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流量時代更要讀好書 曾卓然:以文學對抗愚昧、庸俗和偽善

專訪 | by  鄧烱榕 | 2024-07-04

自從互聯網出現以後,「閱讀」便開始重新定義。網絡與書,成為閱讀的一體兩面;我們都希望兩者能相輔相成,但事實證明大多數人更依賴前者。尤其是當圖像影片愈趨垂手可得的當下,一分鐘便能說一個故事,結果傳統上以文字來認識世界的過程幾乎已被顛覆。但曾卓然卻認為,閱讀的本質沒有變,只是閱讀的方法和內容在變。「面對網絡,我們最大的問題是:垃圾太多,時間太少。在過量的資訊海洋裡尋找好的內容確實令人疲於奔命。」所以相對上,書本裡的內容其實較為有益也更有價值,因為它是源於作者的主張或選擇,而非來自你喜歡什麼就給你什麼的演算法。「當然,首先它要是一本好書。」作為一名文學研究學者,曾卓然其實相當活躍於網絡,但他仍堅持寫書出書也介紹書,因為他相信知識可以改變命運,文學更足以抗衡世間的愚昧、庸俗和偽善,為人類文明的美好獻上一份祝福。


書本的價值


有看過《五夜講場:歷史係咁話》的朋友,相信對曾卓然仍然記憶猶新。事實上,這幾年他也主持過很多文化節目,從電視到電台再到YouTube Channel都可以看到他的大名,每個節目的收視亦相當理想。這位公共知識份子其實並不缺乏發表平台,可是在他的選擇裡仍然有書。就像剛出版的《閱讀,探索世界的方式》,便是通過各種散文,分享了多本對他有所啟發及感悟的,文學、文藝,或歷史相關書籍。「其實有時我都會懷疑,究竟在這個時代裡,出版還有什麼意義,有什麼是上網找不到的?但原來真的有!因為網上的資訊其實是會消失的,而且你不會知道它是何時消失,為何消失的。於是乎紙本書反而變得重要了,因為它成了歷史的實體記錄。」


當然,曾卓然是嚴格的。他選擇出版前,還會思考這本書對讀者帶來什麼價值。因為相對於「作者」,他其實更重視自己「讀者」的身份。「我們對網絡的另一個誤區就是,面對海量的資訊時你以為你有得揀,可以慢慢揀,但事實上你不會真的揀,因為這樣做太累人了。於是便有了演算法的出現,按你的喜好給你相關的資訊,讓你感到很是舒適,但你就永遠看不到舒適圈外的風景,從此你的思想就會變得很單向;而思想太單向的話就很容易會被人操控,在現代社會裡,被操控的情況其實十分常見。所以我寫書時,會盡量思考怎樣可以在文章裡呈現更多的面向,提供更有深度的指向討論,讓讀者可以有更多的角度去理解和反思。我相信這樣的書,才有出版的價值。」


記得郝明義當年在出版《Net & Books》時曾這樣說過:「閱讀,是在密林裡尋找一片樹葉。在密林裡摸索前行,需要熱情;在摸索中不致迷失方向,則需要主張。」無疑,當網路發展之後,這片密林就變得更加深沉,而盛載著作者主張的書本,或許仍是最適合的指南針,好讓大家可以更有效地找到那一片樹葉。「服務讀者,其實也是作者的責任。」曾卓然說,「以前我會覺得出版書籍是為了下一代,但隨著年紀漸長,卻發現原來閱讀在人生中是有時間性的。尤其是在香港,其實在你廿卅歲的時候,你根本沒有時間閱讀。可能是在忙工作,或是在忙戀愛,結果要等到中年或是更後的時間裡,才能有餘裕去閱讀。於是我便開始調節自己,無論是寫作或是做節目,在內容上服務到這些年齡階層的文藝愛好者。」


文學的力量


曾卓然認為,閱讀是一種通過獲取知識讓一個人成長的方法,但不同年紀的人需要的知識都不同,所以閱讀也該分年紀。而文學和歷史的好處就是,它的跨度很大,不同年紀的人都可以從中找到自己所需。「我身邊很多朋友或前輩都喜歡看傳記,因為看傳記學到很多東西,能看到不同的人怎樣做決定。為什麼會覺得做決定很重要?是因為你意識到自己在人生中其實有可能會做錯決定,而通常只有當你上了年紀,或是有一定的經歷,才會產生出這種意識。小說和傳記相似的地方,就是都能看到人們怎樣面對選擇和其後的結果,都是關於人性,關於生命;分別只是前者是虛構,後者可能是真實。但你沒有基礎的話,就很難有所得著。」


這也是為什麼曾卓然孜孜不倦地在不同的平台上分享他的知識,畢竟書本雖然可以傳世,但當下最快的傳播手段還是網絡;當然他並不期待在那麼短的時間裡可以為觀眾帶來本質性的提昇,但至少能提供到基礎知識,繼續引起一點關注或討論便很足夠了。「這才是最主要的目標,因為它就只有那麼多。」但這並不表示這些節目就是渺小或淺浮,相反很多人可能需要的正是這一道門、一條橋,或是這一個起點。「就像我在《藝文在線等》第一季所提出的口號:知識、趣味、講人話,背後對應著其實就是愚昧、庸俗,和偽善。這才是文學最主要的戰場,更是我一直以來的信仰所在。我相信文學有足夠的力量,能讓大家遠離愚昧、庸俗,和偽善。」


愚昧需要啟蒙,庸俗難敵美學,偽善止於真摯;所謂文學的力量,說白了其實就是古往今來持之以恆的真善美宣揚。「所以換句話說,這個戰場其實就是全世界。文藝工作者從來就是與世界為敵,只不過我們裝作不是而已。」媒體學者Marshall McLuhan曾言:「Media is information」,人們使用什麼媒體這件事本身,已說明了其所要傳遞的要義。而《藝文在線等》想要做的,以及曾卓然想要做的,便是通過網絡,為文學與普羅大眾牽線。「在第二季裡,我會講更多大眾關心的話題,例如是電視劇,或是日本動漫。但這些都是用來接觸大家的方法,只要我們講的內容夠深入、具思考性,相信觀眾也能突破表象,找到提昇的可能。」


第二季《藝文在線等》連結: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CqL0Fe5UV8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鄧烱榕

前《號外》主編,《what. 生活文化誌》創刊編輯。現從事文化策劃、編輯顧問、編劇等工作。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2024香港書展禁書的奧妙

時評 | by 真理夫人 | 2024-07-23

再一次,回去森林

散文 | by YW | 2024-0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