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侏羅紀】誤中副車的美好

教育侏羅紀 | by  游欣妮 | 2022-03-08

同學問我:「游老師,為什麼你沒有用大師兄做的匙扣呢?」


他一提起,我就知道說的是上次圖書館活動時,同學親手做的熱縮片匙扣。那次大家意外發現了大師兄的繪畫天份,簡單幾筆即勾勒出人物神韻,眾人大感驚嘆,讚口不絕。


前陣子仍可實體課時,有一段時日圖書館天天都相當熱鬧,大家一起來聽不同類型的書籍簡介、合力砌長城紙模型、砌lego士兵和戰車,進而排兵陣、圍讀中秋月餅充滿傳奇色彩的民俗故事、各自飲飽食滯後圍坐研究五分鐘健康操……天天人山人海至不得不限制入場人數,超出預期的熱烈反應讓我們一再變陣,清冷多時的圖書館終於重現久違的活力氣息。


然而,頻繁勞動總有令人疲累的時刻,尤其在那些活動效果不甚理想的時候。例如當推廣閱讀的活動參加者眾,其門如市人流暢旺,到得活動完結,看起來似乎是可以歡天喜地心滿意足的時候,無奈點算展出書籍的借出數字,映入眼簾的是大剌剌的「0」,醒目的,也刺眼的「0」時……即便沒有狙擊手逼迫「交數」,但也禁不住問自己,設計此活動之最起點,以致籌備活動的道路上,真的沒有偏離「推廣閱讀」此一終極目標嗎?


抽離一點看,這些挫折其實算很微小,而且一點不罕見,有時更在我們因活動略得小成而情緒高漲、心情亢奮的時候躡足而至,悄然來襲,趁人放鬆之時如一盆冰冷的水「兜頭淋」,通體透涼的瞬間……後果可想而知。猶幸,在打擊漸成尋常的日子,我們漸發現原來總有無數機會「誤中副車」, 在預期效果以外遇上許多未被發現的珍寶,可能是同學的天份、才能,或者更多時候只是可以展開討論的話題。而我們告訴自己的是:誰知道這些是否滄海遺珠,或者是下一次活動的上佳素材呢?


「其實我都好想用,但係驚刮花啊!」


學生有時戲謔我「IT殺手」,早前他們跟我說:「搣時,知你少睇電視,但係《IT狗》真係好啱你睇啊!」最後,「IT殺手」真的聽完整部《IT狗》,更在聽到好些對白時按停,playback再聽。甚至會暫時關掉爐火或放下菜刀,記下該段情節的播放時間,以便稍後專注重溫。那些叫停過我的對白或情節都曾觸動我,讓人聯想到真實的生活經驗,叫我反思。其中「為何千方百計要搞死別人?」那一段尤為深刻,我無法不一再回想那些愛鑽牛角尖、輕佻浮躁的同學。


「佢做咁多嘢咪會顯得我懶囉!」、「扮到咁勤力,博咩呀?」其實人們都應該要知道,很多人都在自己的崗位上默默耕耘,比我們想像到的更努力。「佢哋嘅勤力唔係扮,博嘅就係想做到自己想做嘅嘢,達成自己嘅目標。」尖刻一點說:「如果你真係懶,就算人哋唔做嘢,唔使刻意凸顯,一樣係人都知你懶。」我明白,看見別人努力不一定人人都樂意讚美,只是也絕無刻意貶抑的必要,踐踏他人,或者「高明」一點地假裝「理性批判中肯評論」,未必就能抬高自己。當然可以說有權選擇很有自信,永遠覺得自己做得很好 ,也可以選擇一直抬不起頭,自覺毫無成就,無論如何選擇,結果好壞,也不過是自己的事。 只是,當要透過惡意批評或踐踏別人方可凸顯自己的才能,這樣的「成就」也未免太卑微。


世界很大,可供學習的事物數之不盡。如聽到block chain時我趕緊playback,看到字幕上「區塊鏈」幾個字時「久別重逢」的感覺,使我重新想起為圖書館採購、編目的某些時候,那種一再與文字竟日親近,卻無比疏離的陌生感;又如手執《雲端大數據》隨意翻揭,於我而言每一頁都那麽像「亂碼」,既是打擊卻也是衝擊。視野一再開闊之後,我仍然可以樣樣事物都沒有學得很好,但至少知道,這一切大大滿足了我們對世界可以有的無窮好奇心。若然不論平凡小角色或者別具份量的大人物都可以盡力發揮自己,一起在自己能力範圍內盡全力做到最好,展現百花齊放的可貴,那不是更好嗎?


有說行外人誇獎你算不了什麼,唯有行內人欣賞你才是真正「識貨」。其實只要有人欣賞,已經是一件很好,很美妙的事了。那一句


「師兄真係畫得好靚啊!」,除了在圖書館、在我心不住迴響,相信若大師兄聽到,也必深深刻烙在他的心。


從此我將曉得,當「跑唔到數」的挫折漸成尋常之時,能夠在看見同學玩得投入、愉快以外,更願意由衷欣賞別人,這種誤中副車的美好,已是值得繼續頻繁「勞動」,努力密密「追數」的重大原因。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張天賦的天賦與黃偉文的老古

其他 | by 江俊豪 | 2022-08-04

編輯推介

瘋女人的房間

藝評 | by 劉清華 | 2022-08-09

伊坂幸太郎和電影《殺手列車》

影評 | by 譚劍 | 2022-08-05

悼倪匡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2-0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