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在食・巴黎】《艾蜜莉在巴黎》:此艾蜜莉非彼愛美麗,但我嗅到了熟悉巴黎

字在食 | by  安十五 | 2020-10-22

基於對巴黎的情意結,Netflix電視劇集《艾蜜莉在巴黎》沒上架我已充滿期待。如果不是疫情,我應該剛從巴黎回來不久。因為這劇集主要用作解相思之苦,我不敢一下看完,每晚一集,每集才短短30分鐘,不出數天還是輕輕鬆鬆地把她看完了。剛上架,就有不少批評指劇情失實。劇情很重要,但看劇又不是光為了看劇情,既然我從來不會納悶武俠劇中的大俠為什麼不用工作還能天天有飯吃,我也不會奇怪Emily怎麼在美國好像沒家人沒朋友,或者為什麼她的點子客戶都照單全收。另一批評是劇集內因文化衝擊造成的笑料陳腔濫調,法國人高傲、率性的形象陳腔濫調等等。其實這些「陳腔濫調」都是意料之中,調整了心態就好—–我就是要看巴黎美景美食,型男美女和華衣美服的。


《艾蜜莉在巴黎》裏的巴黎明亮、潔淨,和我認識的她有出入。對很多人來說,巴黎是浪漫的同義詞,我亦不例外。我對巴黎的第一印象,源於小時候在明珠台看的電影《天使愛美麗》,電影開場不足10分鐘,我便被螢幕上善良、滿腦怪點子的愛美麗Amélie吸引住了。從此我便對巴黎有莫名的迷戀,後來我還看了《日落巴黎》、《午夜巴黎》、《巴黎愛漫遊》等電影,一直憧憬有朝一日可以到花都。


大學時法文班的同學不少去巴黎交流或旅行後都大感失望,認為巴黎髒亂不堪,是小偷天堂,浪漫只是假象。結果我還是堅持畢業旅行時選擇了巴黎,Emily在出發之前是興奮不已的,但我出發之前就上網做了很多功課,早就有心理準備了,只是事情往往超出想像。街上滿是狗屎,訂的米芝蓮餐廳突然說不開就不開算些甚麼呢?我父母現在還不知道我到埗第一天就差點在香榭麗舍被一群小孩搶手機呢。我也沒告訴他們,我第二次到巴黎,從機場往朋友家的路上,我就阻止了一個小偷偷一對遊客情侶的背包。


可是我不怕。巴黎太美了,區區狗屎、搶劫完全無阻我對她的愛,接下來的幾年我有機會再去了幾趟。我也曾經像Emily一樣在巴黎跑步,塞納河畔美,盧森堡公園美,後來發現其實好友家樓下的公園美,街道也美。黎堅惠在《時裝時刻》有張在日落時拍的照片,指日光為她鑲上一道金邊。其實,巴黎整個城市都像鑲上了金邊,但最能勾起我記憶的並非視覺上的刺激。


《艾蜜莉在巴黎》內令人沉醉的景色或美輪美奐的時裝,都未能像誘人的麵包香那般立刻把我送到巴黎的懷抱。


在第一集,看見Emily在吃第一口pastry被驚艷的情節,我就彷彿再次走在彌漫著麵包香的巴黎街頭。那是我第一次到巴黎,拖著行李,走著走著,麵包香換成了甜甜的巧克力香,混合著烤雞的味道;一轉角又變成芝士和蒜香的氣味,不是來自餐廳,是附近剛好有人在做飯。我不知道他們煮的是甚麼,只知道明明才剛吃完午飯的我又餓了。當時去的時候我訂米芝蓮餐廳,在有名的甜品店排隊;第二次到巴黎我已經懶得做功課,肚子餓的時候才上網搜附近有甚麼好吃的;後來幾次我連手機也懶得拿出來,餓了直接看附近哪家餐廳人比較滿就去哪家,從未失手。有一次吃飯時老闆教我們可以注意餐牌長短,如果很短沒甚麼選擇,就代表食材相對較新鮮,而且餐廳有信心即使選擇不多客人還是會願意吃他們的菜式。他很自豪的說,像他們每星期換菜單,每天的菜式都是固定的,但很多客人還沒看當天餐牌就已經在排隊了。


要知道巴黎的美食真的不是浪得虛名,不管是甚麼菜式,從路邊攤販小吃到高級餐廳,真的隨便一家都不會難吃,難吃的話早關門了。法國人並不是一天到晚只吃鵝肝蝸牛的,吃蝸牛這個梗沒出現在《艾蜜莉在巴黎》讓人很安慰,Emily和高富帥Matthieu吃crêpe那一幕更是深得我心—–常被教導邊走邊吃不好看,但西裝筆挺穿得漂亮的他們沒有包袱,拿著crêpe邊走邊吃也很有型。這幕讓我想念起了Rachel Khoo 在《The Little Paris Kitchen》介紹全巴黎最好吃的crêpe攤檔,老闆笑了笑全宇宙最好吃的crêpe才對。Emily和Mathieu吃的是那個嗎?怎麼可以忍得住只吃一個呢?除了crêpe,其實galette也很好吃。全宇宙最好吃的crêpe我沒吃過,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在Centre Pompidou附近吃的crêpe jambon fromage,兩歐元不到竟然就用上了三種不同的芝士。老闆遞給我的時候說我這輩子都不會忘記這個crêpe。


美中不足的是Emily竟然沒怎麼吃gelato,太令人匪夷所思了。像Berthillon口味眾多,因為我訂下了每天只能吃一個gelato的規矩,至今還沒有試完所有口味!巴黎隨處可見的Amorino也不可不提—–花瓣造型令gelato看上去更吸引。甜點班的老師跟我說,去Amorino就算只點一個小的也可以放膽去點不同的口味,想吃五種就五種八種就八種!花會很漂亮。還有曾短暫進駐香港IFC的GROM也是我很喜歡的,但我一般點sorbet,因為每一個口味都很清新,讓人在炎夏時吃透心涼,寒冬吃如沐春風。另外,畢明寫過不止一次的Bachir絕對不容錯過,不特別喜歡堅果的我剛開始被滿滿的開心果碎嚇怕,但出奇的好吃!我在巴黎遇到很多人,他們對自己的自信,他們的率性令我驚歎,令我羨慕。在巴黎,我不必在意邊走邊吃很失禮,不必怕吃gelato要很多口味為人添麻煩。


巴黎是我深愛著但不能見面的情人。《艾蜜莉在巴黎》為我捎來了情人的近照,我明知道修了圖,心還是甜的。心裏清楚此艾蜜莉非彼愛美麗,但我的記憶卻帶著我遊走巴黎。當食物出現在電視螢幕,我的家就洋溢著Gabriel做的奄列的氣味,又或聞起來像是Durée佈景板上香甜的草莓。我剛剛才在瑪黑,處處是秋天的味道。逛了逛古著店,嗅到了皮革的味道,有名的falafel店有很多人在排隊,啊falafel真香,但Fragonard的香水更香,我的Etoile快用完了還沒買。去Merci看看,然後買些花再回家吧。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安十五

十五的月亮最圓,像我。

國王的玻璃鞋

小說 | by 安十五 | 2020-10-22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親愛的房客》中的敘事結構

影評 | by 葉嘉詠 | 2020-11-24

共同病歷

散文 | by 忤尚 | 2020-11-24

打書釘讀晒黃碧雲《附件三》

其他 | by 吳芷寧 | 2020-11-23

《理大圍城》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0-1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