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侏羅紀】老師也移民

教育侏羅紀 | by  檸檬 | 2021-05-18

您有沒有想過移民?

若讀者是香港人,一定想過或被別人問過移民的事情。這看似輕鬆的閒話家常,但說起來都蠻認真的樣子,相信內裡另有辛酸不快的故事。但下一步呢?當談到要落實如何出走的一刻,嘴巴往往被打住了,沉默一會,莫名的恐懼、陌生、乏力的感覺突然來襲。


移民數字驚人,理由何在?

政府統計處2月18日發表的數字顯示,2020年年底的本港人口的臨時數字為約747萬人,與2019年年底人口約752萬人相比,減少46,500人,跌幅為0.6%,有49,900人移離本港。是自2002年以來首現跌幅,且屬1961年有紀錄以來的最大跌幅,數字相當驚人!教育界情況又如何呢?教協於本年5月的問卷調查中,訪問約1200位中學、小學、幼稚園及特殊學校的教師及校長,結果發現有四成教師有意離開本港教育界,當中有226位(19.2%)教師有計劃辭職或提早退休,並離開本港教育界。而問及離開本地教育界的主因,有約七成(71.1%)表示是因為「政治壓力日增」有關。筆者身邊也有幾位打算移民的朋友,他們都異口同聲指出近年香港的政治及教育環境出現劇變,感到無比的憤怒和失望,加上疫情肆虐的催化,鬱結難下,才有毅然出走的打算。


三思而後「行」

為何老師也要移民呢?平心而論,老師這職業在香港算是待遇不錯的工種一族:薪高、糧準、假期多,尤其是常額教師,學位教師(GM)頂薪至七萬多元,高級學位教師(SGM)則差不多達九萬大元,再加上公積金(P Fund),薪金待遇比許多大型商業機構的主管級人員還要高。筆者其實也不只一次很認真地考慮過移民,但想著想著,貿然離開自己熟識的職場,帶著一家大小,急急腳走難般到陌生的異國生活,相信不只是「夠唔夠膽」的問題,而是需要考慮到許多實際生活問題。其中,首要考慮的就是工作問題,坦白說,老師一旦離港,學術資歷即大打折扣,即使能重執教鞭,也難再找到相同的薪酬待遇,定要有轉行或從低做起的心理準備。


不應討厭香港才移民 而是因為喜歡這個國家

我理解想要移民的朋友的心態,那種令人生厭的感覺,沒完沒了,揮之不去,似是每個香港人都發著同一個不會醒的惡夢。但請細心想想,若只是因為討厭現在的香港而離開,到一個自己不喜歡而陌生的國度,那是一件非常冒險的事情,日後可能還會製造更多煩惱。當然,若覺得到了逼不得已,無法接受的地步,既已至此,那就下定決心,計算一下出走的可能性。

其實移民本身沒有對與錯,它只是一種選擇,一種生活方式的選擇,既然要生活,那就要找自己喜歡的地方,快樂地、好好地生活。但千萬不要因為討厭香港而移民,應該要找自己喜歡的國家去生活,心裡要帶著希望、期待、快樂、幸福的心情離開。如此,筆者也真誠祝福各位要移民的老師,衷心謝謝您們曾守護我們的孩子!


【教育侏羅紀】疫情下反思移民留學



教育界的事 留待教育界自己處理

這麼多老師提早離開目前的崗位,請當局好好反思,好好修補與教育界的關係,不要再胡亂干預學校的行政工作,做一些無謂的小動作打壓老師,製造白色恐怖。可是,事與願違,筆者看到局方近年陸續高調公開有教師被釘牌,看見不少同工害怕誤觸國安法紅線,這邊驚魂未定,那邊高中核心課程又突然大改革,通識科課程被整肅,甚至有建制派議員建議在課室裡安裝視頻鏡頭,說要審查老師教材……夠了!夠了!其實學校本身已有一大堆足以致命的海量工作,再這樣下去,不只是老師移民問題,而是教育界被異化的問題。試問連老師也失去教學的動力和活力,怎樣可以教好我們的學生呢?請當局給學校及教師多點自主空間,多點信任和尊重同工。


移民到學校

今天,要在香港好好教書真的不容易,其實現在的學校才是陌生的國度。筆者奉勸各位正在打算入行的年青人,真的三思而後行,要抱著移民的心態來學校教書,因為這不是「夠吾夠膽」的問題,也要考慮現時實際教學環境,問問自己能否接受現時的教育制度、文化氛圍、政策轉變等。

最後,筆者以徐志摩〈再別康橋〉中的詩句,祝福將要移民的老師:


「輕輕的我走了,
正如我輕輕的來;
我輕輕的招手,
作別西天的雲彩。」


祝福各位要移民的老師能以輕鬆的心情離開,而不是帶著沉重的心情離家出走,記住您們是移民,不是走難;您們是尋找自己喜歡的生活,不是掙扎求存。筆者以筆作一支長篙,在此送別大家往更美的彼岸繼續尋夢。留下來的老師們,您們也要加油!做好眼前的工作,下班時仰望藍天白雲,不要總是披星戴月,帶月荷鋤歸,因為要走的路還很長,不用急,有時候,放輕腳步,才能看見天邊的雲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教育侏羅紀】建立

教育侏羅紀 | by 游欣妮 | 2021-10-19

投向新世界的石頭

影評 | by 安娜 | 2021-10-18

李琴峰「芥川賞」得獎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1-1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