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侏羅紀】在網絡的另一端,你還好嗎?——寫給與我網上補習的學生

專欄 | by  吳詠彤 | 2022-03-15

在網絡的另一端,你還好嗎?


我們,並未真正見過面。打從第一課開始,你我總是網上相見——噢,或者也不算是相見,因為上網課的時候,你總關了鏡頭。很多時候,我並未真正「見」到你。


在忙碌的工作裡,我常常想要找些時間靜下來寫作,因為我喜歡寫作;你卻常常被逼坐下來寫作,但總是不喜歡寫作。


難怪的。對你而言,下課之後還是上課;學校放假了,還是上課;回家了,還是在網上上課。這種無限延伸課時的學習模式,在我們的社會裡,稱之為「補習」。


我不奢求你會喜歡我的課,只要不抗拒就好。而且,我漸漸發現,知不知道你長什麼樣子,也許並不是最重要的。但我記得,就在你剪了頭髮那天,終於有短短的一瞬,你開了鏡頭,問我髮型好不好看;又那天,你說被蚊子叮了,要給我看看手臂有多紅腫。在那些瞬間,我終於見到你:圓圓的臉,細長的眼睛,戴著眼鏡,一副煩悶的樣子。


你說學校發生了欺凌事件,你和同學去打那個惡霸,一起被罰了。你說學校網頁那些動聽的宣傳標語,說的都不是真的;你說名校收的都是富裕人家的兒女,不過富裕歸富裕,很多人的父母都已離異,整個校園不過充斥著問題家庭的孩子罷了。外界只憑學校的名氣,把一切想像得光鮮亮麗,誰知裡面只有滿目蒼夷……


我驚訝了。我並不只驚訝你學校那黑暗的一面,更驚訝你願意與我說那麼多。或者你要的並不是多一節課,也不是學科上什麼特別的支援—你只想在這網上空間不露面地傾吐所有。所以,如果當天剛好無事,你便沉默了。顯然,你並不想做我設計的練習。


又或者,沒有一個日子真的無事,只是你想不想說。所以,在你關掉鏡頭的時候,我只能看著一片黑色的視像畫面,聽著你那邊無端傳出一些打字聲 (但你並不在作答我的練習題)。我並不知道你還開了些什麼視窗,在打什麼,忙什麼,納悶什麼。


「聽到嗎?」


「我的網絡好像不穩。」


「是嗎?我這邊還能聽到你啊。」


「等等,我登出再登入試試。」


我們的溝通,竟只能靠著這虛無縹緲、狀態不穩的網絡連線。


或者你快樂的時候會跟我多說話,或者你不快樂的時候才會跟我多說話,又或者你快樂或不快樂,那天就不知怎麼,不想說話。


但我寧願聽你說話—就說些與我設計的練習無關的話吧。你毋需像寫議論文的時候一樣整理你的思路,只要這裡一句,那裡一句,說出來,好讓我拼湊你的情緒、你的狀態。


「我的網絡好像又不穩了。」


你的帳戶名稱從視窗上消失,我等著,等你再度連線……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吳詠彤

現於私營教育機構擔任國際學校課程導師,曾任專上學院助理講師;愛好文字創作,作品散見於《聲韻詩刊》、《城市文藝》、《阡陌文藝雙月刊》。

熱門文章

情色青蛇

影評 | by 梁靖芬 | 2022-06-20

編輯推介

遠方不遠──送Peter Brook

其他 | by 鴻鴻 | 2022-07-04

明天之後

散文 | by 葉秋弦 | 2022-07-03

【虛詞.夠鐘食藥】貓醫施藥記

小說 | by 文秉懿 | 2022-06-29

【無形.夠鐘食藥】西藥

散文 | by 風緣 | 2022-06-28

【虛詞・夠鐘食藥】詩三首:蘇麗真 X 驚雷

詩歌 | by 蘇麗真、驚雷 | 2022-06-27

【珍寶下沉詩輯】饒舌的歷史課,航向眾人的假面

詩歌 | by 陳李才、李顥謙、朱少璋、璇筠 | 2022-06-25

關於藝術發展局選舉

如是我聞 | by 甄拔濤 | 2022-06-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