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實還是大書特書?——《婚姻故事》Marriage Story

影評 | by  區皓棕 | 2020-01-09

Netflix 的《愛爾蘭人》熱潮不到兩週,就推出另一套令人引頸以待之作《婚姻故事》Marriage Story。果然,電影上架後瞬即受到大眾讚賞,特別是關於電影在描寫離婚愛侶經歷的「真實」性,令觀眾產生共鳴,不少更對故事有很深的感受。然而,坊間大讚從電影中看到的好「到肉」、赤祼、真實的關係破裂情節,是否值得觀眾同情? 我很疑惑。我更在意的是身兼編劇及導演兩職的Noah Baumbach在設計這對主角時的用心和痕跡。我認為他對二人的設計有問題,下文嘗試解釋一下。

無疑,Noah Baumhach 在寫這個劇本有他成功的地方。在這種探討兩性夫妻關係的故事,不能有其中一方作為壞人,否則故事只可側重於好人那一邊,難以寫「關係」;若兩方都是壞人,就沒有觀眾會同情他們;若兩個人都是大好人,戲劇元素又不容易爆發。最佳方法,還是寫兩人本是好人,分手原因並不是哪方犯下彌天大錯,而是因為兩人在缺乏溝通、種種誤會、未能打開心扉,最終不太情願地走過離婚的過程。這種帶有無奈的傷痛,理應讓觀眾最容易認同和同情他們吧。

可是,Noah 並不安於此。他添加了所謂現實中的醜惡,製造Drama來煽動觀眾情緒。看過這個故事的兩位主角,Adam Driver 及Scarlett Johansson 所飾演的 Charlie 和Nicole,令人思考他們是否只是單單一對身陷錯配漩渦裏的好情人?《婚》一開始他們在輔導當中,寫下了對方的優點,哪管有沒有向對方讀出,仍是看到二人心底其實還頗欣賞對方。但當故事發展下去,兩位人物越來越被醜化。這種醜化並不是來自雙方的對罵,更是由二人自身散化出來。導演刻意把兩人的缺陷放大,製造他所想要的「劇力」,讓對方肆意攻擊(那幾場官司、二人對罵真的為電影製造不少話題)。這樣,我認為那是有借兩個角色過橋之嫌,看得出導演其實並沒有同情他們,只為呈現他嚮往的「真實性」而大書特書。

——————劇透線——————


導演如何描寫二人的討厭之處?舉個例,Charlie 和 Nicole 其中一個最大的角力是想要居住在哪個城市,紐約或洛杉磯。二人為此爭持不下,原因不是他們認為住在哪城市會對他們的關係或家庭有甚麼好處。他們分別想要居住在兩地,全因這兩個城市對他們各自的事業發展有利,這完完全全是自私的出發點。Nicole 不斷以自己過去為遷就丈夫而搬到紐約為由,認為自己好像犧牲了很多似的,但她沒有想過數年來在紐約頻頻登台對她的得著;Charlie 則說在洛杉磯便缺乏工作機會,但他根本沒有為 Nicole 的星途著想。兩人不停說自己有多委屈,但他們卻沒有想過自己究竟有多愛對方,肯付出的又有幾多?

更甚的是,二人在爭撫養權的過程中,並沒有理會兒子的感受,令我感到很錯愕。電影開端有多場戲描寫這對主角對兒子的愛,爸爸很盡父親責任/ 媽媽很會陪伴兒子,給他很多快樂等等。可是慢慢地這份愛消失了。當電影中段兒子需要分別跟父母相處一段時間,無論是 Nicole 還是 Charlie,都再沒有展現出他們對兒子的關愛,或甚至站在兒子的角度上想過。是的,在現實中,有這樣的父母一點也不出奇。但若回想《婚》中一對愛惜兒子的主角,他們會像是這種父母嗎?若果導演想拍的是一對對兒子漠不關心的父母,那跟電影開場時的畫面絕對對不上。最後我們發現,其實導演並不關心那兒子。他並不關心父子/母子關係。在《婚》裏面,「兒子」只是其中一個讓他發揮 drama 的地方,而非活生生一個人物。

越看下看,越覺導演嘗試把二人寫成受害者,在「為勢所逼」底下互揭瘡疤。甚麼陰險律師、「你找壞人我也要找個壞人」之類根本是廢話,兩位主角赤條條呈現的是他們自私、討厭的一面,並不存在甚麼無奈或兩難,更掩蓋不了他們離婚是百份百的活該。電影到了尾聲,Charlie 終於讀了 Nicole 對他的心聲,然後二人也為這段失敗的婚姻而感到婉惜?天啊,他們從頭到尾只是為自己,骨子裏充斥著令人討厭的基因,然後導演還要觀眾同情他們?

這實在太虛偽吧。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表格的角度

散文 | by 朱少璋 | 2020-11-29

《親愛的房客》中的敘事結構

影評 | by 葉嘉詠 | 2020-11-24

共同病歷

散文 | by 忤尚 | 2020-11-24

打書釘讀晒黃碧雲《附件三》

其他 | by 吳芷寧 | 2020-1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