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侏羅紀】異靈異靈之學與教戰疫

教育侏羅紀 | by  野之 | 2020-07-22

原來,一切都在不知不覺間走進了異靈異靈的新時代教學空間。

——異於日常教學模式,靈活實踐「停課要不停學」。


2020年,武漢首發驚怖全球的肺炎疫情,「疫旋風」席捲全港,教育局宣佈全面停課,各間大學、中學、小學、幼稚園都在半推半就之下全方位開啟網絡平台進行教學。一時間,教師和同學共處的課室變得無限大,網絡世界和現實世界進行了前所未有的「學與教交戰」,戰場既在網內,也在網外。


筆者為中學教師,主要想談談中學的戰況。先來客觀而言,轉了教學模式,以電子學習為本,開啟網絡平台,與同學「網上見」,雖不算新穎(可能有許多行家日常也會這樣做),但論及全面和廣泛性,真的史無前例。在校的日子,課堂上使用多媒體工具協助教學——常有,卻未必是主要的教學方式。筆者回顧自身,有時候投入於課堂講學,講得眉飛色舞滔滔不絕之際,黑板粉筆隨講隨揮,一樣可以精彩(自以為)。不過,倘有充裕空間思考和籌劃,配合平板電腦、電子白板、電子學習軟件程式……嘩!課堂可能會更精彩。留意!是可能而已!事實上,電子學習的工具之多,如收歸天下兵器,只可惜「備課空間不足,行政工作繁重」,縱然十柄古劍齊掛腰間,卻連出鞘亦沒時間。更何況當前疫境,學校停課,學生在家網上學習,教師化身YOUTUBER、VLOGGER,反令備課有如備戰,從前的揮灑自如,近日則進退失據。


前天跟同行閒聊二三,講講講愈講愈覺方寸大失陣腳大亂:課本與電腦加電子應用程式和網上平台E-classGoogle classroomE-class還是GoogleCLASSroom或PPT,甚麼是PPT,是不是POWERPOINT?啊!如何在PPT插入錄音,聽講可以錄製教學PPT上載E-class要求同學在e-class下載可以同時課業筆記工作紙和功課,記得要求同學列印、傳真、掃瞄、電郵或上載;別忘了,同學要準時交,開ZOOM上堂要點名,最好用zoom要求見樣,問題是,ZOOM只得40分鐘但我想多上兩節就要重開新的會議,除非校方買了LICENSE。


筆者深信:「三人行必有我師」,慣用黑板粉筆,少用電子工具的同工,或可向善用網絡又易於接受新模式的年青同工學習,這也未嘗不是好事。像我這樣的一塊「老餅」,也得借此良機,開放自己,學習新世代學習模式。然而觀察和思索所得,初練「電子教具」,教學功力竟忽地大減!聽行家討論,在家教學,在教與學兩方面,各有不少難點,陡增了戰事的變數。


這一切都跟準備有關。筆者嘗試將上面的亂寫,拆成兩個面向:校方層面和學生層面。


校方層面而言,因疫情而停課,各校各施各法,有學校發揮強勢行政管理,立馬召開全體教師會議,大談在家上網教學的各種可能,與同事一起籌謀,推展教師上網授課,如何加強善用ZOOM、GOOGLE CLASSROOM等平台,還仔細重編了上課時間表,務求做到真正的「停課在家,決不停學」,各科各級已箭在弦上,蓄勢待發。這類強校,顯然具備豐富的電子教學經驗,而且教師團隊之強可見一班,凝聚力十足,羨慕羨慕!然另一個情況則不同,據老友行家聊及,管理層給予教師莫大自由,既未編定各科上課時間表,亦未見家長收到電子通告(可能家長也未懂開啟電子郵箱也說不定),至於教師的教學方式,簡報上載或ZOOM網教學隨心隨緣,功課之有無,好像也隨自由意志。於是,時下流行的「家長谷」、「媽媽谷」、「怪獸家長谷」便互相比較子女就讀學校的上課模式,發現有不夠進取的學校,其子女豈不蝕了大底?執輸在起跑線上、在跑道彎處、在直路盡頭的終點,不!不投訴不是人!異於日常的窮追猛打來了──「我的子女也要在家ZOOM一ZOOM吧!」


學生層面來說,在家上課也不錯,不用早起,不用趕車,不用換校服,上ZOOM也不用開視訊「見樣」。我上課了,關上房門,加入老師開設的平台,調較靜音,黑了畫面,最多顯示一個卡通人物,代表自己健在。我在ZOOM故我在!老師上課提問,我不回答也不打緊,反正不在課室,其實,我有在聽他的課,但同時手遊在握,正在緊張的「升呢」關頭。這算是「俾面」了吧!行家說他開的課,全班30人只得3份1在線,其他同學都成了失蹤人口,人間蒸發還是有心曠課逃學?要點夠記錄在案,待復課跟進處分?「阿SIR,屋企斷WIFI,上不了網。」、「阿SIR,屋企得一部腦,細佬同時要上課,我讓了給他。」、「阿SIR,我被爸爸沒收手機,用不了!」


我們常提到自主學習,真的靠教師和學生的自律,逼不來的,強行亦非自主了。退後幾步抽身縱觀,有多少家庭能提供足夠學習配套,兩兩三三兄弟姊妹如何分配使用僅得的一部電腦?I-PAD、平板已算奢侈極了。與此同時,教師在家教學的實況也頗有趣,有子女的同工如何安排上網教學時,其年幼的子女能安安靜靜?兄妹打打鬧鬧要不要先調停再開課?這類冰山一角聊起來都叫行家無奈苦笑。那不如回校工作吧!但我的子女又怎辦?誰來照顧?顧不了自己的子女又怎樣教導別人的子女?忽地,我想起近日某高官,講了一句異靈奇詭、難以叫人認同的話:「口罩如衣服。若上班要穿衣,口罩請自備。」


2020的學界靈異得可以。我們趕著學習新的學與教模式,新鮮且新鮮,有趣自有趣,享受與否因人而異,筆者還聽聞,有論及未來的教學發展模式,「傳道、授業、解惑」已不一定在課室,網上教學一樣做得到。這點不用置疑,只要肯用心開發,又有何難?問題卻是:學校教育中「群育」一環,學習面對面的相處,成長期間修習的品德和親身感受的人情,絕對虛擬不了,更遑論人倫友儕間的愛與誠。若網上學習學得來,就真的異靈異靈之疫、復課毋用再有期。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野之

前線教育工作者,喜歡教育、熱愛生命。雖不能靠寫作維生,但靠寫作才能面對生活。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親愛的房客》中的敘事結構

影評 | by 葉嘉詠 | 2020-11-24

共同病歷

散文 | by 忤尚 | 2020-11-24

打書釘讀晒黃碧雲《附件三》

其他 | by 吳芷寧 | 2020-11-23

《理大圍城》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0-1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