【無形.防空洞與避難所】 一路向歐

散文 | by 區區愚生及安迪 @ Gunslinger 不曾遠去的硝煙 | 2022-05-25

梅艷芳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2-05-24

窺探者

小說 | by 盧卓倫 | 2022-05-17

看畫展的日子

藝評 | by 古可欣 | 2022-05-17

侵略詩輯(四):島是山鳥是山烏更是山

詩歌 | by 崑南、驚雷、鄭子健 | 2022-05-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