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形.2022,來不及好好告別他們】悼余家安

散文 | by  林喜兒 | 2022-11-30

在追廣東歌的九十年代,迷偶像的日子,每當偶像提到身邊工作人員的名字,都會牢牢記著,其中一個名字便是余家安。那些年,余家安曾為不少歌星作造型,唱片封套、演唱會服裝等等,他與歌星的緣份,大概是從電影開始。余家安的工作主要是電影的服裝設計和美術指導,不過想知道他與歌星和電影導演的合作故事,已是不可能。余家安今年七月突然離逝,雖然沒有留下甚麼說話,卻留下了無數經典作品。

余家安的故事應該從何開始說起?網上完全找不到任何他的背景資料,甚麼時候入行,怎樣入行,完全沒有資料、沒有甚麼訪問,甚至在香港電影美術學會也找不到一丁點關於他的事跡,,不過報章說他是張國榮和梅艷芳的御用造型師卻是個誤會,曾經合作也不表示是「御用」。

所以,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余家安真是極度低調。當然人所共知,是他曾19次入圍金像獎最佳服裝造型設計,憑《笑傲江湖II東方不敗》(1993年)、《狄仁傑之通天帝國》(2011年)及《西遊伏妖篇》(2018年)三度獲金像獎最佳服裝造型設計獎。有雜誌說他畢業於香港時裝設計學院,看看他的作品列表,余家安應該是在八十年代入行,早期多參與新藝城的電影, 六七十年代的香港電影製作,還沒有專門的服裝和美術部門,直至八十年代新浪潮的出現,香港電影開始參考荷里活和歐洲的製作模式。這段時期,才分別設有美術指導、美術總監、服裝設計等不同崗位。而香港電影金像獎,則到1993年(第12屆) 才設立最佳服裝造型設計獎,而首位得獎的是張叔平及余家安的《笑傲江湖II東方不敗》,而同年余家安亦憑《審死官》入圍。所以他可說是第一代的電影服裝設計師。

服裝設計在電影中的重要性無容置疑,談到某齣電影,隨即會想起其角色形象。余家安的三部得獎作品都是古裝電影,而古裝電影從來也比較容易獲獎,奧斯卡也是一樣,感覺是下了很多功夫,做了很多功課,要有歷史考據,也要合乎情節和角色。九十年香港電影中的古代世界,有新派武俠,也有喜劇。《東方不敗》中的林青霞自是一代經典, 男性化,中性,女性化,亦正亦邪,當中的轉變,造型設計完全是關鍵。事實上武俠片的造型設計其實是一種再創造,梅艷芳、楊紫瓊和張曼玉主演的《東方三俠》 (1993) 更是穿越古今的科幻武俠電影,三位女主角的俠女形像,既古又今,張曼玉更是一身的Punk 打扮。而古裝喜劇往往找到更有趣更具創意的造型,像​《審死官 》(1992) 中的梅艷芳,鬼馬又不失莊重,更延續在《鍾無艷》(2001) 的昏君齊宣王,當然還有演醜女鍾無艷的「鄭秀文」,那臉上的印記既不礙眼也不突兀,這些喜劇的處理,既要立體誇張,而又不失美感。香港電影中的東西交滙、拼貼的特色,在服裝設計上表露無遺。

至於現代為背景的電影,我們有時會稱為「時裝片」(相對於古裝),當中的「時裝」卻很容易被忽視。看似簡單,似是日常但卻絕不平的。如果古裝是創造,時裝就是塑造。余家安擔任服裝設計的《英雄本色》,周潤發飾演的Mark哥,形象不就是最好的例證,如何去呈現一個黑幫人物,他的性格、故事是怎樣,墨鏡和長褸,再加一根牙籤,今天已是一個trademark。隨後余家安亦參與了《龍虎風雲 》(1987)​​、《喋血街頭》 (1990),《辣手神探》(1992)等,那是盛極一時的江湖片、警匪片年代,為周潤發塑造了無數瀟洒、有情有義的形象。後來余家安亦從服務設計進展至美術指導,特別是二千年後一系列的都市愛情輕喜劇,《芭啦芭啦櫻之花》 (2001)、《下一站...天后》(2003)、《向左走.向右走 》(2003)、《地下鐵》 (2003)等等。劇中人物都像是穿梭城市中的你和我。而他與​​杜琪峰更是合作無間,《​​瘦身男女》 (2001)、《嫁個有錢人》 (2002)、 《我左眼見到鬼》 (2002)《百年好合 》 (2003)等,為鄭秀文塑造了的無數都市新女性形象,有功利,有傻大姐,不是高不可攀,卻是尋常女性也可以找到共鳴的角色。

十多年前合拍片盛行,余家安也北上參與大型製作,特別是《狄仁傑》和《西遊記》系列,也得到金像獎的肯定。而《狄仁傑之通天帝國》中劉嘉玲飾演的武則天形像更是突出,霸氣的武則天除了造型誇張,無眼眉設計更是畫龍點晴。入行三十多年,余家安為香港電影創作了無數標誌性的人物,2021 年的《智齒》成了他的最後一部作品,也入圍了第40屆金像獎的最佳服裝造型設計,黑白的色調更顯功力,是他在主流和大製作以外的新嘗試。

61歲的余家安悄悄地離開,留下的是深深的印記,除了別人口中的余家安,唯有從他的作品可以悼念他。這位圈中數一數二低調的服裝指導,很想知道,他最想跟那個導演和演員合作,最渴望參與那類型的電影,香港電影美術有沒有一種風格?他的美學觀又是怎樣建立?這個年代,要搶救歷史,不要忘記那些默默耕耘,從沒在鎂光燈下現身的人物。


《智齒》:回到璀璨不再的南方廢墟 —— 訪鄭保瑞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林喜兒

曾任職副刊記者及編輯,從時裝潮流到旅遊玩樂,從藝術文化到人物專訪。現為自由文字工作者,努力書寫香港,記住香港。 著有《七層足印-李鄭屋徙置區口述歷史》一書。

熱門文章

劉紹銘教授與我

散文 | by 曾卓然 | 2023-01-18

編輯推介

悼顧嘉煇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3-01-27

《方圓》「後/Post」——編者話

其他 | by 方圓編輯部 | 2023-01-27

祝福

小說 | by 盧卓倫 | 2023-01-23

回家

散文 | by 郝偉凡 | 2023-01-30

白紙詩輯:一種屏息的顏色,一種刪字的意圖

詩歌 | by 蔡琳森、鴻鴻、三木 | 2023-01-20

《參差杪》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3-0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