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太郎一個人生活》:動畫後的日本兒童和家庭殘酷現象

影評 | by  米高 | 2022-04-07

《小太郎一個人生活》原為日本漫畫家津村麻美極受歡迎的漫畫作品,及後改編成電視劇及本月(編按:三月)播出的動畫。雖然媒介不同,但仍然保留探討「兒童與家庭暴力」一命題,在描繪日常的同時,亦提醒讀者現實的殘酷和應有的敏感。本文試以動畫版《小太郎一個人生活》淺談其動畫設置,以及背後日本的社會問題。


動畫設置:淡然講沉重的故事

故事始於四歲兒童佐藤小太郎一人入住新家清水公寓。相比同齡兒童的技能和思想,他總展示着超齡的成熟和異於常人的行為,如說着一口「將軍話」、對高級面紙的成分有透澈的了解,都讓人對小太郎的故事越有興趣。每集動畫由約干個日常小故事組成、主線為小太郎和清水公寓鄰居的相處及學習面對自己的過去。然而故事不僅沒淪於兜圈或支離破碎,隨每集發展見證他與鄰居建立和深化關係,更藉各生活面向解釋小太郎成熟的原因,慢慢如剝洋蔥一樣揭露小太郎背後的創傷,對其「想變強」的願望有了更立體的原因和心疼:如他想成為將軍的原因為想保護家人和讓家暴的父親不致成為「壞人」、以前因饑餓而吃面紙果腹時發現高級面紙味道較甜,淡淡地講小太郎倖存至今的故事,如此衝擊或讓人反思現實社會中家暴及疏忽照顧兒童的問題。

動畫製作較為簡單,但配合動畫內容可謂瑕不掩瑜。的確動畫筆觸和分鏡相當簡單、甚至畫面上出現一些小問題,如鄰局田丸衣服上的豹紋沒有隨動作變動而感到些許突兀,然而當動畫為日常向,同時以成長和與自己、過去和好為命題,簡單風筆觸更為配合故事氛圍,不僅不為小太郎的故事徒增幾分誇張悲劇色彩,或更稍稍提醒了家暴在現實或是日常。


動畫設計與背後:日本對策和社會目光

小太郎的鄰居是主流社會中被認為奇怪的人,如頹廢的漫畫家狩野、善良的陪酒小姐美月、外表兇惡但愛孩子的田丸。他們起初被幼稚園老師認為是複雜的家庭、在幼稚園門外保護小太郎更引起路人惻目。然而他們對小太郎的關心與疼愛,早逾越鄰居關係、對小太郎的憐憫;雖然深明自己是外人,但只想見證和陪伴小太郎成長,希望在叫小太郎絕望的真相被揭發前,為其帶來對社會、對人的一點希望。人類學家Theodore C. Bestor(1990)曾就日本城市的鄰里關係作研究,發現東京鄰里具有很強的凝聚力,同時亦能借其結構創造和維繫社區生活。動畫中曾提及「我們不能習慣小太郎一個人生活」,當鄰居發現小太郎一個人生活便盡力填補和陪伴小太郎生活,建構回憶、保護安全。也許這班鄰居都不是和其有血緣關係、完美的人,而且有着各自的故事和煩惱,但若能如此消弭對他人的既有印象,以真實的情感和行動判斷,同時鼓勵現代人關心他人、對非常之事仍不麻木,那定必是溫暖人心之事。

日本政府去年底宣布計劃於2023年設置「兒童家庭廳」以解決與兒童和家庭有關的社會問題,並希望藉此紓緩少子化問題。家庭問題在日本持續蔓延:日本厚生勞動省2021年公布的數據顯示,全國兒童諮詢所2020年度應對虐待兒童案的數量逾20.5萬宗,同時自1990年度開始統計以來連續30年創新高,當中以「心理虐待」案件最多;另就夫妻關係,2021年受理遭受配偶及伴侶配偶者的暴力諮商比為83042件,連續18年創下新高,當中女性受害者約佔74.8%。小太郎和母親小夜梨的遭遇並非故事世界的特例,而是日本社會中嚴重且需要正視的現象。當小太郎屢屢逞強和希望變強以求獲得父親的認同、激動地害怕被責怪「不乾淨」,這些心理創傷或正是受害兒童日常中的一小部分,仍待成人們留意和認真對待。


小結

動畫或是對社會溫柔的呼聲,在推動政策修改外,也盼望家庭甚至「外人」能善待孩子,正視他們的需要、留意他們發出警號。《小太郎一個人生活》用簡單的筆觸和氣氛,講述了日常中殘酷的面貌,但也藉動畫中的感動時刻,讓觀眾反思現實和學會一同成長。


參考資料

増田雅暢(2021)。〈子育て家庭を社会で支える「家族政策」の提言 ―「少子化対策」から「家族政策」への転換を―〉,https://ippjapan.org/archives/6921

Nippon.com(2022)。〈日本家暴諮詢連續18年新高=去年8萬件恐成潛在風險〉,https://www.nippon.com/hk/news/yjj2022030300507/

Nippon.com(2021)。〈日本2020年度虐待兒童應對數首超20萬起〉,https://www.nippon.com/hk/news/kd803821378002436096/

Theodore C. Bestor (1990). Neighborhood Tokyo. Redwood City, California: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黑人娃娃

散文 | by 程皎暘 | 2023-02-05

【悼念西西詩輯】走可以很沉重,但也可以很輕巧

詩歌 | by 飲江、陳麗娟、關夢南 | 2023-02-03

悼顧嘉煇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3-01-27

《方圓》「後/Post」——編者話

其他 | by 方圓編輯部 | 2023-0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