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腥級盛宴》滿桌佳肴的階級鬥爭

影評 | by  石啟峰 | 2022-12-20

民以食為天,不論貧富,食主宰了人類生存的基本。電影《五腥級盛宴》以食為題,剖開奢靡的虛偽,收割人類私密的陰暗面種下的果,烹出一道諷刺權力和階級鬥爭的實相。

在電影中,明星主廚朱利安在成名之後獲財閥支持,於西北太平洋小島經營高檔的私人餐廳「霍桑」。他與軍隊似的團隊大費周章,為十二位賓客籌備了猶如舞台藝術的盛宴。每桌客人來自不同的背景,但他們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繳付了昂貴的入場費(價值大概等於一隻勞力士手錶)才能成為座上客。名單上唯獨有一位客人,由登上小島之際,就使本來精心設計的盛宴,逐步走向意料之外的發展。她是瑪戈,同行的男伴泰勒本來邀請了女友出席晚宴,可是最後卻由瑪戈這個後備女伴臨時補上。

故事發展隨住餐單上的每一道菜而推進,肴饌雖然精緻得像藝術雕塑一樣,但情節愈發令人生畏。可笑的是,賓客起初仍然會說服自己那只是戲劇方式呈現美食,直至餐單的中段才意識過來。

反而,瑪戈本來就感到格格不入,亦難以理解泰勒對美食的狂熱和菜式理念。那惹起主廚的注意,她並沒有退縮,亦是第一位質疑主廚意念的客人。主廚很快就知道,瑪戈跟其餘尊貴的客人不同。他多年從事飲食業,輕易就能辨別出服務提供者和使用者,而瑪戈亦坦承自己提供服務的身分和經歷。


階級的角力

整套電影貫注了社會既定的階級觀念(hierarchy):無禮食客與侍者、出軌丈夫與妻子、浮誇明星與助理、狂妄評論家與編輯等等。餐廳場景尤其體現出各種權力的傾斜。餐廳設有開放式廚房,讓食客不只能夠品嚐,更能夠直接觀賞精湛廚藝,好比舞台表演一樣。而廚房前面就是用餐區,有幾張小飯桌,每張小桌能坐二至三人。如果細心留意座位設置(侍應亦有刻意編排座位),觀眾可以看到飯桌有兩個座椅,一個是直接面向開放式廚房,而另一個卻是背對廚房。背對廚房的客人每每需要轉身才能觀賞廚師的表演,或是主廚介紹每道菜肴的演講。可想而知,這座位是屬於權勢較低的一方,例如瑪戈、妻子、助理和編輯。權勢較高的就自然能夠坐上有利的位置,飽覽精彩表演。

然而,這一切權力分野或許都是徒然。其實由賓客入座一刻開始,權力已經由食客的一方悄悄地轉移至主廚身上。餐廳以高一階的地台劃分開放式廚房與用餐區,主廚和像軍隊般的助廚們早已站在食客上方的位置。餐廳鐵定是服務提供者的主場陣營,不再是一如既往地以食客為中心。食客的身分隨即由觀察者變成被觀察者。


審判、懲罰和處決

電影直至後期,主廚揭露了賓客的種種惡行,他們如何自私地搶奪個人利益,甚至欺壓和剝削弱勢階層以換取今時今日的特權。

主廚出身草根,成長經歷更談不上是健康美滿。他能夠達到傲視國際的成就,大抵是倚靠自己的努力和勞力。主廚本來對烹飪滿腔熱誠,可是成名之後,面對更多的只有對食物毫不尊重的金主和客人,嗟來之食完全磨滅了僅有的熱情。這亦促使他策劃這場玉石俱焚的盛宴,從而公開審判和懲罰罪人,終結一切的不公、惱怒和痛苦。

賓客逐漸發現自己所行的事,被一一看在眼內。凡事有因必有果,那卻不由得他們逃逸。儘管他們拼命求救,最終還是逃亡不果,只好接受被處決的命運。


食物的寓意

畢竟,電影是以高檔美食為題材,單單看菜式的精緻程度亦都怡目十分。餐單的每一道菜都是取於自然,而且寓意深遠。例如,其中一道「餐前麵包」尤其點明權力和階級的議題。麵包欠奉,只有蘸料。這鮮明地嘲諷富人連窮人賴以果腹的麵包亦吃不到,可又有老饕直接把蘸料當作一道菜的舔下去,引得觀眾亦不禁嗤笑一聲。

另外,瑪戈還即興點了一道平民美食——芝士漢堡配薯條。這種垃圾食物正是快餐文化的精髓,與奢華的餐單相映成趣,亦讓她逕自走上與其他賓客不同的命運。

誠然,以烤棉花糖作尾聲的餐單著實有點滑稽,倒是更能凸顯電影諷刺的意味。

同行友人觀畢《五腥級盛宴》,還未步出戲院就已經投訴結局,直指情節不合乎邏輯,湧出種種疑問。在我看來,藝術反映生活,不合邏輯的電影不就正正映射了不合邏輯的社會實況嗎?事實上,在上位者長久欺壓底層的人,而底層的人卻將自己蜷縮,甚至忘記被壓迫的事實。難道這又合乎邏輯嗎?

我想,在拆解對情節的種種疑惑之前,電影的確能夠引發觀眾反思社會的階級現狀(status quo)。不論觀點可取與否,這是否足矣?


《她說》:重回理性,感覺可惜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石啟峰

主修文化管理及翻譯,曾獲古詩翻譯獎學金及青年文學獎。正努力探索工作以外的文字的可能性。(instagram: @oddstoneout)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獻「給你」的「詩人之血」

評論 | by Cléo | 2024-06-18

張愛玲《第一爐香》的香港去留

評論 | by 冼麗婷 | 2024-06-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