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形.2022,來不及好好告別他們】出走天堂的大玩樂家 我所認識的歐陽乃沾

散文 | by  鄭天儀 | 2022-11-29

「我一生人的正業,就是不務正業。」—— 歐陽乃沾


噩耗傳來 ,歐陽應霽今年社交媒體公布:他的父親、91歲香港水彩畫家歐陽乃沾於4月27日晚於家中安然離世,「瀟灑走完91載精彩藝術人生。」的確,沾叔既瀟灑又精彩,或許是俗世太沉悶、囚於病軀太無聊,這位老頑童等不及通關決定勇闖天堂,高角度鳥瞰凡間,畫一張浮世水彩。


認識沾叔的時候他已屆八十,但仍到處寫生,經常去他家太子道附近的「狗屎巷」,為此我曾在《蘋果日報》寫過一篇他的專訪叫《狗屎巷的大玩樂家》。自此,我不時去他的家連工作室探望沾叔。於我,他的工作室猶如遊樂場,除了滿室畫、書法、畫冊外,最讓我沉迷的是散落每個角落的小手作,包括用蠔殼和火柴頭砌成的小烏龜擺設、用竹削成的蜻蜓掛飾,一大堆奇形怪狀的小石頭印章等等。他應該是香港第一代Upcycling 藝術家,用棄置的汽車零件做裝飾、松木酒塞加牙線做出栩栩如生的一頭鹿,他統統視之為「謙卑的玩具」。


重温和他whatsapp的對話,昔日他總是急不及待把「新作」相片傳給我:用桂花魚骨砌成的恐龍、用紙摺成的犀牛、閒時晨運信手拈來的落葉造成的茅龍筆。對於用腦筋把「廢物」重生,他樂此不疲,或許是上一代人「惜物」的精神。


「處於物資貧乏的年代,自然要動腦筋找樂子。我接觸到的件件垃圾,都可以玩一餐。」沾叔小時候原本最想學陶瓷,只是交不起學費,於是便開始自學成全職玩家,把小時候對玩具的激情「延續」。


記得他滿室植物的工作室,一幅字體剛勁的書法最令我難忘:「畫不在大精品就好,宅不在豪實用已足。」屋主的老實話看得客人會心微笑:「此乃陋居改為畫室,翠色植窗台,書畫堆滿屋,相知多硯友往來,無齟齬放心弄水墨玩顏色。無麻雀之吵,又無八卦之傷神,象外抒懷情入毫端,夫子曰:恬淡適意悠然自得樂在其中。」他用的印章「八十後」正好反映他的玩世不恭,當然此印也是出自老人手筆。


他總是創意無限、點子澎湃。昔日在家鄉,菜棚瓜下、鳥舍雞圈就是沾叔的遊樂場;今日蝸居香城石屎森林,興之所至,他用其手造的廢葉茅龍筆,洋洋灑灑寫出樸野的「玩沾體」文字。


「現代人在街上走路都在滑手機,那還會看風景?」沾叔認為,人的創意與靈感來自大自然,且與生俱來,只是現代人俗務煩思太多,對自然事物的敏感度自然大減。


生於顛沛流離的時代,沾叔在新會鄉下出生,常把一地、房子甚至曬穀場的牆都畫滿畫。七歲在日佔時期因家鄉淪陷逃到香港,十多歲時香港也淪陷他又重回老家。「我的整個童年就是在抗戰和走難下度過的。小時候那有現在小孩般矜貴?無人理,孤孤獨獨的過,削尖竹竿每人派一支,大家便在舊報紙上寫竹筆字,見到豬乸畫豬乸,已是小朋友最大的娛樂。」難怪沾叔獨愛法國田園畫家米勒(Jean-Francois Millet),以寫實手法描繪鄉村風俗。


中學後,沾叔再到香港唸書到中二輟學,認真去畫畫,並開始投稿報館賺零用錢,包括在1974年底創辦的《書譜》雙月刊當美術設計,一畫便70年。其作品除了私人收藏外,有北京中國美術館及香港藝術館、香港文化博物館收藏共60多幅作品。出版有《歐陽乃沾畫集》、《素描香港四本專輯》 、《一筆一畫一生》、《寫街頭.畫巷尾——歐陽乃沾香港速寫畫冊》等一系列畫冊。


近年,沾叔身體漸差,氣喘讓他不敢到街上了,他就躺在長櫈上看書、沉思。疫情更難去看望他,只有間中在電話聯絡,聊上幾句。


沾叔筆下留情、以景傳意、以情入景,用一生毅力創作,足迹遍及港九新界至大江南北,漁港、街景、鄉村,用一雙腿一支畫筆勾畫出香港的變遷。我永遠會記得他的平易近人、創意無限、自我修養,永遠惦記這位忘我的大玩樂家,還有每次買蛋撻、奶茶在陽光下與他談天說地的小日子。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鄭天儀

藝文平台 「The Culturist 文化者」創辦人

熱門文章

劉紹銘教授與我

散文 | by 曾卓然 | 2023-01-18

編輯推介

悼顧嘉煇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3-01-27

《方圓》「後/Post」——編者話

其他 | by 方圓編輯部 | 2023-01-27

祝福

小說 | by 盧卓倫 | 2023-01-23

回家

散文 | by 郝偉凡 | 2023-01-30

白紙詩輯:一種屏息的顏色,一種刪字的意圖

詩歌 | by 蔡琳森、鴻鴻、三木 | 2023-01-20

《參差杪》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3-0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