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寶舫自沉的最後身影

詩歌 | by  曹疏影 | 2022-06-23

粵劇裡我最愛的選段是「去國歸降」,句句都愛,每一轉折都愛。

今天看珍寶舫自沉,最後的昏昧身影。

想起小周后臨別尾句:

鳳閣龍樓連霄漢

玉樹瓊枝作煙蘿


如若不是粵劇,而淨觀文字,會覺得字詞過於熟稔,若是作「詩」,斷不會這樣寫。


但戲曲的奇妙也在這裡,經「破陣子」唱出,過於熟分的幾個字,竟全都復活。作詞如此,李煜有這樣的預計。而白雪仙唱出,自然更不知迷失在雙耳深處哪座迷宮裡了⋯⋯纏綿曲繞與絕望處反生剛毅,完好結合。


今日仔細看珍寶舫畫面——其實我對一些消費、海鮮、旅遊景點這些身分都沒什麼興趣,我母1997前來香港旅行,也是有拍在裡面吃飯的照片,那些雕梁畫棟在我看來也未免俗豔。


但這就同「鳳閣龍樓」、「玉樹瓊枝」一樣,明明是俗豔,又豔得哀戚入浪。


「霄漢」與「煙蘿」作為超越之物,在兩句中負責接納那八個字的現實之物,窮途末路如李後主,亡國的人質,可有什麼去處?有,就是接入超越之物。


這也是「連」和「作」兩個動詞的作用,是為兩道按人心意投射而去的小虹橋。是漂淨一切、遞入之光。


歸降不遂於自沉。畫舫自沉,魚蝦蟹也都有了新住處,曾被大嚼大啖之鱗脂蟹膏,萬千枉死赴胃之魄,也都有了交代。魚的魂,從此與魚一度。


海有另外的時間⋯⋯海屬於這座城市還是那個國家,都是人說的。海和島,都屬於小魚和小鳥的。


留給我們的是昏昧,

我們被要求跟上這昏昧的步履。


(文章轉載自作者fb專頁。)


延伸閱讀

詩三首:石堯丹 X 曾繁裕 X 王愷悅

詩歌 | by 石堯丹、曾繁裕、王愷悅 | 2022-06-02

詩三首:櫹槮 X 披靈 X 曾子芯

詩歌 | by 櫹槮、披靈、曾子芯 | 2022-05-08

詩三首:石堯丹 X 李俊浩 X 李曼旎

詩歌 | by 石堯丹, 李俊浩, 李曼旎 | 2022-04-16

作者其他文章

曹疏影

詩人,作家,傳媒人。作品有詩集《金雪》、散文集《虛齒記》、遊記集《翁布里亞的夏天》、童話集《和呼咪一起釣魚》。曾獲香港中文文學雙年獎、台灣中國時報文學獎、劉麗安詩歌獎等。

熱門文章

張天賦的天賦與黃偉文的老古

其他 | by 江俊豪 | 2022-08-04

編輯推介

瘋女人的房間

藝評 | by 劉清華 | 2022-08-09

伊坂幸太郎和電影《殺手列車》

影評 | by 譚劍 | 2022-08-05

悼倪匡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2-08-05